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軍政 > 正文

江消習長 習近平強調顛覆性指向誰? 慶親王抖起來了

在“十九大”後不斷鞏固權利的習近平,在出現“江消習長”的政治局面後,提出了中國絕不能犯戰略性“顛覆性錯誤”,此意重在說明國際關係問題還是中共體制問題,引發聯想與猜測。

中共官場趨勢走向:江消習長

中共“十九大”前後的中央地方的幾輪密集調動中,一個現象是江派勢力逐漸消減,而習近平的同鄉或舊部仕途一路走高。

時事評論人士崔士方的文章說,比如今年1月,北京市委副書記景俊海升任吉林代省長,他是習近平的老鄉。兩人都是陝西渭南人,習在富平縣,景在白水縣。地理上的高度靠近,也讓景俊海的晉陞給看客增添了幾分聯想空間。

無獨有偶,習的對頭陣營中,也有一對陝西老鄉——前軍委副主席郭伯雄和前聯參部參謀長房峰輝。郭是陝西禮泉縣人,房是陝西彬縣人,禮泉縣和彬縣隸屬咸陽市,所以這兩名軍委成員是很“貼近”的鄰居。結果呢,老郭判了無期,老房被免職後不知所終。

還有關係更近的。習陣營這邊是近期調任證監會副主席的閻慶民。他曾在王岐山手下辦事,與老王都是山西大同市天鎮人。儘管兩人在央行任職時級別還差得挺遠,但是,閻慶民被調到金融整頓的重頭部門並非偶然。

在多數時候,中共官員中的鄉黨是籍貫地與任職地相互影響形成的。而中國政界影響最大的鄉黨就是江澤民父子一手打造的上海幫。這個上海幫內的人祖籍未必就在現在的上海地界,而是外伸到上海周邊的江浙地帶,甚而是發跡於上海、與正宗上海幫有一腿的都算,所以也可稱之為“泛上海幫”。比如三任上海市長陳良宇、韓正、楊雄,都是典型的籍貫浙江的上海幫成員。

現在習家軍佔據政界的大片江山,明顯出現“江消習長”現象。韓正進京,上海掌門人換成習近平“之江新軍”的李強。

不過美國媒體人、阿波羅網特約評論員“在水一方”認為,“江消習長”的確是事實,但並不能說明習近平已經佔據了絕對優勢,至少中共江派二號人物曾慶紅並未落馬,雖然習近平和王岐山多年前已經在大陸媒體上多次點名慶親王,含沙射影曾慶紅。

“在水一方”指出:點名慶親王,就已經向手握國安系統的曾慶紅宣戰了,但目前中紀委還只是剪裙邊,連親屬還沒有碰到,曾慶紅老婆的侄女王曉玲貪腐也被保下來了。反而是王岐山從常委退下了,趙樂際能否撼動慶親王,大家都在觀望。

“在水一方”表示,慶親王不僅還沒落馬跡象,反而是和習近平手拉手的男同假照片在中文世界傳播,所謂的中辦絕密支持朝鮮文件上了美國媒體,還驚動了白宮。種種跡象顯示,來源是國安系統,很多推友都有類似判斷。可見如今,慶親王不僅沒有消停,反而又抖起來了。

重提“顛覆性錯誤”有何深意?

2018年1月5日,習近平在中共中央黨校發表講話,講話中提到〝前進道路不可能一帆風順,越是取得成績的時候,越是要有如履薄冰的謹慎,越是要有居安思危的憂患,絕不能犯戰略性、顛覆性錯誤〞。

〝顛覆性錯誤〞的概念是習近平在中共十八大後提出來的,不過,這不是習近平首次提到〝顛覆性錯誤〞。2013年10月他在出席APEC工商領導人峰會發表演講時第一次提及,習近平表示〝中國是一個大國,決不能在根本性問題上出現顛覆性錯誤,一旦出現就無法挽回、無法彌補〞。

2014年2月7日習近平在俄羅斯索契接受當地電視台《星期六新聞》節目獨家專訪時說道:〝在中國這樣一個擁有13億多人口的國家深化改革,絕非易事。中國改革經過30多年,已進入深水區,可以說,容易的、皆大歡喜的改革已經完成了,好吃的肉都吃掉了,剩下的都是難啃的硬骨頭。這就要求我們膽子要大、步子要穩。膽子要大,就是改革再難也要向前推進,敢於擔當,敢於啃硬骨頭,敢於涉險灘。步子要穩,就是方向一定要准,行駛一定要穩,尤其是不能犯顛覆性錯誤。〞

海外媒體總結了各方對“顛覆性錯誤”的解讀,即有五個方面:其一,就是向左轉,放棄改革開放走〝回頭路〞,回到計劃經濟老路上去。其二,就是向右轉,走西方民主道路,中共土崩瓦解。其三,當前是攻堅期和深水區,都是難啃的硬骨頭,如果此時出現大的問題,就可能前功盡棄,無法挽回無法彌補。其四,就是像蘇聯一樣在一夜之間土崩瓦解。其五,包括國際問題,即中國要妥善處理大國崛起中的問題。

時事評論員周曉輝認為,習近平所言的“顛覆性錯誤”,其潛台詞應該是無論如何改革,都不能挑戰中共以及現高層所主導的權力結構和信奉的理論,也就是既不要向左轉走回頭路,也不走西方民主道路,尤其是不能改變中共這個“山頭”。那麼,如今危機四伏的中共到底要走什麼路呢?能走得通嗎?

目前,中南海面臨著前所未有的國內外的挑戰,且很多都已近臨界點。美國彭博社去年12月28日刊文說,中共當局2018年有五大關鍵挑戰,即一是面臨中產階層的反對。近些年來,從經濟到空氣污染、教育品質和網路監控,及一系列的社會問題,如驅逐貧民,冬天停電、停暖氣供應等,都在引發更多中產的不滿。二是朝核危機能否和平解決。三是與日本、韓國、印度等亞洲國家的緊張關係能否緩和。四是如何應對美國加大的貿易制裁。五是中共能否真正推行改革。

此外中共面臨的挑戰還應包括預防黨內陰謀問題、各種利益博弈問題、腐敗能否得到根治問題、官僚體制內的消極抵抗問題以及政府公信力徹底喪失、民眾不斷用腳投票和暴力反抗等問題。

而堅決維護一黨專政、力圖在中共一黨治下推行變革,但又不想讓人民監督的中共,無法對應上述挑戰,也不能徹底清除中共黨內的“貳心”之人和官員不作為及消極抵抗的現象。恢復政府的公信力也遙不可及;更無法阻止人們用腳投票;此起彼伏的民眾反抗將會愈演愈烈。歷史早已證明,強化控制這樣的路是走不通的。

至於習近平“顛覆性錯誤”的言論是對保垂死掙扎的中共的表態,還是警惕中共在全球意識形態擴張引發的國際反彈和國際關係緊張的回應尚無法定論。不過中共從建政不斷殺人,興起無數運動的政治鬥爭,三反五反、鎮反、反右、文革、六四、鎮壓法輪功,在血腥中維持政權,已經罪惡滔天。中南海最高層要繼續沿著這條掩蓋謊言、持續殺人、不斷鎮壓的地獄之路走下去的結果也只能是死路一條。

阿波羅網吳莉亞報道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zhongkang 來源:阿波羅網吳莉亞報道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軍政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