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生活 > 玄學風水 > 正文

天象:流星炸北斗 大戰亂神州(上)

2017年10月6日的天象,與1949年12月1日的非常相似。1949年雙星同犯太微西上將,1950年朝鮮侵略韓國,而後被美國聯軍擊潰,中共〝抗美援朝〞。應驗在一年之內都是正常的,但《乙巳占》中也有幾處〝遠期三年〞之說,延期三年就不正常了,超過三年就極不正常,極其少見,但都能找到那些極特殊延期的原因——比如宋太祖為什麼能延壽9年?在《逆天而為痛悔遲》中也做了講述,都有歷史的印證。

圖1:2017年10月4日中秋夜雲南火流星爆炸天象圖,走訪目擊者確定方位後標註了星宿背景。

《大紀元》2017年8月5日《天象預告的朝鮮戰爭》一文,引起了很大反響。讀者在拭目以待之時,10月4日中秋夜,雲南又發生了壯觀的火流星爆炸——對於以目測為基礎的中國天象文化來說,這是一個非常大的天象事件,使戰爭的最終結局更加明朗,但是過程卻變得波詭雲譎。

當時有不少讀者要求解答火流星爆炸的天象意義——我們實在無法給出確切的答案,但是禁不起一再的催問,只好在《第三十六章遼興宗違誓失天下,宋仁宗因禍得正統》做了籠統的解說:1976年3月8日下午吉林隕石雨,沒有形成人類可見的燃燒和爆炸,當年中共三巨頭周恩來、朱德、毛澤東相繼殞命,一個時代結束;1997年2月15日子夜,山東鄄城隕石雨,一個小火球從天而降炸成一片小火星,2月19日鄧小平去世,又一個時代結束……這次隕星爆炸更為壯觀,昭示著中共崩解而滅。那是上天發出的震撼人間的警醒,是對天子和眾生違背誓約、背棄使命、糊裡糊塗走上逆天之路的警告:災禍天譴,已不遙遠……

圖2:2017年10月4日中秋夜20:07,雲南火流星爆炸(網路視頻截圖)。

為什麼只能籠統地說呢?因為《推背圖》作者李淳風在《乙巳占》中講得很明白:〝發生的天象必須算出星宿分區和人間的對應,才能分辨出災禍或者祥瑞是什麼〞[1]。當時從網路相關視頻上,只能確定準確的時間,卻不能看出確切的方位和目視角度。天象沒有星空背景,就無法深入解讀。在筆者考察走訪目擊者,確定了火流星在星空中的來龍去脈之後,這個最重要天象的答案,也就呼之欲出了。

(一)隕星:出氐炸北斗,大戰亂神州

《乙巳占》:〝(流星)犯北斗,兵大起。〞一般的流星犯入北斗,就預示著〝兵大起〞,這次可不是一般的流星!天象展現給人間,是以目測為基準的。看圖2,這次是一顆大流星、火流星,爆炸時當地亮如白晝,從香格里拉到昆明,方圓千里都看到了它,那對應的〝兵大起〞該有多大!

《乙巳占》講:〝北斗星,司王命〞[2]。王對應天子,也可對應王朝。火流星炸在了北斗星最重要的〝斗魁〞(如勺子一樣的四星)之中,足見這天譴該有多大!

火流星出自氐宿,氐宿代表什麼?《漢書‧天文志》講〝氐宿是天子之宮〞[3]。也就是這次大戰亂,是紅朝朝廷招來,主動造成的。

(二)天象有牽連,大戰可推延?

圖3:2017年10月4日雲南火流星爆炸星空背景示意圖,預示中華的大戰亂。

圖3流星爆炸的位置,對應當時地平線下太微垣西邊〝西上將星〞,它們在同一縱向分區。而西上將星,正被兩個最大的天罰之星,太白(金星)和熒惑(火星)同犯,意味著西方意義的戰事。去年8月5日的《天象預告的朝鮮戰爭》一文說:〝金火犯太微西上將〞,預示朝鮮戰爭即將發生——注意:這只是其中的一種可能性,就這一種情況,稱不上大戰,不用流星炸北斗這樣大的天象來預警。

《天象預告的朝鮮戰爭》一文選用的2017年10月6日的天象圖,見下面圖4,是因為圖4(10月6日)比圖3(10月4日)更兇險(金星、火星距離更近)。

圖4:2017年10月與1949年12月天象對比圖,兩星同犯太微西上將。

天象是循環的,歷史是重複的。相同相近的天象下,人間在以不同的面貌,重演著相同的主題,所以能從天象中,看到未來的真機。

先天后人,天象在先,帶動人間變化在後,這是天象的常態。2017年10月6日的天象,與1949年12月1日的非常相似。1949年雙星同犯太微西上將,1950年朝鮮侵略韓國,而後被美國聯軍擊潰,中共〝抗美援朝〞。應驗在一年之內都是正常的,但《乙巳占》中也有幾處〝遠期三年〞之說,延期三年就不正常了,超過三年就極不正常,極其少見,但都能找到那些極特殊延期的原因——比如宋太祖為什麼能延壽9年?在《逆天而為痛悔遲》中也做了講述,都有歷史的印證。那麼2017年10月開始的系列天象,再加上2018年1月13日將出現的典型天象:

圖5:2018年1月與1962年3月天象對比,木水火土四星聚,1962年10月中印戰爭爆發…….

看圖5。1962年3月出現了四星東聚的天象。《乙巳占》中講:〝四星聚,天下大動蕩,國家兵革起,還有大喪,君子憂,小人大行其道、禍國殃民。〞[4]應驗在當時印度侵蝕中國西南邊境,10月20日中印邊境戰爭打響。大喪等,應驗在當時紅朝政治運動造成的大躍進、搶民糧、大饑荒,1962年全國各省市因飢餓非正常死亡人數751.8萬,其中城市107.8萬。[5]

行星聚合,特別是五星聚,在《逆天而為痛悔遲》系列文章中講過:行星聚的距離,近代一般放寬到45度(圖中經度一格是15度)。行星距離越近,天象意義越強,越遠,意義越弱。2018年1月13日的〝四星聚〞,和1962年一樣,都是木火水土四星,但是2018年聚合稍微超過了45度,所以這是一個較弱的天象,容易改變。靠什麼改變,根源上要靠天子順天而行的功德,這些我們已經在天人合一的歷史中,多次講過了。

但是,這個較弱的、從屬性的天象,一旦在人間應驗了,就不是個小事。李冶統計古代五星聚合天象時講過:〝五星聚距離小,人間用兵少;距離大,用兵多。〞[6]其實四星聚也類似,四星跨度大,牽連的星星多,血光之災大。還有一點,行星距離小,天象急;距離大,血光災劫不急,可以推延的時間長。比如755年的安史之亂,對應750年五星連珠的天象,被推延了5年。也就是說:中印之戰,容易改變,也容易推延,但是如果紅朝繼續逆天而行,本來可被排除的、不是事的事,會釀成大災天譴。

《乙巳占》講:〝流星有芒角的,有聲音的,代表上天震怒!〞[7],中秋火流星不但芒角四處,還光芒四射,爆炸震驚百里,還造成了當地的輕微地震,可見上天是何等震怒!為何震怒?當然是人間不悟,逆天而為。

《乙巳占》還講:〝怒流星速度快,對應人間的事也快;速度緩慢,對應人間的事也來得慢。〞[7]2017年10月4日火流星運行的速度不快,稍慢,所以對應人間的大戰,一般說來,可能應驗在2018~2019年之間,除非,再被〝意外〞的力量推延。

(三)分野見真機,朝鮮在哪裡?

2017年10月4日火流星炸北斗,連帶著金火同犯太微西上將,還有2018年初的木水火土四星聚,這三個天象,在中華天象文化上,對應的中華大戰亂,對應在哪裡?

天人合一,星空的分野對應著人間的地理區域,所以能從分野中,找到天定的戰場所在。但是,天象文化,在《逆天而為痛悔遲》系列中說過:那是中華傳統文化中的頂尖科技,在唐朝走上了歷史巔峰,以李淳風的《乙巳占》和《推背圖》為代表;而後就開始回落,到宋朝就完全丟掉了真傳,宋真宗簽訂恥辱的澶淵之盟的根源之一,就是他信賴的司天監,對三大天象全部錯解;到了近代,天象就被當成迷信嘲弄了。正因為這是天道,才會招來背離天道者的嘲笑。

人間的理念離天象太遠了,但是為解出這些天象,必須得把相關的天道展現出來——我們這裡不是搞政治,不涉及國家民族糾紛。對修行的人來說,心裡不能沾染人間的政治和糾紛,沒有敵對,慈悲眾生,哪個國家地區的生靈,都是眾生,都是慈悲挽救的對象。

1.尾、箕分野在燕,包括朝鮮半島

《乙巳占‧分野占》:〝尾、箕二宿,分野在燕地……北起遼西,南抵涿郡(今河北涿州),西至雁門(今山西省代縣),東達朝鮮,樂浪、玄菟、朝鮮三郡,都是漢武帝設置的,都是燕地的範圍,屬於古幽州。〞[8]

朝鮮古代屬於中華,漢武帝時期在華夏的版圖之中。清朝時,朝鮮還是中華的藩屬國,中日甲午戰爭後,清朝被迫割掉了朝鮮半島和台灣——那是一個不被後世認可的不平等條約。〝合久必分、分久必合〞是人間的事,而天道是恆定的,不會隨著不懂天道的人間變來變去。所以在天象上看,朝鮮半島沒有獨立的國家,都屬於中華,都是中華天下的一部分。

2.古代朝鮮半島,屬於中華文化體系

圖6:韓國天象圖,韓國完全沿襲、效仿了中國的天象文化。

朝鮮、韓國的古代傳統文化,基本都是效仿古代中國,特別是韓國的天象文化,完全沿襲中國的。他們在天道上看都是華夏兒女,在文化上都是一個體系的。

這就是為什麼1950年的朝鮮戰爭,要體現為圖4的〝太微垣西上將星被犯〞,因為在天道角度、天象上看:朝鮮、韓國是中華的一部分,不管中國大陸出不出兵,他們的戰爭都應驗在中華的天象圖上。只是不知道這個天機的人,會認為這個天象只對應著中國大陸出兵,加入了朝鮮戰爭。(未完,待續)

注釋:

[1](唐)李淳風,《乙巳占》:〝推其分野,以辨災祥。〞

[2]《乙巳占》:〝一居中央,謂之北斗,動變挺占,實司王命。〞

[3]《漢書・天文志》:〝氐,天子之宮。〞

[4]《乙巳占》:〝四星若合,是為大盪,其國兵喪並起,君子憂,小人流。〞

[5]2005年11月,香港《爭鳴》雜誌報導稱,中共中央於當年九月對1959年至1962年檔案解封,但只准有限的高幹接觸這些檔案。三年〝自然災害〞的檔案資料被編輯整理為《一九五九年至一九六二年全國各地非正常死亡情況》、《一九五九年至一九六二年全國糧食、鋼年度實際產量情況》。這些檔案顯示:1959年全國17個省級地區,有522萬人因飢餓及非正常死亡,其中城市有95.8萬人;1960年,全國28個省級地區,有1155萬人因飢餓及非正常死亡,其中城市272萬人;1961年,全國各省市有1327萬人因飢餓及非正常死亡,其中城市211.7萬人;1962年,全國各省市有751.8萬人因飢餓及非正常死亡,其中城市有107.8萬人。根據以上資料,1959-1962年全國因饑荒非正常死亡3755.8萬人(其中城市687.3萬人,只佔18.3%)。值得注意的是,上述解密資料遺漏了1958年的資料,1959年的資料也少統計了12個省區。如果加上這些資料,非正常死亡人口總數可能超過4000萬。

[6](元)李冶,《敬齋古今黈》,北京:中華書局,1995年版,卷五(黈,音頭,三聲):〝五星聚,非吉祥,乃兵象……五星聚少則用兵少,五星聚多則用兵多。〞李冶(1192-1279)元朝數學家,字仁卿,號敬齋,真定府欒城縣(今河北省石家莊市欒城區)人。

[7]《乙巳占》:〝凡流星有芒角者及有聲為怒,色潤而遲為喜。疾則事速,緩而事遲。〞

[8]《乙巳占》:〝尾、箕,燕之分野……東有漁陽,右北平,遼東、遼西、上谷、代郡、雁門,七郡,並秦置也;南得涿郡之易、容城、范陽、北新城、固安、涿縣、良鄉、新昌,八縣也(涿郡,秦置也。);及渤海之安次(安次,縣也;渤海,漢高帝置之。),樂浪、玄菟、朝鮮,三郡並漢武帝置之,皆燕之分也,屬幽州。〞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王篤若 來源:大紀元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玄學風水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