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軍政 > 正文

凸顯習近平矛盾心理?外媒曝馬曉紅公司仍在暗通朝鮮

儘管中共一再強調遵守聯合國制裁朝鮮的決議,但中共當局暗地裡仍在私通朝鮮從事貿易活動。11日美媒披露,北京前年開始調查涉嫌為朝鮮核武提供幫助的中國丹東女富豪馬曉紅,但北京至今仍〝未發現〞她協助朝鮮的證據,而其旗下許多子公司仍在運轉。韓媒披露,最近朝中邊境地區想偷渡出境的人越來越多,但是中途被捕的人數也不斷增加了。美媒指,馬曉紅案凸顯了北京制裁朝鮮的矛盾心態。

馬曉紅

儘管中共一再強調遵守聯合國制裁朝鮮的決議,但中共當局暗地裡仍在私通朝鮮從事貿易活動。11日美媒披露,北京前年開始調查涉嫌為朝鮮核武提供幫助的中國丹東女富豪馬曉紅,但北京至今仍〝未發現〞她協助朝鮮的證據,而其旗下許多子公司仍在運轉。韓媒披露,最近朝中邊境地區想偷渡出境的人越來越多,但是中途被捕的人數也不斷增加了。美媒指,馬曉紅案凸顯了北京習近平當局制裁朝鮮的矛盾心態。

《紐約時報》1月11日報導,2016年9月當局宣布對丹東鴻祥公司董事長馬曉紅展開調查,但15個月後的今天,馬曉紅的下落依然不清楚,目前還不知道她是否被捕或人在何處。

中共國務院新聞辦公室上周回應《紐約時報》記者的提問時稱,馬曉紅等人面臨〝經濟犯罪〞調查,但調查人員〝尚未發現丹東鴻祥公司及馬曉紅等人直接參与朝鮮核導開發活動的事實或證據〞。

這也是一年來中共官方對該案件的首個聲明。

圖為有〝丹東女首富〞之稱的鴻祥公司董事長馬曉紅。(視頻截圖)

美方很早就指控馬曉紅的公司參與向朝鮮出售用於製造核彈或導彈的化學製品。但直到2016年8月,美國外交官向北京通報了新澤西州法院對馬曉紅的一封秘密起訴書後,遼寧省公安廳才宣布展開調查。

不過,在中共國務院新聞辦公室上周發布聲明前,當局沒有對外公布任何相關信息,最初出現在官媒上的有關報導後來也遭到審查,這表明有人試圖把此事的關注降到最低。

《紐約時報》報導說,當局已部分關閉了馬曉紅的貿易帝國,其主公司丹東鴻祥實業發展有限公司的股份已被凍結。但三名和馬曉紅一起受到美國起訴的合伙人的股份,被短暫凍結後即解凍,說明對他們的犯罪指控已被撤銷。

而馬曉紅旗下的一些子公司一直在繼續營業,直接向朝鮮政府提供收入。其中一家是位於瀋陽的七寶山飯店,這是馬曉紅和朝鮮政府的合資企業。該飯店直到日前才剛剛關閉,這是中方執行安理會去年12月的新制裁決議的結果。

12月底,另一家朝鮮餐廳,以及附近一家出售朝鮮藝術家畫作的畫廊仍在營業。據工作人員介紹,這兩家企業都在馬曉紅名下,但經營者是她丈夫。〝他老婆被逮捕了,但他沒事。〞

還有一家丹東的運輸子公司仍在運作。該公司一名似乎是負責人的女子粗暴地拒絕回答《紐約時報》記者的問題。

報導說,和朝鮮的秘密貿易造就了馬曉紅龐大的企業集團。在國內,馬曉紅被評為丹東十大傑出女性,2013年還〝當選〞遼寧省人大代表,這表明了她和中共官方的聯繫。

韓國政府12月29日證實,扣留一條在公海上向朝鮮船隻走私油品的香港貨船。港媒調查發現,該船由一間香港空殼公司持有,背後是一名廣州男子。

《紐約時報》報導說,對馬曉紅一案的檢視,突顯北京對朝制裁的矛盾心態。雖然北京反對朝鮮擁核,卻對其施加懲罰〝保持謹慎〞。

據此前報導,中共前黨魁江澤民及幾名江派前常委與朝鮮政權關係密切,江澤民時代是中共和金家關係的一個〝蜜月期〞,包括朝核發展迅速也與江澤民秘密援助有關。而馬曉紅的生意起步於2000年左右,正是那個時代造就的富商之一。

馬曉紅涉嫌向朝鮮走私核試驗材料

2016年9月19日,韓、美政策研究機構公布的報告顯示,2011年至2015年,鴻祥實業對朝鮮的貿易總額達5.3億美元。鴻祥可能在幫助朝鮮發展核武器方面發揮了一定的作用。依據第三方供給商整理的海關數據,鴻祥實業向朝鮮提供了氧化鋁。氧化鋁可用於生產提煉濃縮鈾所需的離心機,離心機是生產濃縮鈾的必要設備。

同年9月21日,韓媒Daily NK披露,馬曉紅涉嫌把聯合國制裁協議禁止的軍需物資與設備偽裝成其它物品走私到朝鮮。

10月27日,BBC報導說,美國指責鴻祥實業是“朝鮮發展核武器主要支持網路”的一環,是朝鮮光鮮銀行的代理。美國司法部已正式指控鴻祥實業涉嫌為朝鮮發展核武器提供支持、洗錢。

2016年9月15日,遼寧省警方稱,鴻祥實業涉嫌長期參與“嚴重經濟犯罪”被調查。鴻祥實業以及馬曉紅及其親屬等人的資產被當局凍結。2017年1月6日,中共外交部發言人在例行記者會表示,馬曉紅目前正在接受調查,案件調查還在進行。

“光是元旦就有20多名”脫北者在中朝邊境地區被捕

1月9日專門報道朝鮮新聞的韓國媒體“每日北韓”稱,據悉,最近朝中邊境地區想偷渡出境的人越來越多,但是中途被捕的人數也不斷增加了。也就是說,在朝鮮當局的嚴控措施下,被捕百姓增多了。

7日,兩江道消息人士跟DailyNK通話時表示:“最近,在慈江道與兩江道臨界處試圖偷渡越境而被捕的兩個家庭在內,已經有10多名百姓被捕了。”“他們以為1月1日的時候士兵也會過節日休息,邊境警戒會鬆懈一些。凌晨三點左右偷渡過境的時候被捕了。”

據消息人士介紹,朝鮮國家保衛省估計最近邊境地區企圖越境的人會增多,責令情報員們密切關注百姓們的動靜。消息人士說:“不久前,對鄰居說出去做生意後在山上躲了十幾天,趁元旦企圖偷渡過境的一家人(在鴨綠江邊)現場被捕了。”

海上偷渡等人們的偷渡手法越來越多樣的情況下,有關機構也盡全力採取了防範措施。再加上中央司法機構責令下級單位嚴管的情況下,基層單位需要出成果。

據說還加強了針對住宅的搜查力度。消息人士說:“如果幾天沒有動靜,保安署會攜同人民班長打碎鎖頭進入住宅進行調查。”“如果房間里的東西都沒有異常,就會認為出遠門做生意了。但是一有異常就會當作脫北事件進行搜捕工作。”

“邊境地區的保衛部(公安局)和保安署(派出所)中企圖偷渡被捕的人數比去年還要多,忙得不可開交。”“據了解,兩江道地區企圖脫北二被捕的人數比去年增加了1.5倍。”

“去年1月初被捕的人數為30-40名左右,可是今年光是1日就有20多名被捕了。再加上從中國遣送回來的人員,審訊室和牢房都不夠了。”

金正恩執政以來去年來到韓國的脫北民人數最少,“原因是加強了中朝邊境警戒”。

去年,來到韓國的脫北民人數為1127名,是金正恩執政的2012年以來最少的人數。據分析,中國和朝鮮加強了邊境警戒和檢查等,直接影響了脫北行為。

5日,據韓國統一部介紹,去年共有1127名脫北者來到韓國,其中男性189名,女性938名。這是2011年末金正日去世,繼承人金正恩執政以來最少的人數。2011年進入韓國的脫北者人數為2706名,2012年急劇減少到1502名,之後2013年1514名,2014年1397名,2015年1275名,2016年1418名來到了韓國,一直處於1000多名左右。

據分析認為,這是因為朝鮮當局在邊境地區加強了監視和嚴控措施。而且還利用重新回到朝鮮的人員批判韓國社會等,開展了積極的宣傳,這也對人數減少起到了一定的影響。

守望朝鮮(NKwatch)代表安明哲對DailyNK表示:“金正恩執政後逐漸加強了脫北監視和嚴控等。”“不僅徹底封鎖了邊境,還利用重新回到朝鮮的人員進行宣傳等,導致脫北人數減少了。”

中共當局協助朝鮮當局有組織地進行搜捕脫北民活動也是原因之一。實際上中國也報道過逮捕脫北民遣送回朝的案例。

安明哲說:“就算脫北民支付高額的費用偷渡鴨綠江或圖們江進入中國,但因為中國國內的搜查力度非常強硬,很難來到韓國。”

一位來自朝鮮的朝鮮人權組織負責人表示:“中國加強了取締力度對進入韓國的脫北民人數減少起到了至關重要的作用。”“相對來說,從朝鮮進入中國並不是難事。”

“因為中國的打擊力度過強,蛇頭們都不敢把脫北民引到安全地區。”“如果中國今後繼續保持目前的強硬措施,就算人們冒著生命從朝鮮逃到中國,也很難進入韓國了。”

據了解,來到韓國的脫北民中女性比例依然占多數。去年來到韓國的1127名脫北者中女性為938名,佔83%。已經定居在韓國的31339名脫北民中,女性人數為22345名,佔71%。

阿波羅網林億綜合報道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林億 來源:阿波羅網林億綜合報道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軍政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