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鮮事 > 萬花筒 > 正文

人可以有霉運但不可有霉相

即便有起有落,也要優雅給自己看

近代教育家、南開大學校長張伯苓常講:“人可以有霉運,但不可有霉相!越是倒霉,越要面淨髮理,衣整鞋潔,讓人一看就有清新、明爽、舒服的感覺,霉運很快就可以好轉。”

猶太作家普里莫·列維在《奧斯維辛倖存記》中寫道:“我進了奧斯維辛,那裡簡直是人間地獄,吃不飽、睡不好,沒有乾淨的水,別說洗澡,就是喝的水都少得可憐。面對沒有尊嚴的生活,隨時都會死去,大家萬念俱灰,很多人乾脆不洗臉,不洗澡,不修邊幅等死。一天,我見到一位同為囚犯的前奧匈帝國軍人,年近五十,上身赤裸,就著髒水洗澡,雖然洗了還是不太乾淨,但他還是起勁擦著脖子與肩膀的污垢。這位得過鐵十字勳章的一戰軍人給我上了一課:正因為集中營會把人變成野獸,我們一定不能成為野獸。我們是奴隸,毫無權利,受盡侮辱,必定要死,那怕只有髒水,也要用髒水洗,沒有肥皂,就多用勁擦,盡量洗乾淨些,從而體面而有尊嚴地過好每一天。”

洗頭洗臉洗澡自然要用乾淨的水,可是在特殊的時期,在只有髒水的情況下,洗與不洗是個態度問題,用髒水洗比不洗總要好。如果你自己都不要臉,那麼你就更別指望別人會給你臉;你自己都不想活,那麼也就沒有人會救你。

心理學家曾做過這樣一個實驗:一個演員扮演成體面的西裝革履的白領,另一個演員扮演成一身髒兮兮的纏著破毛毯的流浪漢,他們都拄著雙拐,在不同路段“表演”突然摔倒,看結果會是怎樣。結果西裝革履打扮的那位,總會引來很多路人的幫忙,不管是男人還是女人都願意向他伸出援手;而流浪漢摔得再誇張再狼狽,即便四腳朝天,人們只是在看他的笑話,遠離他,繞道離開他,沒人願意去搭理他,雖然也有人覺得這太殘忍了,可是誰叫他是一個令人討厭、作嘔、沒有什麼利用價值的人呢。

我們不能一味地批評現在人都太勢利了,因為你自己都不尊重自己——穿得破爛,身上氣味難聞,又是一副落魄相,自然你別指望別人來幫你。但即便你在窮困時也穿最好的衣服,給別人以信任,就是給自己機會。

有一位離了婚的朋友,那年,她本來就經濟困難,孩子又患重病住院,醫院發了病危通知書。她又要忙工作,又要忙家庭,實在忙不過來。按理說,她該蓬頭垢面吧,可她不是這樣的,她每一天照例把自己收拾得乾淨、漂亮又體面,照例塗上淡淡的口紅,頭髮盤得很緊緻、整潔,一絲不苟。照料孩子的空閑時,捧一本書坐在陪護椅上看。她在一群沉悶陰鬱抱怨的陪護親屬里,顯得極不一樣,像一道風景。醫生便好奇地與她聊起來,她說:“如果一碰到事,精氣神都亂了,那更麻煩了,本來就是壞事累事,把自己搞得憔悴不堪,那不是更不堪了?這是做女人的基本教養,學習一種叫優雅的東西,一種叫高貴的東西。”醫生聽後,感動地說:“你放心,我一定治好你孩子的病!”後來醫生全身心投入,又請來恩師指點,使孩子康復出院了。

面對打擊,情緒低落,狀態不好的時候,我們都沒心情,於是不太注重打扮自己。可越是這個時候,自己的精神氣都沒了,一副沒生氣又邋遢的樣子,人就完了。相反,任何時候都保持自己的高貴和優雅,是會感動上帝的。

美國的羅伯特·菲力浦一天接待了一個因自己開辦的企業倒閉、負債纍纍、離開妻女到處流浪的流浪者。流浪者說:“所有的人(包括上帝在內)已經拋棄了我,我決定跳到密西根湖了此殘生。我已經看透一切,對一切已經絕望。”在他說話的時候,羅伯特從頭到腳打量流浪者,發現他茫然的眼神、沮喪的皺紋、十來天未刮的鬍鬚以及緊張的神態。羅伯特在聽完流浪漢的故事後,引導流浪漢站在一塊高大的鏡子前,羅伯特指著鏡子說:“在這世界上,只有一個人能夠使你東山再起。”流浪漢看著鏡子里的自己,對著鏡子里的人從頭到腳打量了幾分鐘,用手摸摸他長滿鬍鬚的臉孔,低下頭,開始哭泣……幾天後,羅伯特在街上碰到了這個人,而他不再是一個流浪漢形象,他西裝革履,精神煥發,步伐輕快有力。後來,他真的東山再起,成為芝加哥的富翁。

越是倒霉,人越沒有精神,越不想打扮,結果造成惡性循環。人生不如意事十之八九,即使日子再苦,命運再舛,也不必以悲苦之色示人。我們何不換以清新、明朗的形象,反倒更讓人對你有信心,更得到成長的機會。

張伯苓曾編了一個順口溜:“勤梳頭勤洗臉,就是倒霉也不顯!”一個人如果一倒霉就自慚形穢,垂頭喪氣,就別怪別人以貌取人,你別指望別人透過你邋遢的外表去發現你優秀的內在。自己都看不起自己,看不到未來,就別指望別人能看好你。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陳柏聖 來源:《做人與處世》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萬花筒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