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言論 > 正文

袁斌:「冰花孩」快遞童工戳破了「盛世」光環

“冰花男孩”和快遞童工因為其小小年級就備嘗生活的貧困與艱辛而觸動了人們的淚點,那在醫院凄涼離世的95歲老者的境遇則更是讓網民唏噓不已。(視頻截圖)

今天的中國,被中共的宣傳機器吹噓成了“大國崛起”、“盛世中國”、“和諧社會”,中國人民儼然過上了從未有過的幸福生活。

沒錯,中國的權貴階層今天生活的是很幸福,住著別墅,開著豪車,有權有錢,佔盡了一切便宜,可以說是風光無限。

可在十幾億的中國人里,他們只是少數。更多的普通人呢?尤其是生活在底層的弱勢人群呢?

最近爆出的幾樁新聞便是無聲的答案。

日前,一名8歲的雲南留守兒童,冒著嚴寒步行近五公里上學,凍得滿頭冰霜,其模樣令無數人為之動容。網友心疼地稱他是“冰花男孩”。

緊接這之後,一位被稱作“另類冰花男孩”的快遞童工的故事又再度引得許多人為之落淚。

據陸媒1月15日報導,1月9日晚上,家住青島良辰美景社區的王先生在收快遞時,驚訝的發現,送快遞的竟是一個5、6歲的小男孩兒,當天青島最低溫度只有零下8度,小男孩的臉和手凍得通紅,王先生便讓他進屋暖和暖和。

經過詢問,王先生得知小男孩叫“小長江”,是個孤兒,現在和一位大爺一起送快遞生活。王先生將“小長江”的照片和身世,發在微信群里,引起了網友和媒體的關注。

據媒體調查得知,這位另類冰花男孩“小長江”口中說的大爺是他父親之前的工友,叫顏世芳,平時負責在山東路敦化路一帶送快遞。

顏世芳告訴記者,“小長江”的母親已經改嫁,父親疑似在外地病亡。“小長江”從3歲時就跟著他及其兒子一起生活,但“小長江”是非婚生子,無法上戶口,也沒法上學。顏世芳只能每天帶著他一同送快遞,沒想到久了“小長江”也喜歡上送包裹,每天幫忙送30個包裹。

顏世芳說,他一直也想找個門路,讓孩子能夠上學,但是自己也不知道該怎麼辦。

如果說“冰花男孩”和快遞童工因為其小小年級就備嘗生活的貧困與艱辛而觸動了人們的淚點,那麼1月16日大陸網路曝光的在醫院凄涼離世的95歲老者的境遇則更是讓網民唏噓不已。

這位老者叫葉喆民,他不僅是乾隆皇后的後裔,清華美院的教授,更是蜚聲中外的古陶瓷研究學者,真正的中國“國寶”。正是他,第一個發現了汝窯窯址,解開了中國長達700年的國寶謎團!他一生著作頗豐,一人撰寫了《簡明不列顛百科全書》中全部“中國古陶瓷”條目,還寫了《中國陶瓷史綱要》、《尋瓷訪古漫記》等十餘部專著。他的《中國陶瓷史》,更是繼康有為《廣藝舟雙楫》之後,唯一一部日本自覺全文翻譯並廣泛發行的中文著作。他還為中國文博界、陶瓷界以及美術界培育了大批優秀人才。

可就是這樣一位“國寶”級大師,晚年卻窮困潦倒至極。2017年11月,93歲的葉喆民不小心摔傷住院,近一周時間沒人問、沒人管(老人一生沒有存活的兒女,夫人又早他數月在另一醫院住院),一個人蜷縮在醫院樓道里,無助的聽天由命,如同冬季的枯葉一般!1月2日,當國人沉浸在新年的喜悅與李小璐“夜宿門”的八卦中時,他默默地、孤零零的離開了人世。

“冰花男孩”、快遞童工與凄涼離世的“國寶”,可謂一小一老,都屬於這個社會的弱勢群體,也都屬於應該首先得到政府關注與救助的人。政府拿了納稅人的錢是幹什麼的?其中一大職能不就是社會救助嗎?儘管“冰花男孩”和快遞童工在成了網紅後確實也得到了政府的救助,但問題是在這之前政府關注與救助他們嗎?如果沒能成為網紅政府會關注與救助他們嗎?再者,那些與“冰花男孩”、快遞童工境遇相同或相似的同齡人得到政府的救助了嗎?

葉喆民的境遇就更讓人匪夷所思了!其學術地位之高、學術貢獻之大與其享受的醫療待遇之差簡直就是南轅北轍。難怪有網民怒不可遏的問道:“這種境遇就是當下盛世中國對待學者的寫照嗎?!讓這些本應載入史冊的學者陷入困境,甚至可以說命運乖舛也毫不為過。中國學者的學術尊嚴何在?這位94歲高齡老人的尊嚴何在?”

什麼“大國崛起”、“盛世中國”、“和諧社會”,說到底不過是權貴階層的盛宴,跟平頭百姓其實沒一毛錢關係。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趙亮軒 來源:大紀元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言論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