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慶又曝孫政才新罪 但卻與中央互相矛盾 啥意思? - ☀阿波羅新聞網
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軍政 > 正文

重慶又曝孫政才新罪 但卻與中央互相矛盾 啥意思?

原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員、重慶市委書記孫政才落馬後,中共黨媒指其“慵懶無為”、沉迷遊戲等。不過近日重慶當局列舉孫政才的新罪名,說其為“博政績”在扶貧工作中“揠苗助長”盲目趕進度,甚至要求“一年脫貧”,導致大面積造假。 黨媒和重慶地方對同一人控罪出現了完全相反的現象,令外界猜測不斷,起碼在“揠苗助長”的新罪名來看,孫政才並非在所有事情上都“無為”,有評論指孫政才罪名前後表述矛盾,透露出中共官場的常態。

北京時間1月19日,中共重慶市紀委宣傳部公號刊文指,孫政才公然違反習近平的“指示”,部署扶貧工作急於求成,造成嚴重問題。

2016年1月6日,習近平在視察重慶時強調,扶貧開發要“量身定做、對症下藥”,既要防“不思進取、等靠要”,又要防“揠苗助長、圖虛名”。

但孫政才隨後確立“脫貧攻堅趕前不趕後,將減貧銷號任務重點安排在2016年度”,導致各區縣揠苗助長,讓扶貧工作流於形式。

文章舉例說,為了表功,有的區縣玩數字遊戲,收入賬造假;有的區縣在貧困戶危房外刷漆,矇混過關;有的區縣官員走過場,民眾稱“表上有其人,家裡沒其影”。

對此,重慶市委書記陳敏爾強調,要“肅清孫政才在脫貧攻堅領域造成的惡劣影響”。

此前,新華社在通報孫政才罪名時,曾指其“慵懶無為”。更有消息稱孫政才沉迷遊戲。不過,從重慶公布孫政才的新罪名來看,他並不是在所有事情上都“慵懶無為”。

除此之外,其他細節也都暗示出孫政才“能量”不小。中共十九大後,他曾被批是“重大政治隱患”、“陰謀篡黨奪權”;還有爆料稱,他甚至在十九大前一度忙於拉攏、組建班底。

身為政治局委員,孫政才曾被傳有望成為習近平“接班人”。

港媒消息指,孫政才主政重慶時,在家天天“拜龍袍”,並忙於拉攏黨內上下官員,組建班底,為準備“接班”積極奔走。如果上述傳聞確有其事,可見他曾為“接班”一事在行動上和精神上“時刻準備著”。

孫政才曾獲多名江派高官提攜,被指江澤民指定的“第六代接班人”。

孫政才新罪透官場動態

時政評論員夏小強表示,從“慵懶無為”、沉迷遊戲,到“盲目趕進度”,官方對孫政才的定罪可謂南轅北轍,釋放出混亂的信息。

中共官媒對孫政才的報導,一方面反映出中共如今面臨統治執政危機下的恐慌心態,對幾乎全都是“兩面人”官員難以控制的無奈和焦慮;另一方面,孫政才被官媒追打,也是如今中共官場現實的寫照。

在中共特殊畸形的政治環境和官場中,上至國級高官,下至基層科股級小吏,如果先要獲得升遷甚至是生存,都需要有背後靠山,都需要在不同的政治勢力和政治圈子中選邊站隊。特別是“十八大”之後,中共政治舞台上主要的博弈雙方是習近平陣營與江澤民集團。這幾年落馬的大部分高官都為江集團成員。

究其根本,孫政才的問題不是“慵懶無為”,也不是“揠苗助長、圖虛名”,而是選邊站隊在江澤民集團一方。

“十八大”之後,中共官員自殺、被自殺等非正常死亡人數激增,僅“十九大”之後短短兩個多月的時間,已經傳出包括軍方上將張陽在內的多名高官自殺的消息。

中共官場這種殘酷危險的現狀,還不僅僅表現在選邊站隊這一方面。即使官員選邊站隊正確,但是風險和生存危機也絲毫沒有減少。由於中共政權的整體利益和國家、民眾的利益根本對立,中共官員的政治行為從最後結果上講,大都是危害社會和民眾的。由於“卸磨殺驢”是中共慣用的招數,中共官員無論怎樣賣命為黨工作,當中共執政危機到來,需要拋出替罪羊的時候,是毫不猶豫和手軟的。這樣的例子從歷史、現在,比比皆是。

這些年大量的中共官員因腐敗落馬和非正常死亡,除了因為這些人作惡遭到報應的因素之外,也未嘗不是中共為政權穩定拋出的替罪羊和替死鬼。

從更大的角度上來講,在中共體制中的所有官員,只要中共的體制和政權存在一天,他們自然就要承擔一份中共政權犯下的罪惡,也繼續蒙受身為中共一分子所帶來的恥辱。那麼,如何脫離中共這個罪惡的組織,生死攸關,最起碼要先做到從心靈上的脫離。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zhongkang 來源:阿波羅網吳莉亞綜合報道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軍政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