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對比 > 正文

唐銘:從滿清覆滅看中共2018窮途末路

今天的中共當局也面臨變還是不變,選擇拋棄中共的平穩過度還是選擇被人民推翻,清王朝覆滅是前車之鑒。圖為清王朝總理衙門大臣合影(公有領域)

2018年是中國傳統紀年農曆的戊戌年,被許多人認為可能出現巨大變革的年份,有預言稱,中國2018將有大變動,還有台灣媒體認為,古代三大預言“不約而同”都指向了2018將改朝換代。

且不論有關預言的準確性,不過我們知道,當某一事物發展到極點,就會發生質的變化,當國家到了內外交困,各種社會矛盾激化,政治經濟體制病入膏肓、積重難返,到了窮途末路的時候,就需要大的變革來疏通,甚至改朝換代。從各種跡象來看,今年戊戌年或許真的會有某種大變革。

看歷史上不平凡的戊戌年

縱觀中國歷史,每60年一次的戊戌年通常會有政局的變革。比如清朝道光帝在1838年戊戌年決心禁煙,當年11月道光帝令禁煙甚力的林則徐入京,期間八次召見林則徐,兩人密談的時間超過4小時。1838年12月,林則徐被任命為欽差大臣,前往廣東禁煙,給中國近代史的開篇寫下厚重一筆。

清朝末年的“戊戌變法”發生在光緒二十四年間的戊戌年1898年,也稱為百日維新,在這短暫政治改革運動的變法中得到慈禧太后默許,由光緒皇帝主導,深入經濟、教育、軍事、政治及官僚制度等多個層面,希祈中國走上君主立憲道路。戊戌變法失敗後僅過了十三年就發生了改朝換代,滿清政府被中華民國取代,結束帝制政體。

再過一甲子,來到1958年的戊戌年,毛澤東發起所謂“大躍進”運動,8月,中共中央政治局在北戴河舉行擴大會議,提出所謂“超英趕美”,要提高鋼產量,動員全民鍊鋼,結果除了煉出一堆爛廢鐵外,人民公社的莊稼因無人耕作而顆粒未收,導致空前大饑荒,中共並沒有立即糾正錯誤,而是將大饑荒持續三年,中國百姓多達四千多萬人被活活餓死。

同時,對農村還有一次重大改革,就是普遍建立人民公社,俗稱吃大鍋飯,村民的自留地被收回,家裡不許開伙做飯,將鍋,盆,桌,椅全部交公,這一切似乎為後來的大饑荒和橫屍遍野作好了充分鋪墊。國家的變革通常是為民謀福的,而中共的這一次殺戮性變革在中國歷史上從未有過。

中共的政治經濟已窮途末路

其實中共也在變革,但僅僅局限在體制內,比如摸著石頭過河的經濟改革,雖然經濟搞上來了,但滋生大量腐敗,習近平一上台就反腐,拿下“老虎與蒼蠅”130多萬,從村長到將軍沒有任何一個階層逃過。但是並沒有從根本上制止腐敗,當局的反腐從側面反映了中共官員幾乎達到無官不腐的程度,這樣反下去再用幾十年甚至永遠也不可能根除腐敗。並且新接替的官員本身也不幹凈,沒有促使變清廉的政治體制和道德體系,不可能不與中共腐敗大潮合拍,所謂反腐還不如一鍋端,拋棄唯物主義尋求政治變革。

但是中共像滿清政府一樣,遲遲邁不出政治變革這一步,造成權貴經濟的畸形發展,中共鼓動各地瘋狂發展地域經濟,而帶來的負面效應也隨經濟攀升。由於政治變革沒有跟上,造成貧富不均,多如牛毛的經濟案件自然偏向權貴而無法公正,使北京成為一道獨特的訪民集散地;中共黨魁一句話就可以鎮壓一個群體甚至活摘器官,造成遍地冤案;中共因作惡多端而又害怕邪行曝光於世,拚命封鎖網路和壓制民眾;文革的階級鬥爭仍然沒有泯滅,北京劃分“低端人口”,也就劃定了一個階級,北京正在驅趕這個階級,當今中國民眾的疾苦和冤屈比比皆是。

中共無論在國內還是國外其邪惡的流氓嘴臉已經到了毫不遮掩的程度,表現得越來越露骨,國內國外各種社會矛盾已達到非常激化程度,內憂外患,內外交困遠遠勝過清朝末年,政治經濟已經走到盡頭,中共被人民推翻還是自我解體也走到一個關鍵時期。

借鑒歷史看今朝

我們都知道戊戌變法,當時外國資本主義市場經濟要敲開中華國門,各種思潮湧入國內,不斷遭到守舊的滿清政府的抵制,1895年,甲午戰爭清政府敗給日本,被“割地賠款”。引發民眾不滿,使清政府及一眾知識分子醒覺到必須要改變以自強。於是湧現出了要求從更基本層面,包括政治體制上,進行變法維新。北京“公車上書”,康有為和梁啟超作出萬言書呈上光緒帝。

1898年6月,光緒令頒布《明定國是詔》,表明變革決心,百日維新由此開始。但是變法與滿洲統治這一根基相抵觸,引起滿清反對派的抵制,認為祖宗留下來的法不能變,並且剪辮子,改穿西服,改元維新等等系列舉動令墨守成規的反對派無法接受,慈禧太后也無法適應這場巨大變革,驚覺事態嚴重,9月發動“戊戌政變”,重新訓政,斬殺譚嗣同等“戊戌六君子”,光緒帝則被軟禁於中南海瀛台,結束了103天的戊戌變法。

但是歷史要進步的潮流誰也檔不住,戊戌變法的失敗引發民間一場更為激烈的革命主張,推翻滿清王朝建立共和的呼聲已勢不可擋。戊戌變法為後來孫中山的改朝換代起到重要的鋪墊作用。

清朝政府如果能夠把握好戊戌變法的時機進行大膽改革,像日本和英國等發達國家一樣實行君主立憲制,實行民主共和,把權力交給人民,讓國家制度發生根本性的翻天覆地變化,變法才可以成功。

今天的中共當局也面臨變還是不變,選擇拋棄中共的平穩過度還是選擇被人民推翻,清王朝覆滅是前車之鑒,同時也有另一個可以藉鑒的版本,就是前蘇聯和東歐共產主義國家基本可以不流血的解體。如果像滿清一樣迂腐的拘泥守舊,不合時宜必然滅亡。

中共正在利用一切手段鞏固政權

但是,我們看到中共似乎並不想進行根本性變革,而是在如何更好的洗清罪惡及輸出意識形態上下功夫,搞一系列令人啼笑皆非的變革,首先,把經濟搞上來就可以向世界證實中共的成功,不管他姓共還是姓資,是左轉還是右轉,都統統叫中共領導下的中國特色,中共有了一個虛胖的經濟,想再營造一個虛胖的政治,這樣可以對內欺騙國人,對外企圖讓世界認同邪惡的共產主義。

因此,成為爆發戶的中共,不顧民生疾苦向世界撒錢,比如投入大量財力,利用“孔子學院”在許多國家輸出中共意識形態;搞所謂“一帶一路”向許多國家投入巨資;對一些共產主義國家的經濟援助更是大手大腳,甚至對風口浪尖的朝鮮也不放棄;被廣泛質疑活摘器官的中共,竟然組織召開“國際器官移植大會”;中國互聯網自由度蟬聯倒數第一,中共竟然在仍然嚴密封鎖網路的背景下,連續召開國際性的“世界互聯網大會”;消極抗戰的中共竟然大搞“抗戰勝利大閱兵”;還多次修改中共不光彩的歷史,包括修改“文化大革命”,如此種種手段欺騙國人和世界,為自己的合法性尋找出路。

中共這一系列不知廉恥行為,企圖把自己的殘暴,這個星球上從未有過的邪惡,專橫跋扈的獨裁統治等等強加給正義世界,企圖通過主辦國際性會議像洗黑錢一樣洗清自己的罪惡!結果,除了撒錢和得到更多嘲笑外,中共戰略上並沒有得到預期目的。比如,搞了多年的“孔子學院”,已經被一些國家認識其險惡用心而抵制;又比如,被中共稱為國家級頂層戰略的“一帶一路”,也遭遇一系列挫敗,“中巴經濟走廊”是“一帶一路”上的關鍵一環,結果巴基斯坦和尼泊爾等國出人意料地拒絕中共的投資;還有一些國家政權發生變故,中共大筆投資付諸東流。

中共進行了一系列荒唐的所謂變革措施,企圖讓世界推崇共產主義的邪惡動機處處碰壁,萬國來朝的“中國夢”,註定不可能在中共的統治下實現,相反讓世界各國更認清了恬不知恥的醜惡面目,中共唯一能夠實現的,只不過萬國來嘲罷了!

古人說,變則通,通則久。唯有變通,拋棄中共才可以走出困境,否則不變則亡,將與慈禧不變革的後果一樣,中共的滅亡和千古罵名也是必然的。

習近平是否在講述瀛台歷史

就中國目前現狀,習近平究竟有怎樣的打算和舉措呢?我們看到習近平曾經在中南海瀛台會見來訪的國王和政要,還與奧巴馬舉行“瀛台夜話”,是否在正面講述清末那一次失敗的變革?是否在講述戊戌變法以及光緒皇帝被軟禁瀛台的“戊戌變法”的故事,習近平如此之舉是想釋放一個什麼信號呢?

對川普的來訪,直接安排到故宮,而故宮是什麼地方?是毛澤東都不敢涉足的地方,滿清作為外來民族但同化於中華民族之中,故宮具有中華民族文化輝煌的正能量。而破壞中華傳統文化的馬列邪教怎敢入駐故宮,毛澤東是真正的馬列主義者,怎敢越雷池半步,他深知馬列是外來邪靈,不代表中華民族。習近平夫婦陪川普夫婦游故宮,是否也釋放要拋棄馬列邪教的信號呢?

光緒帝已經正式實行了一百天的維新,最終敗於“戊戌政變”,今天的習近平從沒有正式表達搞政治變革,但害怕政治變革的勢力已經發動了多次未遂政變。光緒帝變革的失敗,主要原因是老人干政和沒有集權的結果,今天的習近平在十九大後已基本集權,能夠清除武警和軍隊的各種勢力,背後的老人干政局面也基本被終止,已無光緒之憂,具備舉起變革大旗的能力。

但是,變還是不變誰也不知道習近平或者當局在想什麼?是振臂一呼拋棄中共朝自由民主開放的方向變革,還是用更加邪惡的變革手段不惜生靈塗炭以鞏固中共政權?農曆戊戌年即將開始,我們拭目以待。

清朝末年就因為滿清政府被迫“割地賠款”,使國人看到了落後挨打的、跟不上時代節拍的腐朽制度,而引發了戊戌變法,最終導致滿清王朝滅亡;當今中共又賣國又撒錢,這一切並非外來勢力的“被迫”,而是主動挖空中華民族的版圖和資源與世界打交道,更勝過“割地賠款“的屈辱多少倍,中共盜國賊們以為通過洗腦和網路封鎖就可以讓國人永遠麻木和沉默。當“驅除韃虜,恢復中華”響徹中華大地的時候,滿清王朝滅亡了;當“驅除馬列,恢復中華”喚醒被中共麻木的國人的時候,中共的滅亡就在今天或明天。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李華 來源:Epochtimes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對比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