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國際 > 正文

機密文件浮出 或揭奧巴馬抹黑川普通俄內幕

川普上任後,一直擺脫不掉通俄門調查,1月18日,數位眾議員要求公開一份機密文件,因為它將揭露了奧巴馬政府抹黑總統川普通俄的醜聞,嚴重程度堪比水門事件。

周四(1月18日),數名共和黨國會議員不約而同地要求對外公開一份被稱為是“備忘錄”(Memo)的機密報告,讓民眾了解奧巴馬執政時期聯邦調查局(FBI)濫用《外國情報監聽法》(FISA)的行為,以及民主黨資助編造川普通俄檔案的黑幕。預料這份備忘錄的公諸於世將震撼華府政壇。

1月初,眾議院情報委員會(House Intelligence Committee)經過努力,終於獲准調閱司法部(DOJ)及聯邦調查局(FBI)的“通俄門”調查記錄。

18日,眾議院通過共和黨議員的提案,將其中一份僅4頁的“備忘錄”機密文件供全院眾議員閱覽。

在看過這份文件後,共和黨眾議員史蒂夫・金(Steve King)18日發推文說,“我已經看過這個備忘錄,令人作嘔的事實,在公開後是否會出現有說服力的解釋,我不再抱任何希望。我早就說過,它比水門事件還要糟糕,那是拒絕川普及永遠支持希拉里的人所乾的,要將之公諸於世。”

I have read the memo. The sickening reality has set in. I no longer hold out hope there is an innocent explanation for the information the public has seen. I have long said it is worse than Watergate. It was#neverTrump&#alwaysHillary.#releasethememo

— Steve King(*SteveKingIA)2018年1月19日

眾議院自由核心小組主席梅多斯(Mark Meadows)18日在推特上發帖說,“我看了眾議院的這份報告,內容有關聯邦調查局、FISA濫用、那份臭名昭著的俄羅斯檔案,以及所謂的‘俄羅斯勾結’,我所看到的絕對令人瞠目結舌。必須公開這份報告,應該讓美國民眾知道真相。”

I viewed the classified report from House Intel relating to the FBI, FISA abuses, the infamous Russian dossier, and so-called“Russian collusion.” What I saw is absolutely shocking.

This report needs to be released–now. Americans deserve the truth.#ReleaseTheMemo pic.twitter.com/oP2UNujKQL

— Mark Meadows(*RepMarkMeadows)2018年1月19日

《外國情報監聽法》(FISA)允許美國情報機構在海外搜集外國人的信息。外媒報導,2016年10月,奧巴馬政府FISA法院提出申請,懷疑數家俄羅斯銀行與川普有關係,要求監聽川普大樓計算機伺服器,法院同意了。最後雖然沒有發現證據,但奧巴馬政府仍以國家安全理由持續監聽。

眾議員馬特・蓋茨(Matt Gaetz)則說,“我認為不應該只有國會議員被這份備忘錄所震驚,必須讓美國人民看到它,如果我們將之公諸於世,將震動FBI及司法部,許多人會無法保住飯碗。”

“I don’t think it’s appropriate for just members of Congress to be horrified by the memo– the American people have to see it. If we get this memo into the public square, heads are going to roll at the*FBI and*TheJusticeDept. No way every one keeps their job.”#ReleaseTheMemo pic.twitter.com/e0kzYzIwVq

— Rep. Matt Gaetz(*RepMattGaetz)2018年1月19日

其他共和黨人也發表了類似的聲明,但是大部分民主黨人保持沉默。

前FBI調查官員、《偽裝者:我的FBI卧底生活》作者馬克・拉斯金(Marc Ruskin)認為,雖然在備忘錄公開之前,無法得到任何結論,但是從現有的情況來看,“某件大事正在進行中”。

拉斯金說,看過這份報告的多位國會議員都是律師出身,他們是從了解法律程序的角度發表聲明,“因此,可以合理地推論,他們的關注與(FBI)取得信息的方式,以及相關證據被提交到FISA法庭的方式有關。”

他說,通常聯邦檢察官在向FISA法庭請求監聽時,必須向法官提出宣誓證詞(supporting affidavit)以及相關信息。這些信息仍然可以受到司法審查,如果發現有不法行為,會導致重大影響。

拉斯金認為,現在民主黨人保持沉默很可能說明一些事情。根據過去的經驗,如果備忘錄中所提到的那份證詞是通過正當方式取得的,應該兩黨議員都會發聲,但是現在只有共和黨議員發表意見。

拉斯金說,目前備忘錄被列為最高機密,“除非證詞中的內容會損害國家安全,否則要求對外公開的用意,只是讓公眾檢視調查及司法系統是否被濫用。”

如果備忘錄透露FISA發出手令監聽川普競選團隊通訊是不正當的,將影響目前的通俄門調查,包括特別檢察官穆勒(Robert Mueller)。

果真如此,拉斯金提出幾個質疑,包括“如果檢察官是根據有問題的證詞向FISA提出監聽申請,那麼我們獨立的司法制度是否受到破壞?檢察官是否和FBI高級官員聯手,故意使用有問題的證詞,不當地取得FISA法庭的手令?”

拉斯金說,從法律角度來說,這種證據被稱為“毒樹上的果實”,一旦被認為搜查或監聽的手令是不合法的,那麼由此延伸出來的所有後續證據都有問題。

接下來的問題是誰簽名批准了這項請求,也就是參與其中的決策者,以及有哪些其他共謀者。

還有,簽署這份證詞的人有可能被以偽證罪起訴,如果有證據顯示這些人涉嫌企圖阻止或掩蓋證據,那麼可能又涉及其它罪行了。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楚天 來源:英文大紀元記者Joshua Philipp報導/吳英編譯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國際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