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驚人之語 > 正文

王友群:我給您一個支點 您可以「撬起」中國

為什麼我在徹底失去人身自由的險惡環境下敢向當今中國最邪惡的流氓頭子江澤民等索賠超過1億元人民幣?是因為我有〝三個自信〞:第一,我〝百分之百信〞法輪大法創始人李洪志先生;第二,我〝百分之百信〞我修煉的法輪大法是千年不遇、萬年不遇的正道大法;第三,我〝百分之百信〞我自己走的是一條〝一正壓百邪〞的通天大道。

習近平主席:

您好!

最近,北京城很不太平。去年11月23日,原中共軍委政治工作部主任、上將張陽在家中上吊自殺;今年1月9日,新華社報道,原中共軍委聯合參謀部參謀長、上將房峰輝被移送軍事檢察機關;1月13日,又傳出國家軍委副主席、上將范長龍被抓捕的消息。

張陽、房峰輝、范長龍等都是原中共軍委副主席郭伯雄、徐才厚的親信。而這些人的總後台正是前中共黨魁江澤民。看來,江澤民的問題一日不徹底解決,您就一天安寧日子也別想過!

江澤民是個什麼東西?在我看來,就是當今世界上最臭不可聞的一堆臭垃圾!在我坐牢的5年里,我在檢舉信、控告信、上訴狀中白紙黑字向迫害法輪功的元凶江澤民等索賠物質和精神損失總金額超過1億元人民幣,而中共的公、檢、法、司,從下到上,沒有一位官員敢對此說一個〝不〞字!具體對象包括:

1.向前中共黨魁江澤民索賠1000萬;

2.向時任中共黨魁胡錦濤索賠1000萬;

3.向時任中共政治局常委、中央政法委書記周永康索賠1000萬;

4.向時任中共政治局常委、中紀委書記賀國強索賠1000萬;

5.向時任中共國務委員、公安部部長孟建柱索賠1000萬;

6.向北京市國家安全局的鑒定人索賠1000萬;

7.向北京市公安局的鑒定人索賠1000萬;

8.向北京市西城區檢察官陸俊釗索賠1000萬;

9.向北京市西城區法官徐麗文索賠1000萬;

10.向時任北京市西城區看守所所長張寶利(音)索賠1000萬;

11.向時任北京市西城區德勝街道辦事處610辦公室官員韓軍索賠1000萬;

12.向時任中國傳媒大學出版社社長蔡翔索賠1000萬;

13.向時任北京市前進監獄副監獄長曹利華索賠1000萬;

14.向北京市前進監獄獄警柳剛索賠1000萬。

古希臘物理學家阿基米德有一句名言:〝給我一個支點,我就能撬起地球!〞雖然在中共十九大上您已經登上了權力的巔峰,但是,您仍然時時刻刻處在危險中,您查處的440多個省(部)級及以上的〝大老虎〞及其背後的老老虎、老虎王江澤民、曾慶紅隨時都想要了您的命。擒賊不擒王,您可能前功盡棄!其實,江澤民及其死黨壞事做絕,天怒人怨,大勢已去。我親歷的刑事訴訟全過程,就是其外強中乾,完全憑著欺上騙下的〝黑箱操作〞苟延殘喘的過程。撕開這個黑幕,正義的陽光就能普照中華大地。〝王友群的刑事上訴案〞就是我送給您的一個支點,查清〝王友群的刑事上訴案〞,對於您拿下當今中國大陸腐敗分子的總後台江澤民,可收〝四兩撥萬斤〞的奇效。

2018年1月10日,我寫了《為什麼我一控告賀國強終審法院的判決就變了呢?》,1月17日發表在新唐人電視台網站上。其中,專門談到了我因堅持在法輪功問題上講真話蒙冤坐牢期間,北京市西城區法院法官周濤胡亂判令我妻離子散之後,我上訴到北京市第一中級法院的情況。我寫道:

〝北京市第一中級法院在研究我的民事上訴案時,肯定也研究了我的刑事上訴案。當他們看了我的刑事上訴案之後,肯定會大吃一驚:原來,王友群的案子是一個地地道道的冤案!只是由於中共司法機關的黑箱操作,才暫時把這個冤案掩蓋下來了。周永康、賀國強暫時還在台上,這個‘膿包’暫時還沒有破。一旦有一天這個‘膿包’破了,有人追究起責任來時,那可不是鬧著玩的!於是,撤銷周濤法官的判決成了北京市第一中級法院法官自保的‘上上策’!〞

為什麼說查清〝王友群的刑事上訴案〞您就可以〝撬起〞中國呢?因為我的刑事上訴案關係到跟江澤民及其死黨迫害法輪功算總帳的大是大非的大問題。

在我寫作上述檢舉信、控告信、上訴狀的時候,我是一個無錢無權、沒有任何人身自由的囚徒;我寫的每一個字都是必須承擔法律責任的;而我檢舉、控告的對象全都是有錢有權,甚至是位極高、權極重的人,周永康是當時中共政法系統最大的官,江澤民是胡錦濤當政時的〝太上皇〞。這左一個1000萬,右一個1000萬,如果我的檢舉和控告不是鐵證如山,周永康手下的法官肯定早就以〝誣陷〞、〝敲詐勒索〞〝黨和國家領導人〞重判我無期徒刑甚至死刑了,但是,這樣的事沒有發生!

對周永康這樣的大貪官來說,1000萬元人民幣只是一個很不起眼的小數字,但是,對普通老百姓來說,則是一個天文數字!當我在一封檢舉信中向前進監獄專門負責迫害法輪功的副監獄長曹利華索賠1000萬元人民幣時,當時前進監獄第一分監區監區長李學東驚訝的連續問了我六個〝你是知識分子嗎?〞他說大科學家袁隆平獲國家最高科技獎,獎金才500萬,你卻一開口就索賠1000萬!

為什麼我在徹底失去人身自由的險惡環境下敢向當今中國最邪惡的流氓頭子江澤民等索賠超過1億元人民幣?是因為我有〝三個自信〞:第一,我〝百分之百信〞法輪大法創始人李洪志先生;第二,我〝百分之百信〞我修煉的法輪大法是千年不遇、萬年不遇的正道大法;第三,我〝百分之百信〞我自己走的是一條〝一正壓百邪〞的通天大道。

在致北京市第一中級法院的刑事上訴狀中,我專門談到了〝鑒定人偽造我的電腦、U盤、MP3的鑒定結論〞問題。北京市國家安全局技術偵查局鑒定技術所的鑒定人對我的電腦、U盤、MP3的鑒定結論是,其中都包含有法輪功內容的文件。2009年12月12日,在北京市第一看守所的預審室里,當一位姓宋的警官告知我這個鑒定結論時,我當即〝認定〞這個鑒定結論是偽造的,因為我事先已經預見到鑒定人從始至終根本就沒有打開過我的電腦、U盤、MP3。

刑事訴訟法規定,凡證人、證言,必須經法庭質證、查實後,才能作為定案的依據。鑒定人屬於證人,鑒定結論屬於證言。根據刑訴法的規定,我的電腦、U盤、MP3的鑒定結論是真是假,必須經法庭質證、查實後,才能作為定案的依據;否則,不能作為定案的依據。因此,在上訴狀中,我強烈要求法官依法在法庭上對我的電腦、U盤、MP3的鑒定結論是真是假進行質證、查實。

這個要求合情、合理、合法,操作起來也很簡單。以我的電腦為例。只要法官傳喚鑒定人到法庭上,當著有常識和正義感的人的面,將我的電腦接上電源,連上印表機,然後,打開我的電腦,找出有法輪功內容的文件,然後,再列印一份或若干份,讓在場有常識和正義感人看一看,是真是假,5分鐘就可見分曉。

如果我的電腦、U盤、MP3的鑒定結論是真的,那麼,對於審判長賈連春法官來說,依法在法庭上質證、查實這個鑒定結論,至少是三個〝寶貴機會〞:第一,這是一個依法判定王友群是〝誣陷〞、〝敲詐勒索〞江澤民等的千古罪人的寶貴機會。第二,這是一個替江澤民、周永康、賀國強、孟建柱等仇恨法輪功的中共高官狠狠打擊報復王友群的寶貴機會。第三,這是一個足以讓賈連春法官升官發財,名揚全中國,名揚全世界的寶貴機會。遺憾的是,賈連春法官不僅主動放棄了我送上門的三個寶貴機會,而且從上訴到最後收到終審裁定書,我一直沒有見到賈連春法官!賈連春法官根本不敢依法在法庭上質證、查實上述鑒定結論的真假!

王友群被判刑5年是不是一個地地道道的冤案?查證起來非常簡單。但是,我坐牢5年,出獄至今已經4年半,加起來9年半。關於偽造我的電腦、U盤、MP3的鑒定結論問題,我寫了許許多多的信件和文章,有坐牢期間在內部上交的,有在美國公開發表的,卻一直沒有引起重視。

這裡,我強烈要求您立即責成新任中共政治局常委、中紀委書記趙樂際親自到北京市第一中級法院查看我的刑事上訴狀,並針對刑事上訴狀中提出的問題,進行認真細緻的調查。

您順天而行,必有神助!

王友群

2018年1月15日於美國紐約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來源:NTD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驚人之語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