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言論 > 正文

中國的醫保問題到底有多嚴重?

中國的醫療保障問題,應該比我們每一個人想像的都嚴重得多。

本文是我住院期間,對一些淋巴癌病友的調研,情況真實,比較有代表意義。

老趙,40多歲,來自小城鎮,需要做最貴的自體移植,幾十萬的費用醫保基本不能報銷。老趙自己不想治了,怕拖累家裡人。家裡的孩子們,一直在向治療過的病友諮詢各種費用,其實是在猶豫治還是不治。讓一家親人,僅僅因為錢,在治與不治之間做選擇,毫無尊嚴,也許是最殘忍最不人道的選擇了。這種情況最普遍,是典型的一次病,拖垮一家人,所謂的“病不起”。其實,真的很可憐,小城鎮的收入,平時過日子,還湊合,一遇到大病,醫保基本不報銷,家就垮了。我們這樣一個國家,自豪於自己經濟的發展,可以到處去援助別的國家,為什麼不能為老百姓提供最起碼的大病醫療保障呢?

我也聽過白血病,家裡沒有錢做正規的治療,只能胡亂給病人輸血,其實就是看著病人痛苦的離開的例子,但沒有親自看到。

小李,33歲。化療的反應非常重,嘔吐非常厲害,每頓只能喝稀飯,營養補充完全跟不上。可是,他卻急著出院,因為單位報銷的住院費用有限制。他也一直想著,自己不能休養,一定要去拿一個銷售大單,這樣的話,自己下一個療程的費用,單位才可能報銷。

老郭,70多歲,普通退休幹部,孩子都在大城市工作,費用醫保報銷一部分,三個孩子和家裡分擔二十多萬的醫療費用,基本還能解決。他覺得自己很幸運,因為單位的效益還不錯,報銷的部分不少,而且,三個孩子收入也還可以,也孝順,也分擔了不少。但他更在擔憂,三個孩子都只要了一個孫子/外孫女,以後老了怎麼辦。因為計劃生育的政策,以後是一個小孩,要負責6位老人的醫療費用,四世同堂的就更糟,而隨著醫療水平的提高,四世同堂,甚至五世同堂的可能性都會大大提高。

很多人會覺得十幾萬,幾十萬的醫療費用,我還負擔得起,沒問題。但仔細想一想,六位老人,甚至更多老人,各種疾病,各種複發,幾十年的時間,大多數人還能負擔得起嗎?而且,淋巴癌只是排名第九的發病率的癌症,並不是最難治最昂貴的癌症。而且,大多數的中產階級,資產大多是房產,可支配的現金並不多,並且,這些資產未來的增值速度,應該趕不上醫療費用的漲幅。所以說,這個問題應該比我們每一個人想像的都嚴重得多。

老張,50出頭,司局級,做了最貴的自體移植,幾十萬的醫療費用,基本都會報銷。出院以後,就病退了,準備和老伴一起去海南定居療養。這部分人群,未來會越來越多。大量的公務員,因為種種特有的抑鬱症,慢性病,或者因為到了年齡段,沒有提升機會,會提前退休。以後,因為醫療水平的提高,很有可能工作二三十年,卻退休,病退以後,活上四五十年,都在治病養病,這樣巨大的醫療負擔(其實,退休以後的工資及其他待遇是更大的負擔),真的是非常可怕,如果不及早想辦法,真的讓納稅人無法承受,真的是養不起了。

有一些抗腫瘤葯,國內沒有批准,要去香港,印度代購,不少是印度製造的,這個問題,其他人也提及到了,我覺得這是一個很複雜的系統性問題,以後再聊吧。

下面這個情況,我不確定是否有普遍性:某家醫院,因為上級領導拍腦袋,要求藥費佔比不能太高,本意是好的,是杜絕醫生亂開藥的情況。到了下面,為了達標,醫院就只能要求醫生不能開超過一周的葯。腎病,糖尿病等慢性病病人就慘了,要一周來挂號看一次病,開一次葯。醫院人滿為患,醫生的業務量莫名的增加了不少。更可憐的是這些慢性病病人,大多年紀大,行動不便,為了開下一周一模一樣的葯,每周要去趟醫院,舟車勞頓,增加擁堵是小問題,通常要麻煩家裡人帶著去,更增加了很多交叉感染的機會。這種“擾民”的拍腦袋的政策,最好別再有了。

現在的社會,大家充滿焦慮,很大一部分原因是老無所“醫”,我們太需要一個公平的有尊嚴的醫療保障體系了。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秦瑞 來源:作者博客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言論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