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財經 > 正文

地方政府紛紛承認經濟數據造假的背後

最早公開承認經濟數據造假的是遼寧

2017年初,在遼寧省人大會議上,政府公開承認此前數年經濟數據連續造假,一直到2015年才開始夯實數據。政府報告的原文如下:“遼寧省所轄市、縣財政普遍存在數據造假行為,且呈現持續時間長,涉及面廣、手段多樣等特點。虛增金額和比例從2011年至2014年,呈逐年上升趨勢。財政數據造假問題,不但影響中央對遼寧省經濟形勢的判斷和決策,還影響到中央對遼寧省轉移支付規模,降低了市縣政府的可用財力和民生保障能力。除財政數據外,其他經濟數據也存在不實的問題。”

必須注意,遼寧之所以承認經濟數據的核心原因,正如其所強調的,恰恰就在於財政數據造假問題,已經無從遮掩了。在經濟日益蕭條的今天,遼寧財政越來越依賴中央財政的補貼。倘若繼續數據造假下去,中央削減對遼寧的補貼規模,遼寧財政一定會破產。財政上的壓力逼著遼寧不得不開始說真話了。所以,遼寧省2014年統計公報中發布的財政收入數據為3191億,到2015年發布的數據就劇烈下降到2125億,減少了1066億。但是財政支出的萎縮幅度不同步。2015年的財政支出規模較2014年僅減少了457億(4618-5075)。1066-457=609億。這609億的錢,當然就是以說真話為代價,要從中央拿到的新增補貼額。可以想像,當時的遼寧政府上上下下,為了這600億的錢,是多麼的糾結,多麼的無奈。

接下來的承認數據造假的,是內蒙古。

2018年1月3日,同樣是在內蒙古經濟工作會議上,區黨委公開承認:“經審計部門核算後,內蒙古調減2016年一般公共預算收入530億元人民幣,佔總量的26.3%;核減2016年規模以上工業增加值2900億元,佔全部工業增加值的40%。”與遼寧的情況一模一樣,依然是直指財政收入。而內蒙古之所以要承認財政數據造假的原因,當然也與遼寧一樣,財政收入越來越惡化。

根據內蒙古財政廳的數據,“2017年,全區一般公共預算收入1703.4億元,比2016年下降14.4%,剔除2016年虛增因素,全區一般公共預算收入同比增長14.6%。2017年,全區一般公共預算支出4523.1億元,比2016年增加10.4億元,增長0.2%。”看明白了嗎?財政收入開始出現顯著下降,但財政支出依然在維持微弱增長。顯而易見,內蒙古承認虛構的530億元財政收入,就是它要從中央財政拿到的新增補貼額。而要拿到這筆錢,就必須承認自己的財政數據造假。

再接下來的承認數據造假的是天津。

2018年1月11日,在天津濱海新區人大會議上,政府公開承認:“擠掉水分之後,濱海新區2016年GDP從超萬億元調整為6654億元,2017年預計7000億元,同比增長6%。”

天津濱海新區原來發布的2016年GDP規模為10002億,一下子調降到6654億,3348億“duang”的一聲就沒有了。2016年天津的GDP總規模為17885億,減去濱海新區的造假的這3348億,剩下14537億,對比2015年天津統計公報中公布的16538億的GDP,萎縮幅度12%。可嘆這兩年天津總是在宣稱自己正在跟杭州競爭中國第五城,現在這些豪言壯語看起來就像是巨大的笑話。對天津承認GDP造假的起因,用天津財政局發布的2017年1-11月份的財政收支報告的這段話來解釋就夠了:“1至11月份,全市一般公共財政收入2237.8億元,按可比口徑計算比去年同期負增長3.1%。”注意,上面這段話中的萎縮幅度使用的是可比口徑。按絕對值來算的話,2016年1-11月份,天津財政局公布的財政收入數據為2555.8億,這樣一算,2017年的財政收入絕對值萎縮幅度高達12.4%!這種萎縮幅度是財政壓力日益膨脹的城市政府絕對不可能承受得起的。經濟數據繼續造假下去,天津政府就破產了。

好吧,老粉都看過老蠻我《神奇的財政平衡術》這篇文章,都知道我大中國30個省級行政單位,只有6個能實現財政盈餘,能輸血給中央,其它24個,都是靠從中央乞討活著。從根本上說,其實就是廣東福建浙江江蘇上海北京養活了全中國,連山東天津都處於財政凈虧損狀態,需要這六省的財政轉移支付輸血。現在窮省們紛紛自曝數據造假,這也是因為它們的財政已經不堪重負,已經只能靠認錯來爭取更多的補貼了。按現在的遊戲規則,越早認錯的地區,就越能搶到更多的補貼。那麼,接下來,下一個承認造假的是誰呢?就讓我們拭目以待吧。

最後呼籲一下,財政如此困難,亟需愛國小粉紅賣房買國債!俠之大者,為國買債!不買國債,談何愛國!呵呵,呵呵,呵呵呵。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秦瑞 來源:財經頭條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財經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