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跳水冠軍的悲慘遭遇 為黨偷情報 詩人也能被中共處死 - ☀阿波羅新聞網
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大陸 > 正文

世界跳水冠軍的悲慘遭遇 為黨偷情報 詩人也能被中共處死

*

近日,中國跳水隊名將王克楠慘遭車禍去世的消息,再次被陸媒提起。據報導,王克楠死後慰問金被剋扣,家屬遭威脅。評論指,王克楠事件,再次提醒人們為中共賣命很傻很天真。此外,曾任天津市文協編輯部主任的詩人阿壠替中共潛伏到國民黨軍隊里偷取情報等,只因他是毛澤東親自授意必須打倒的對象,1955年5月28日被逮捕入獄,後死在監獄。

王克楠的悲慘遭遇

1月20日,陸媒報導稱,王克楠於1980年出生於河北,從7歲時開始接觸跳水,19歲入選中國跳水隊。2001年,王克楠斬獲世界游泳錦標賽男子3米板雙人冠軍。

2002年,王克楠獲得釜山亞運會跳水男子雙人跳板冠軍,此後他又多次拿到世界冠軍;2004年王克楠先是在跳水世界盃上摘下3米板雙人冠軍,並成功挺進雅典奧運會,眼看就要收穫第一枚奧運金牌了,但他卻在最後一輪動作中出現重大失誤,得到0分。之後,奧運會的陰影一直揮之不去,最終他選擇低調退役。

「王克楠」的圖片搜尋結果

退役之後的王克楠後來成為跳水比賽的裁判。2011年,王克楠和妻子趙臻步入婚姻的殿堂,他們在婚後育有一個可愛的孩子。

不幸,2013年10月7日,據河北跳水隊隊員張皓的微博透露,王克楠參與天津東亞運動會當裁判,不幸遭遇車禍身亡,年僅33歲。王的孩子剛出生還沒叫他一聲爸爸。

事故發生後,另一方駕駛員棄車逃逸,後肇事逃逸嫌疑人投案。

事發後,香港大公網曝出的王克楠身後事,更讓人慨嘆。報導稱,僅僅4天時間,在沒有與肇事司機見面,並且沒有談妥賠償的情況下,王家就被迫倉促地舉行了葬禮並且進行屍體火化。

天津東亞運組委會給予的100萬元慰問金,被王克楠所在的河北跳水隊剋扣,並威脅其家人趕緊簽字,不然,就對外宣稱其系出外找小姐出的車禍。

萬般無奈的家屬只好同意,昔日冠軍就這樣匆匆被火化,留給家人和親友的是無盡的痛苦和惋惜。

替中共偷情報的阿壠也被中共殺害

1965年2月,阿壠以“胡風反革命集團骨幹分子”、“國民黨特務分子”、“反動軍官”三重身份被監禁10年之後,又被押上天津市中級法院“受審”,法官宣讀了早已準備好的判決書,判決書曆數阿壠的“反革命罪行”後,判處他有期徒刑12年。

阿壠,原名陳守梅,又名陳亦門,浙江杭州人,中國著名文藝理論家、詩人,黃埔軍校第十期畢業生。參加過淞滬抗戰,1939年,到延安,在抗日軍政大學學習。後在重慶國民黨陸軍大學學習,畢業後任戰術教官。中共奪取政權後,任天津市文協編輯部主任。

胡風反革命集團案的第二號人物阿壠

1965年6月23日,審判結束4個月後,阿壠給審判員寫了一封信,談了他最後的想法。信中寫道:

“首先,從根本上說,‘胡風反革命集團’案件全然是人為的、虛構的、捏造的!所發布的‘材料’,不僅實質上是不真實的,而且還恰好混淆、顛倒了是非黑白,真是駭人聽聞的。”

“從1938年以來,我追求黨,熱愛黨,內心潔凈而單純,做夢也想不到會發生如此不祥的‘案件’。當然,我也從大處著眼,看光明處。但這件‘案件’始終黑影似的存在。”

1967年3月15日,阿壠死在獄中,身邊沒有一個親人!

1938年7月,胡風與阿壠在武漢認識,經胡風介紹,認識吳奚如(周恩來的政治秘書之一)。吳奚如介紹他到延安去學習,並計劃讓他在學習之後回到國民黨部隊,從事情報工作和統戰工作。

1941年,阿壠奉命到重慶“潛伏”。經黃埔同學介紹,他進入國民黨軍事委員會任少校參謀。後又考入陸軍大學,畢業後任戰術教官。他為共產黨提供了大量情報。

1947年,阿壠從舊同事那裡,獲知了國民黨對沂蒙山區的作戰計劃,連夜跑到上海通知胡風,胡風將情報轉給地下黨的負責人廖夢醒。當年5月,孟良固戰役,國民黨74師全軍覆沒。

1948年夏,阿壠化名進入國民黨陸軍大學研究院12期任中校研究員,後任國民党參謀學校中校、上校戰術教官,即使被監控,他仍然通過胡風和羅飛繼續向中共地下黨提供情報。

儘管上述事實在“胡風反革命集團案”調查初期就已查明,證人證言全都有,但是,他還是被打成了“胡風反革命集團骨幹”。為什麼?只因為他是毛澤東親自授意必須打倒的對象。

阿壠被捕時,他的兒子陳沛只有10歲。面對鋪天蓋地的批判,他曾相信父親是“反革命分子”、“國民黨特務”,拒絕去監獄探望。

為中共賣命很傻很天真

時政評論員楊寧說,其實,卸磨殺驢是中共慣有的做法。在體育界,前有文革中不堪受辱自殺的首個乒乓球世界冠軍容國團、國家隊主教練傅其芳、北京隊主教練姜永寧,後有國際馬拉松冠軍艾冬梅擺地攤、全國女子舉重冠軍鄒春蘭當搓澡工、大運會男子體操冠軍張尚武街上乞討、亞運會男子無差別舉重冠軍才力看大門……

這些運動員們為打著國家名義的中共奉獻了自己的青春和熱血,但或者死於政治的混亂年月,或者退役後因沒有一技之長,生活沒有著落,而究其根本原因都在於中共的體制。因為刨除政治因素,中共畸形、殘酷、只追求獎牌的體育制度培養出來的運動員,除了少數可以名利雙收外,很多人的命運都十分可憐。

其實又何止是體育界。為中共做出過重大貢獻的人,無論什麼行業,無論級別多高,一旦需要打倒,馬上受到的就是冷酷無情的對待。從中共建政至今,在各種運動中,中共黨員、包括中共官員自殺或被迫害致死的人數數不勝數,就足以講明這一點。

阿波羅網孫瑞後報道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孫瑞後 來源:阿波羅網孫瑞後報道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大陸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