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言論 > 正文

川人:四處造假 中國的系統風險防不勝防?

中共不僅空氣質量數據造假,GDP和財政收入數據也造假。2018年初,有中共地方政府承認自己的GDP長期造假。(AFP)

近日,浦發銀行成都分行因為掩蓋不良貸款被罰款4.62億元,中共銀監會“動真格”向自己的涉案銀行頻頻開出巨額罰單,凸顯出中共對銀行業風險的高度恐懼。報導稱,浦發銀行成都分行為掩蓋不良貸款,通過編造虛假用途、分拆授信、越權審批等手法,違規辦理信貸、同業、理財和保理等業務,向1493家空殼企業授信775億元,換取相關企業出資承擔浦發銀行成都分行不良貸款。

更讓中共銀監會後怕的是,浦發銀行成都分行,在被銀監會調查之前,竟然一直保持“零不良”記錄。由於無不良員工,無案件,無欠息、無逾期、無墊款、無後三類不良貸款,浦發銀行成都分行一直被譽為中共銀行業的典範,甚至還被中共銀監會評為“明星分行”。正是這個“明星分行”卻十幾年如一日的造假。

資料顯示,2002年,王兵從其它銀行跳槽到浦發銀行成都分行就任該行“掌門人”,這開啟了它在浦發銀行漫長的造假之路。在王兵到任僅1年多後,浦發銀行成都分行就創下了“存款餘額達到近70億元,利潤8000萬元,人均創利100萬元”的優秀記錄,在它的“領導”下該行沒有出現過一筆“關注及以下”級別的不良貸款。此後,王兵就成了中共著名的“金融黑馬”。

從浦發成都分行向1493家空殼企業授信775億元的事實來看,這巨大的金融黑洞絕非一朝一夕之功,這是王兵等人苦心經營十多年的成功。作為地方銀行業的監管者四川銀監局卻長期不作為,為此中共銀監會對其下屬的四川銀監局相關責任人給予了處分。中共銀監會稱:“這是一起浦發銀行成都分行主導的有組織的造假案件,涉案金額巨大,手段隱蔽,性質惡劣,教訓深刻。”可見浦發銀行成都分行長期的瘋狂造假,令中共的風險恐懼症加重,同時也加劇了系統風險。

1月22日,中共《經濟參考報》發表文章稱,中國中鐵旗下的中鐵建工集團有限公司被指私刻國家機關印章,偽造、變造公文和證件,提供虛假資料和發布虛假誠信承諾,騙取南京一重大項目投標資格,“帶病”中標7億多元的建設項目。中鐵建工集團還被曝經常造假,2011年7月18日,中鐵建工因偽造、變造國家機關公文、證件和印章,被東莞市建設行政主管部門記不良行為一次。2017年3月20日,中鐵建工在湖北建築市場弄虛作假,被湖北省住建廳予以通報。2015年9月9日,中鐵建工因投標活動中發生嚴重不誠信行為,被記入不良信用記錄,並取消其在蘇州工業園區參加招標項目的投標資格……這就是中共黨企四處造假的冰山一角。

1月20日,寧夏石嘴山環保局被曝用“霧炮車”改善環境監測數據,卻將該局大樓噴成“冰雕”引髮網民嘲諷。此前,中共媒體也多次報導了空氣質量造假事件。2017年12月2日早上,西安氣溫零下2度,洒水車依舊洒水致道路結冰,導致38車連環相撞事故。當地環保局稱,洒水為減霾。2017年9至10月期間,江西省新余市飛宇、河南省信陽市南灣水廠兩個環境監測站點附近有霧炮車噴霧作業,干擾環境空氣質量監測。此外,北京、河北、福建等地環保局均出現過用霧炮車進行噴霧以改善空氣質量數據。

中共不僅空氣質量數據造假,GDP和財政收入數據也造假。2018年初,有中共地方政府承認自己的GDP長期造假。其中內蒙核減2016年規模以上工業增加值2,900億元,佔全部工業增加值的40%。而天津濱海新區則將2017年預期的1萬億GDP直接擠掉1/3,調整為6,654億元。2017年12月8日,中共審計署發布2017年第三季度國家重大政策措施貫徹落實跟蹤審計結果。審計發現,雲南、湖南、吉林、重慶4個省份的10個市縣(區)虛增財政收入15.49億元。其實GDP造假由來已久,2014年7月,中共巡視組對遼寧進行巡視後便指出,遼寧經濟資料存在弄虛作假的現象。事實證明,中共不但沒能阻止各省進行GDP造假,而且造假仍有蔓延趨勢。所以各行業四處造假,讓社會各種系統風險防不勝防。

一直以來,中共總要求企業或個人要講誠信,而自己卻在到處造假,卻在喪心病狂的迫害按照“真善忍”做好人的法輪功學員,甚至活摘他們的器官牟利。2001年1月23日下午,中共為給迫害信仰“真善忍”的法輪功學員找理由,通過央視集體造假的方式炮製了“天安門自焚事件”。在中共“自焚事件”造假兩周後,華盛頓郵報記者菲力普•潘發表了題為“自焚的火焰點燃中國的黑幕”的調查報道,揭穿了中共的造假謊言,令中共在國際社會上顏面盡失,信譽蕩然無存。

長期以來,中共都把按照“真善忍”做好人的法輪功團體稱為X教,如果信仰“真善忍”都是邪的,那誰才是正的呢?難道天天到處造假的中共才是正的?!消滅了“真善忍”中共就能高枕無憂?消滅了“真善忍”中共就幸福?消滅了“真善忍”中共的江山就能千秋萬代?消滅了“真善忍”中共就能由邪黨變正黨?實踐證明,一沒有了“真善忍”,中共就患上了風險恐懼症,它們恐懼造假帶來的一切後果,恐懼系統風險摧毀自己的政權,恐懼自己被黨內人斗死,更恐懼黨內無處不在的“兩面人”陰謀奪權。

從2012年以來,防政變與防範各類系統性風險就成為中共最為關心的問題。在金融領域,中共稱要“守住不發生系統性金融風險的底線”;在政治領域,中共稱要“對黨忠誠老實”,要“堅決防止兩面人現象”;在軍隊領域,中共稱軍隊要“聽黨指揮”,要“徹底肅清XX餘毒”……言語間,中共內心的焦慮與恐懼躍然紙上,四處造假使得中共患上了“風險恐懼症”,沒有絲毫信任環境的它們懼怕一切風險帶來的不安全感,而這種不安全感恰好就是中共造假猖獗,消滅“真善忍”的必然結果。

造假,本身就是中共起家的關鍵因素之一。靠著造假與謊言,中共成功顛覆了中國政府,成功的度過了一次次重大危機。現在經濟領域的假煙、假酒、假藥、假數據、假GDP、假業績足以摧毀中共的經濟秩序,遍布政治領域的“兩面人”,足以顛覆中共的最高領導人,也足以讓中共政令不出中南海。成也蕭何,敗也蕭何!現在中共面對四處造假,束手無策,所以中共的風險恐懼症愈演愈烈。失去了對神明的敬畏,誰又願意去堅守空洞的道德底線?沒有了“真善忍”的道德底線,中國社會的系統風險一定是防不勝防,這就是中共不得不面對的現實與恐懼。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李華 來源:Epochtimes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言論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