謝泳:傑出物理學家葉企孫饒毓泰的死 - ☀阿波羅新聞網
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存照 > 正文

謝泳:傑出物理學家葉企孫饒毓泰的死

在自然科學中,我對物理學有一點興趣,我對物理學本身是一竅不通,但我喜歡看有關物理學家的傳記,喜歡讀一點物理學發展史之類的書;在自然科學和工程技術的專家中,我總覺得物理學家的內心更豐富,他們對世界、對人類、對現存社會秩序總保持著關心和具備著責任,他們對人類文明的結晶永遠有熱情,對人的尊嚴、人的價值,對社會公正、言論自由等都很敏感,對戰爭對和平,對人道主義這些問題上形成的人類公認的價值標準,都有著令人敬佩的見識。從事純粹技術工作的人,很容易除了專業之外不再對其他事物保持熱情,但物理學家似乎是個例外,物理學家和現代知識份子似乎是天然一致的,像愛因斯坦、普朗克、奧本海默,還有中國的王淦昌、許良英等人,人們可以不懂他們的專業,但卻不能不懂他們這些人所努力追求的東西。

我在做西南聯大研究時,除了對當時人文學者的精神氣質很敬佩之外,對從事自然科學和工程技術的教授也有興趣,我一直想從他們當中找一兩個人來做個案分析,從中看看40年代那些專業與政治無關的教授對政治是什麼態度。我首先想到了葉企孫和饒毓泰,想到了他們的死。

葉企孫和饒毓泰是中國早期物理學發展中的兩個奠基人。他們同是留美的博士,後來主要從事物理學的教學工作,中國多數物理學家均出自他們門下。當年,他們兩人都有極高的社會地位,葉企孫在40年代還曾做過一段中央研究院的總幹事。國民黨離開大陸時,派飛機到北大、清華搶運教授,他們都在其中,但他們都沒有走。1948年他們倆都是中央研究院物理組的院士,這是當時科學家的最高榮譽。後來的經歷,我們就不多說了,到了“文革”,饒毓泰自殺,葉企孫重病纏身,凄然離世。葉企孫由於捲入一樁重大冤案中,很長時間受到迫害,曾被投入監獄。

葉企孫晚年十分凄慘。“當時不少人在海淀中關村一帶見到了這種情景:葉企孫弓著背,穿著破棉鞋,躑躅街頭,有時在一家店鋪買兩個小蘋果,過走邊啃,碰到熟知的學生便說:‘你有錢給我幾個。’所求不過三五元而已!”(劉克選、胡升華《葉企孫的貢獻與悲劇》,《自然辯證法通訊》1989年3期)而關於饒毓泰的死,一直諱莫如深,許多資料都不言他自殺身亡,而是含糊其辭,其實這有什麼可忌諱的,在那樣的年代,老舍、傅雷、范長江、翦伯贊、儲安平等等,自殺的人已經不可勝數了,多一個物理學家也不奇怪。吳大猷曾給饒毓泰寫過小傳,他說:“一生嚴正從無政治活動如饒氏者,亦橫遭侮辱,於10月16日(1968年)自縊於北大教授住宅。”(台灣《傳記文學》51卷3期)

葉企孫、饒毓泰後來都獲平反,但他們的死留給人們的印象是強烈的,一個連物理學家都容不下的環境,到底在哪裡發生了問題?

物理學家錢臨照曾把葉企孫和饒輸泰作過比較,他說:“他們兩人都很剛強,但饒先生像玻璃,雖然硬,卻容易碎,而葉先生像一塊鋼,不僅硬,還有Plasticity(塑性)。”(見劉克選、胡升華文章)。上海科學技術出版社出版過一本《一代師表葉企孫》的紀念文集,讓人們更多地了解了這位物理學家的一生,至於饒毓泰,至今還很少有人提起,饒先生有許多學生,他們該為自己的老師說幾句話。

(選自謝泳著《逝去的年代——中國自由知識份子的命運》,文化藝術出版社,1999年1月)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李華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存照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