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對比 > 正文

趙紫陽拒人幫助脫鞋 毛澤東要人幫助脫褲子

趙紫陽的女兒雁南和女婿王志華都回憶說,老人最不喜歡阿諛奉承的人。無庸諱言,即便是在上世紀八十年代,在黨的高級領導幹部中也有為了自己的位置拉關係套近乎的舉動。有一段時間趙紫陽睡眠不好,有個老幹部就介紹了某部的一位處長,說他會按摩,給很多領導人按摩過。趙紫陽說,那就請他來吧。但是這位處長只給趙按摩了一次,趙紫陽就不再請他來了。家人問起為什麼不要他按摩了,趙出人意料地說:“他竟然彎著腰給我脫鞋!我趕緊制止他,說自己來,自己來。”聽他這麼說,志華笑了,覺得父親真是少見多怪:“這有什麼呀!”

趙紫陽認真地說:“還沒有什麼?他是個處長啊!”

直至去世,趙紫陽也沒有過讓別人幫他脫鞋洗腳。當洗腳屋遍布城市的大街小巷,替人脫鞋洗腳按摩成為一項紅火的服務業的時候,他已經沒有行動自由權了。

有個故事說,蔣介石和副官談話,房間陰暗,蔣介石喊僕人把窗廉子打開。副官的位置靠近窗口,就自己起身去拉廉子。蔣介石很不滿意,說:“這是傭人做的事,你是國家的副官,怎麼能這樣不顧身份!”

在趙家聽到的這個故事我沒考證過,不知它真實性如何。假定確有這麼件事吧,似乎可以有多種理解。按照我們過去受到的教育,這可以認為國民黨蔣介石遵循封建禮教,上下尊卑不可逾越,與共黨提倡的官兵平等革命工作不分貴賤相比,是迂腐陳舊的等級觀念,是剝削階級思想。但從另一面來解釋,能不能說各司其職是一種基本的社會秩序?與自己身份不相當的舉動,恐怕就有了別的含義。趙紫陽可以接受處長按摩,卻拒絕他為自己脫鞋,趙紫陽大概認為,國家幹部就得有幹部的尊嚴,彎腰為上級脫鞋就過分了,就雜含了諂媚討好的動機。

趙家子女說,趙紫陽不喜歡別人殷勤服侍自己。他的公務員只負責每日的清掃,文件、書籍的整理都是老人自己動手。他會自己操作電視、錄相,甚至會定時錄相。足球世界盃賽的時候,他會把夜間的精采比賽用定時錄相錄下來供孫兒們有空時看。在家裡吃飯,他從來是自己起身盛飯、添湯。他的衣物自己收拾得井井有條。因為書房和別的房間不相連,他的最後一年,即使已經躺在按摩椅上不停地吸氧,依然自己起身倒開水。我見到他的時候,覺得他的生活甚至不如普通百姓方便。比如我們住在單元房裡,年邁體衰的老人召喚一聲,子女、保姆自然會把茶水送到老人手邊,這大概應該是許多老人都能夠享受得到的照顧。可是他沒有。

直到生命的最後,躺在北京醫院的病床上,他依然拒絕別人服侍,自己能做的事絕不求助於人。在他極度衰弱的時候也沒有讓別人餵食,直至2005年1月16日,他自己用顫抖的手一勺勺喝完最後一碗小米粥。

趙紫陽的一個親家也是位高級幹部,多年前已重病卧床,靠著各種藥物和器械維持著心臟跳動。趙紫陽多次對兒子、兒媳說,你們這樣千方百計地維持老人的生命,未必是他本人的意願,這樣活著有什麼意思呢!

趙家子女經常從父親的言行中感受到他的作人原則:人活著就要有尊嚴。這尊嚴既包括在舉世震驚的政治風波中堅持真理,在強大的權勢壓力下拒絕做違心的檢討,也包括身居高位時不接受諂媚,當階下囚也不企求憐憫。他尊嚴地走完了自己的一生。

聽趙紫陽的子女們講述這些小事,使我想起小時候的一個經歷。

五十年代初我們住在中南海,每天中午游泳池開放,大人可以帶一個孩子進去游泳。我們這幫小屁孩在食堂吃完午飯就等在游泳池門口,看見哪個大人沒帶孩子,就糾纏著蹭這個“名額”。後來聽說,幹部們的游泳時間結束後,毛主席會來游泳。我們那時候崇拜毛主席呀,能親眼見到毛主席那是多大的光榮和幸福!於是我們游完泳就在游泳場外賴著不走,在柵欄外等著看毛主席。有一天,毛主席真的來游泳了,他穿著一條白色的泳褲,在游泳池裡瀟洒自在地游著。小夥伴們目不轉睛地看著,興奮極了,大概都想著以後怎麼向同學吹牛。毛主席游完泳拉著扶梯上岸,這時只見跑過來兩個服務員,一個人用毛巾為毛主席擦乾身上的水,然後把一條大白浴巾圍在毛主席腰上,另一人彎下腰蹲著從浴巾里幫毛主席脫下游泳褲。

這個場景讓我們驚訝得目瞪口呆。我們那時候天天唱“幸福的生活哪裡來?全靠勞動來創造!”老師要求我們自己的事一定要自己做,毛主席怎麼還要別人幫他脫游泳褲呢?從這一剎那起,偉大領袖的神聖光環在我眼前一下子消失了。直到以後好幾年,我跟著大家喊“毛主席萬歲”的時候,還總有點張不開口。

隨後發生的事就更出乎意料了。毛主席裹著浴巾躺在游泳池邊曬太陽,還拿了本書看。又有個服務員給毛主席送來一杯茶,毛側身去接茶杯,裹著的浴巾就鬆開了……

眼前的景象把小夥伴們嚇壞了,女孩子們趕緊閉上眼睛,好像自己犯了大錯誤。大家面面相覷,一個年紀稍大些的孩子說:“今天的事,誰也不能說出去!”大家灰溜溜地悄悄散開了。後來,小夥伴們各散東西,好像都很自覺地把這天的見聞當做一個秘密保守著。

在關於毛澤東的回憶紀念文章里,我曾看到過一些關於這位領袖生活細節的描述,比如毛澤東登上天安門城樓主持開國大典之前,衛士幫他穿衣服系扣子;看戲時怕他被皮帶勒著腰不舒服,衛士幫他鬆開腰帶……不知道其他讀者怎麼想,我是很相信這些回憶的真實性的。

文革後我才有機會看溥儀的《我的前半生》,得知這位末代皇帝到了戰犯管理所才學著自己系鞋帶。那時候有點明白了,中國的帝王從穿衣到吃飯都是要人服侍的。而資本主義國家的總統似乎沒這個習慣,總統、首相不僅生活自理,自己開車、上街買菜回家做飯也不是新聞。

從領袖的生活小事聯想他是具有平等、民主的理念還是具有封建帝王專制的遺風,這是小題大作嗎?

2006年4月26日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zhongkang 來源:(大陸)欲曉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對比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