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軍政 > 正文

中共否認范長龍被查 前前後後竟然是這樣

——范長龍疑雲 中共否認友人辟「謠」 兒子失聯尚無官方說法(組圖)

中共否認前軍委副主席范長龍被調查。中共國防部新聞發言人吳謙星期四(1月25日)稱這類報道是“謠言”。阿波羅網記者調查發現,百度搜索引擎已經將此前未屏蔽的、關於范長龍被調查的報導刪除了。此外,中共官方並未出面否認香港東方日報報出的范長龍兒子失聯一事,只是微博賬戶“子弦夜談”發表署名為師子弦的博文披露,戰友范長龍的兒子“根本就不在外資銀行工作,兒媳也活的好好的”。

13日,推特“自由聯盟”賬號首先出現范長龍遭立案消息,說是紅二代圈子傳出來。

14日首先援引自家消息來源,報導范長龍遭立案審查的港媒《星島日報》,23日突然轉向,報導並肯定大陸微博為范長龍發表的闢謠消息,並迴避自己首先報道範長龍遭立案審查。

2014年8月31日在北京拍攝到的一副中國眾官漫畫撲克牌上的三位上將:許其亮、范長龍和常萬全。

中共官方為范長龍闢謠

據美國之音26日報道,中共國防部新聞發言人吳謙星期四(1月25日)在例行記者會上,有記者詢問范長龍是否在接受調查。按照路透社的英文報道,國防部新聞局局長、新聞發言人吳謙大校說:“至於這個……( rumor),我建議你看看1月18日解放軍報文章《用練兵熱潮作答勝戰之問》”。

吳謙推薦的這篇文章有句話:“2016年6月26日解放軍報報道,全軍實戰化軍事訓練座談會在京召開,中央軍委副主席范長龍、許其亮出席並講話,會議集中探討提高軍事訓練實戰化水平的重大問題,研究制定鍥而不捨抓實戰化軍事訓練的硬性措施。”

不過,美國之音認為,中共國防部網站上的《2018年1月國防部例行記者會文字實錄》和“實況錄播”,都沒有有關范長龍的問答。所以一時難以了解在上述引文中發言人吳謙所用的,被翻譯成“rumor”的那個詞到底是“謠言”“流言”還是“傳言”“說法”。如果是“謠言”,比較嚴謹的譯法是“false rumor”。

范長龍被調查的報導被刪除

此前,海外中文媒體大紀元的記者發現,大陸最大搜索引擎百度罕見沒有屏蔽范長龍落馬的消息,相關報道在大陸網上可以正常打開。如在百度上輸入港媒報導的《中央追打“軍虎”軍委副主席范長龍傳被查》的文章標題,立即出現61條相關消息。其中前一、二條是路透社的報道,且都能打開。

不過截至阿波羅網記者截稿為止,現今百度上關於范長龍被查的消息已被刪的一乾二淨。

星島日報前後不一致的報道

阿波羅網本周二曾報導《星島日報》關於范長龍前後不一致的報導內容。

14日《星島日報》首先報導稱,去年退休的前中共政治局委員、中央軍委副主席范長龍上將近日遭立案審查,成為郭伯雄、徐才厚之後,第3名落馬的軍委副主席。消息人士對星島日報透露,房峰輝被移送軍事檢察機關後,“牽出他(范長龍)不少事”,中共中央決定拿下范長龍。范長龍是繼郭伯雄、徐才厚之後,第3名落馬的中央軍委副主席,也是十九大後首名被查的副國級高層。

海外媒體紛紛援引星島日報做出跟進報道。

《星島日報》23日突然轉向,報導並肯定大陸微博為范長龍發表的闢謠消息,並稱該微博“子弦夜談”接受了該報採訪,其真名是劉文善,遼寧丹東人,和范長龍是1969年同時入伍,是共事多年的老戰友,雙方一直都有來往。

星島日報此篇闢謠報道中,隻字不提是星島最先報道範長龍被立案,隻字不提是星島報道房峰輝交代出范長龍。星島日報反而稱:“包括本報在內的多家境外媒體報道,七十歲的范長龍最近被調查。”完全無視海外媒體紛紛援引星島日報做出跟進報道的事實。

星島日報的闢謠報道說,劉文善所發的照片來自一個親友製作的電子相冊,“照片都是從戰友和范家親屬那裡傳出來的,他近期在海南。我每天都和他的家人聯繫。”被問及范家對傳言是否擔心,他回答“沒有,都挺好。”他還表示,通過范“身邊的人核實”,范長龍上月回過一次北京,參加全國政協茶話會,之後又回到海南過冬。

此次率先曝出范長龍落馬,而且是被房峰輝交代出來,而後又肯定范長龍戰友闢謠為真的《星島日報》,是從反共轉向親共的港媒之一。

2001年1月,一家以何柱國為主席的香港公司獲得了星島日報的控股權。而何柱國與北京關係密切,也是中共全國政協委員。

2003年7月,《星島日報》多次發表社論,支持中共政府就香港《基本法》第二十三條立法,正式意味其政治立場的改變,轉向親建制派。

范長龍兒子失聯被一微博網民否認

港媒《東方日報》在《星島日報》報導范長龍被調查後,不久就披露,范長龍在恆豐銀行任職的兒子傳已失聯,且恆豐銀行董事長蔡國華早前落馬,該銀行為范家洗錢的事不脛而走,估計范長龍凶多吉少。

18日東方日報又披露,今次清查行動中,中央軍委原副主席范長龍兒子任職的恆豐銀行是一個焦點,其董事長蔡國華已受查,當局空降董事長和總經理進行接管。

1月20日,新浪博客賬戶“子弦夜談”發表署名為師子弦的博文說:“戰友范長龍上將酷愛書法,……今天收到戰友發來的范長龍上將昨天(2018.1.19)書寫的‘精氣神’三個大字……”

作者還發表了范長龍夫婦的6幅照片,顯示範長龍正在享受退休生活,揮毫潑墨寫書法,還與夫人一同出遊。一張照片上寫著“2018年1月”,另一張上寫著“2018年元旦”。不過有些人認為這未必是近照。

另外文中還有多張范長龍和妻子在樹林中散步、遊玩的合影,照片中二人眉開眼笑。部分身著軍裝的照片,被特意打上2018年1月的日期。

師子弦1月19日也發表博文說:“我與剛剛卸任的這位軍委副主席是同年入伍的戰友。我們同在一個新兵連、又同在一個政治處和部隊工作多年,我和他的直系親屬也一直保持聯繫。……這位軍委副主席的兒子根本就不在外資銀行工作,兒媳也活的好好的。尤其說這位副主席已被調查,更是無稽之談。”

不過這次記者會上,並無人問及范長龍兒子的事情。至少,到現今為止,中共官方未就範長龍兒子失聯的事情做闢謠。

阿波羅網孫瑞後報道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秦瑞 來源:阿波羅網孫瑞後報道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軍政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