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好文 > 正文

顏丹:甲骨文被娛樂化讓中國人失去了什麼?

若非在遠古的中國,人們迫切的想要了解「天意」、順應「天象」,即「天文」,又怎會模擬天造化的自然萬物而創造出能記錄「天意」、反映「天象」的文字呢?若非世人獲得了非比尋常的「天機」,並急於想要將其保留、承傳,又有何必要在實現了基本的語言溝通之後,再創造另一種方式來記錄語言呢?

甲骨文(網路圖片)

最近,一家陸媒的新聞版出現了一篇類似商業廣告的文章。該文隆重介紹了被稱作是“全球第一套甲骨文涉及字型檔”的“漢儀陳體甲骨文”。

僅看這個名字,就讓人覺得有些誇張。該字型檔的設計者在報導中說,“以往字體設計主要是美術字設計……或者是注重閱讀的實用字型檔,比如宋體、黑體”。但需要指出的是,這些“體”都是按照字的書寫樣式,而非設計者的姓氏來命名的。設計“宋體”的人不姓“宋”,設計“黑體”的人也不姓“黑”。電腦上所有可用來書寫漢字的那些“體”的軟體開發者,也沒把自己定義成“全球第一漢字字型檔”的設計者。

或許,這個“甲骨文涉及字型檔”的設計者有所不知,作為漢字、甚至是歷朝歷代傳統漢字的起源,甲骨文與後來的漢字存在著明顯的差異,它很難被設計成各種不同的書寫體。其原因與甲骨文本身所具有的特性有關。

對於甲骨文這個“形象化表意的圖畫”,有學者歸納了如下三個特點:其一、圖畫性強、不完全定型,像形字和會意字的比例較大;其二、由於刻契在堅硬的甲骨上,所以筆劃細瘦、多方折;其三、字體大小不一、疏密不均、參差不齊。

可見,甲骨文與後來的漢字在書寫上所表現出的最大差別是,前者由變化的線條構成,後者則由固定的筆劃組成。既然甲骨文具有線條般的流動性,又怎能以某種固定的書寫模式將其固化呢?一旦被固定,那也就只能“像”甲骨文,而非“是”甲骨文了。

然而陸媒介紹稱,這款“漢儀陳體甲骨文”卻要“通過研究數學與幾何審美創造一個網格,從中誕生具有幾何審美的甲骨文字”。聽起來很新鮮,但這樣做既無法表現甲骨文完全不同於筆劃固定的漢字的獨特性,對古老文字的刻意改變也是一種不敬的行為。更需要指出的是,只在字形上做文章,會讓不了解中華文字起源的中國人,越來越漠視、淡忘漢字背後所承載的更為深刻的內涵。

有資料顯示,“因殷商的覆亡,漢字的陣容隨甲骨文一道蒙塵三千餘載,使後人不得窺其全貌”;“甲骨文完全符合‘六書’(即‘像形、假借、指事、形聲、會意、轉注’),而金文特別是籀文,大篆,大多違背‘六書’”,而“小篆字形背離‘六書’的情況就更嚴重,很多都完全無從解讀形、義、音”。

這段史料所傳遞出的一個重要訊息同樣是,甲骨文與後來的文字,即便是古老的金文、篆書,都存在著諸多不同。此外,也需要指出,後來的文字看似也有不同的“體”,但它所表現的不僅是“書法”這種藝術形式,更是一個時代或朝代所彰顯出的社會風貌以及人文特徵。

當我們已習慣性的把“漢字”掛在嘴邊時,或許從未曾留意,“字”的前面其實還有“文”。文才是字的先祖與起源。正如“文字”一詞,“文”在先,“字”在後。這與《易經·繫辭》與《說文解字》中所說的“黃帝之史官倉頡初作書,蓋依類象形,故謂之文。其後形聲相益,即謂之字”十分契合。

既然“文”在“字”之前,那麼“文”表現的又是什麼呢?有資料顯示,“在傳統上,‘文’與‘像’孿生而存在。文有天文、人文;像有天象、人間萬象。文是用來描述像的言說,像是用像形的文來教化天下,傳達真理大道,表達天心人意”。

由於漢文字是“獨一無二的像形,表音,會意文字”,結合“文”與“像”的關係,我們就不難看出,漢字除了表示讀音、表達人意之外,更重要的是為了傳達“天心”,即人們常說的“天意”。

若非在遠古的中國,人們迫切的想要了解“天意”、順應“天象”,即“天文”,又怎會模擬天造化的自然萬物而創造出能記錄“天意”、反映“天象”的文字呢?若非世人獲得了非比尋常的“天機”,並急於想要將其保留、承傳,又有何必要在實現了基本的語言溝通之後,再創造另一種方式來記錄語言呢?

出現在古老的典籍中,以各種“體”來記載的“人倫綱常”被人無比崇敬的稱為“天倫”,也足以證實,古老的華夏先民想要通過文字來記錄,以便世代都有參照、不會丟失、遺忘的東西,往往都被認為是來源於天的珍貴恩賜。

對於至今被發現的中國最古老的文字——甲骨文,由於它所承載的正是“天意”、“天命”,因此也同樣該得到後人的敬仰與尊崇。又怎能隨意的被膚淺化、娛樂化呢?然而,如今陸媒所介紹的那個“陳體甲骨文”甚至還被做成了“手機表情包”,以供大眾消遣、娛樂。

且不說幾個“表情包”所能展現的甲骨文十分有限,將其進行“幾何化”處理也失去了原汁原味;經電腦設計後,這些字體的形象都發生了明顯的變化。更有意思的是,其中使用的“神”字居然還不是甲骨文,而是金文。

這種有意無意的張冠李戴,其實已到達了破壞的目的。對此,我們更應該認識到,這個團隊對包括甲骨文在內的漢字本身的無知,以及不少中國人同樣所擁有的這種無知,都源於中共黨魁毛澤東廢除正體字,即“繁體字”,改用簡體字的瘋狂舉措。

有資料顯示,“行簡化字,只是中共消滅中華文化總計劃的一部分”,“廣大大陸民眾不認識正體字,只知馬列毛語錄,只知共產黨”。“不能閱讀古籍經典”,也就“不知中國歷史還有許多至聖先賢,不知中華文化的精髓為何物”。這樣的中國人自然也懂不了甲骨文的深奧與玄妙,自然也會以為那個“甲骨文字型檔”里裝的就是真正的甲骨文了。

至此,追逐利益的商人可從中牟利,但今時今日的中國人卻與上天所傳遞的“天文”、“天道”越來越背離。聽不懂天機、天意,也就得不到上天的保護和庇佑,那麼中國人又如何能找到通往幸福的坦途與大道呢?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來源:DJY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好文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