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民生 > 正文

農村小伙城市買房心酸史

從那天起,我就在心裡默默的發誓,買房借錢是我的第一次,也是最後一次。我一定要實現財富自由,讓他們不再為我操勞,我要扛起自己的責任,不辜負他們。

首付的錢在哪裡?

1

我是土生土長的農村小孩,爹娘都是與黃土地打了一輩子交道的泥腿子。

慶幸的是,我考上了名牌大學,畢業後並沒有回到家鄉,帶領全村的人民致富。而是選擇留在離老家最近的城市打拚。不是我不想回去,是爹媽不讓我回去。

畢業後,我兢兢業業的堅守在自己的工作崗位上,沒有絲毫的懈怠,生怕丟了這份工作。因為,我起點比別人低,只有努力,努力,再努力,才能趕上別人的步伐甚至是超越。

每天,早上六點四十起床,為了鍛煉這個早起的習慣,我把鬧鐘從六點十分,每隔五分鐘響幾次,一直響到六點四十才起床。可見,我是有多麼的困。

晚上,有時候要忙到十一點,甚至更晚。無所謂了,反正年輕就是資本,咱有的是精力消耗。也不知道,我那天突然倒下,真的很擔心自己的身體會垮下去。

有時候,為了省錢,桶裝速食麵已經成了家常便飯。導致我現在只要一看到它,就噁心反胃的不行,也不知道這樣的生活什麼時候是個頭。

2

就這樣打拚了三年,有了一點積蓄,我本應該是高興的。可是,這個城市的房價蹭蹭的往上漲,像莊稼地的禾苗一樣,一天比一天高,不是幾十幾十的漲,而是成百成百的漲。

那時候,我們每天上班第一件事,就是關注房價的動態。然而,它並沒有顧及考慮到我們的感受,像一個調皮搗蛋的小孩子任性的猛長。

連續一個月的失眠,愁的我頭髮都白了幾根。我非常非常想買房,當時的房價已經漲到一萬塊錢一平,憑我的積蓄,勉強只能買起一個衛生間,更別說首付了,要交全款的百分之二十。

我當時省吃儉用存了五萬,思慮再三,迫不得已只能給家裡打電話了。爹娘聽說我要買房,高興的合不攏嘴。

第二天,他們一大早就趕過來了,我帶著他們去吃早餐。他們死活不肯,說什麼浪費錢,就吃著自己帶著的冷饅頭,喝了幾口涼水,算是填飽肚子了。

娘把一個紅色有褶皺的存摺,遞到我手中,囑咐道:“多多,這可是我和你爹大半輩子的積蓄,你也甭嫌少,裡面一共有七萬塊錢。”

“是啊,你爹我也沒啥本事,泥腿子一個,剩下的要靠你自己了。”

我紅著眼,看著他們兩鬢斑白的頭髮,淚水不由自主的在眼眶打轉。我本想拒絕,可是,沒有辦法,只能接住。以後努力掙錢,把他們二老,接到大城市過舒適的生活。

3

爹娘的七萬加上我的五萬,一共是十二萬。在他們來之前,我已經去轉過好幾個樓盤。各個樓盤的價格基本上都差不多。他們的區別就在於周邊娛樂設施配套,學校教育的配套,交通是否便利,樓盤開發商的實力如何,房間是否通風,向陽等等。

對比之後,我選擇了幸福里小區。由於當時缺錢,在樓盤預售的時候,好位置已經基本選完了,我只能在瘸子里挑將軍,讓置業顧問給我留了一個十九層的一套房,兩梯四戶,南北通透,屬於小三房,兩廳,兩個陽台,面積是一百平。

置業顧問李小姐給我說,這個房子只能給我留三天(已交定金一萬),如果三天之內不簽合同交首付,房子只能買給別人。因為,現在買房子跟打仗似得,必須爭分奪秒。

所以說,我要在三天之內,湊齊房子的首付二十萬,再加上稅,基本上是二十二萬左右。還有兩天的時間,我還差十萬,真不知道該怎麼辦。

4

這兩天,我瞞著爹媽四處跑動。我首先想起了自己同事,大家平時關係都不錯,最起碼我能借個七八萬是不成問題,我是這樣想的。

我先去的是張強家,他是典型的富二代,家是本地的,自己不愁吃穿,還有自己的房子,這小子應該能借我點。

為了顯示自己的誠意,我親自去了他家一趟,都中午十二點了,這小子還在家睡大覺。我敲開他的大門,對他說明來意後,他先是一愣,隨後抱怨的說道:“你看我這幾個月也是窮的叮噹響,昨天給小慧買了個鑽戒花了我八萬,我心現在還疼呢!”

我一聽這,心是涼了半截。但是,我並沒有打算走,就死皮賴臉的求道:“強子,我交了一萬定金,售樓部要求三天交齊首付,我還差十萬。如果交不齊,那一萬就打水漂了。”

“你真是衝動,湊不齊錢,還買啥房子。”他不冷不熱的說道。

我被嗆得說不出話來,想想我們平時的關係還不錯。本想他能幫一把,沒想到還倒打一耙,說風涼話。

“嗯,我是有點衝動!”我順著他的話接下去。

說完,扭頭就走了,眼裡有點淚花。但是,我強忍住了。之後,我不放棄,厚著臉皮又去了李姐家。

5

李姐是我的主管,平時人和藹,待我又不錯,有時候還時常幫助我,就像我的大姐一樣。

當我去到她家的時候,她正在做飯。我把買房差點錢的事告訴她。她認真耐心的聽著,隨後說道:“多多,你也知道,我家孩子現在正吃奶粉,身體也弱,一個月好幾千,老人又經常住院。真是上有老下有小,姐我的日子過得也緊巴巴的。”

我聽了只能默默的點頭,說道:“姐,那你先忙,我先回去了。”

“多多,再坐一會,馬上要吃飯了,留下來吃個便飯!”她站起來挽留道。

“不了,姐,我再想想辦法。”我說著,轉身走了。

出了李姐家,我一個人走在大街上,打開手機翻著通訊錄,不知道該打給誰,一遍又一遍的划著手機屏幕。我真的是不敢再打電話了,我害怕因為錢,大家都變得陌生了,不再像以前那麼親密。

可是,還有一天半的時間,我去那裡湊齊這十萬,這簡直對我就是天文數字。我不甘心的又翻著通訊錄,停留在了裴佩的名字上。

6

裴佩是我部門的文員,家也是本地的,小資一個,屬於拆二代,文員的工資,還不夠她買化妝品,平時跟大家的關係相處的也很融洽,絲毫沒有大小姐的脾氣。

我心裡忐忑的往她家走去。到她家的時候,她正在敷面膜,我張了張嘴,怎麼也開不了口。她見我扭扭捏捏,就大大咧咧的說道:“多多,有什麼事,趕緊說,平時你可不是這個樣子!”

“我,……我……!”我支支吾吾的憋出幾個字。

“趕緊說,我一會出門,還要跟閨蜜約會,別耽誤我時間!”她拍著面膜,催促道。

我心一橫就把買房缺錢的事說給她,她聽了後,問道:“差多少?”

我慢慢的伸出十個手指頭,然後小心翼翼的看她反應。她直接站起來,去拿自己的包包。

過了一會兒,遞給我一張銀行卡,說道:“多多,這裡面有四萬,你拿去吧,我只有這麼多了。”

我一時間不知所措,直接愣住了。誰知,她把卡塞到我手裡,又匆匆的去撕面膜了。

還差六萬的首付,我走在街上,胡亂的翻著手機,開始給部門的人打電話借錢。我們部門一共有十八個人,我只能厚著臉皮,不管平時關係好與不好,都通通的打過去。

然而,收到的回復,不是“我這個月手頭太緊了”,就是“我現在也沒錢了”,還有“你再問問別人”類似這種推脫的話。

一圈電話打完了,一毛錢都沒有借到。我只能拿著四萬快錢先回家了。

7

交首付最後一天的時候,還差六萬。我迫不得已只能給我的大學同學打電話。宿舍六個人,有三個人和我在同一城市,平常大家因為工作忙,都不怎麼聯繫。

我先給華子打的電話,大家互相寒暄了一陣後,我就把買房的事告訴他。

只聽他在電話那頭,高興的說道:“多多,這一年多不見,你都買房了,真是牛逼啊,我得向你學習。”

“你甭損我了,我要是能買的起,還借錢嗎?”我反問道。

“那是,那是!你說,我們同一年畢業,為啥你就能買房,我還在這苦逼的奮鬥,老天真是不公平啊!”他侃侃而談道。

“你要努力,麵包會有的,牛奶也會有的!”我安慰他道。

隨後,我們在電話里聊了一個小時,就掛了電話,借錢的事就黃了。明明是我向他借錢,卻成了我安慰他。

我想想心裡都氣,這傢伙就是不想借我錢。時間不允許我多想,就接著給馬克思打電話。

他說他自己也沒有多少錢,有一張信用卡裡面有三萬塊錢,讓我拿去用。我打著計程車過去,兩個人問候了幾句,我就走了。

8

信用卡我一般是很鄙視的,基本不用,甚至都不曾辦理,一張信用卡也沒有,沒想到這時候卻派上用場了。

還差三萬,眼看著首付要湊齊了,我激動的撥通了臭臭的電話,聽聲音好像還在睡覺。

“多多,這一大早,也不讓人睡個安生覺。”他懶洋洋的說道。

“我去,這都幾點了,十一點,真是服氣你了。”我佩服的說道。

“有什麼事快說!”他有點不耐煩的說道。

“事情是這樣的!”我說著,就把買房差錢的告訴了他。

嘟嘟嘟的幾聲響,這貨直接把我電話掛了。我火冒三丈的差點把手機摔了,什麼狗屁大學室友。

後來,他一個勁的向我道歉說,那天可能是信號不好,自己手滑不小心掛斷了之類的理由,我都是“呵呵”一笑。

下午兩點的時候,我和爹媽來到售樓部,李小姐熱情的招待了我們。但是,我的心猶如熱鍋上的螞蟻,團團亂轉。因為馬上要簽合同了,我還差三萬。

9

我瞞著爹娘又焦急的打了一圈電話,猶如石沉大海,沒有效果。我急的雙眼通紅,眼淚差點掉出來。

娘看見我,不停的問我。最後,實在是沒有辦法,我就如實的給他們說了。

“那你咋不早說,我現在問問你姑,看她能借點不?”我爹埋怨的說道。

我姑是出了名的摳門,她能借我們家錢,除非太陽從西邊出來。於是,我就上前阻止道:“爹,別打了,我再想想辦法。”

他是倔脾氣,不聽我說,就撥通電話說道:“大蓮,我是你哥,多多買房子,還差三萬,你看能不能幫襯一下!”

“哎呦,大哥,我家現在是什麼情況,你又不是不知道,我還想借你點錢!”大姑酸溜溜的說道。

“今天最後一天,不然房子沒了,定金也沒了,算大哥求你了!”我爹語氣懇求道。

“大哥,真沒用啊!我們誰跟誰,我要是有,甭說三萬,就是十萬,我也不含糊!”她信誓旦旦的說道。

“你借三萬,到時候我還你四萬!”我爹咬了咬牙齒說道。

“真的沒有,大哥!”她拒絕的說道。

掛了電話,爹不放棄的挨個打電話,我看著他焦急的模樣,兩鬢的白髮,還有頭上隱隱滲出的汗珠。

我實在是不忍心,撲通一聲跪在他面前,哭著說道:“爹,我不買房了,我們回去吧!”

“多多,我再打一遍電話,你哭啥,起來!”他按著電話,聲音沙啞的說道。

“你別打了,我不買了。我們回家吧,是我無能!”我抱著他嚎啕大哭道。

“好了,多多,有爹在呢!”他拍著我安慰道。

隨後,他繼續打電話,我趴在他的懷裡,聽著他一次又一次的求人,我的心彷彿在滴血,我真的很後悔買房。

也不知過了多久,他高興的含著淚花說,錢借到了,一會就打過來。可是,他借的是村裡的高利貸,利滾利啊。

首付湊齊了,簽完合同,我和爹娘走出售樓中心,他們都很高興。可是,我卻無論如何也高興不起來,心裡始終有一塊大石頭,沉甸甸的。

從那天起,我就在心裡默默的發誓,買房借錢是我的第一次,也是最後一次。我一定要實現財富自由,讓他們不再為我操勞,我要扛起自己的責任,不辜負他們。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來源:幸福里小區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民生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