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言論 > 正文

陶傑:讀歷史 知規律

浸大那兩個學生,講粗口罵教職員,本來在道德上輸一役,豈知大學校長卻下了停學令,兩學生得到同情,危機迅速升級。

中共官方插上一腿,環球時報將其中一個須去廣州實習中醫的學生定性為港獨,即刻引起愛國五毛之凶殺恐嚇。廣東中醫學院的教師,知道中國政治的厲害,還將這位同學連夜護送回香港,浸大卻全無表示。

中國人的政治,無中生有,小事化大,其熱衷講的“上綱上線”,是小農基因的慣性。

此兩學生即使態度有改善空間,只是反對浸大將“普通話考試及格”定為“畢業標準”,不過中國人之誅心“文化”,動機審判,無限延伸。浸會是基督教大學,若要強制測驗,優先應該是聖經知識,但如果浸會大學將聖經知識測試及格,列為畢業必須條件,而如果你反對,以西方邏輯思維,不表示你閣下反對基督教,並同時是撒旦的支持者。但中國人喜歡這樣演繹。難怪所謂文革,為此一民族之獨家專利。

中方對兩名香港學生於校政之抗議,單方審判、裁決、定性為“港獨”,浸會大學全盤接受,隨即企業僱主不敢僱用,怕惹麻煩。這兩個學生接到死亡恐嚇,愛國激進份子即可予以“殺無赦”之制裁。

若此時爆發中國之對外戰爭:或朝鮮半島須參戰,或中方攻台,美國參戰,中國即可以戰爭狀態,非常時期為理由,凍結一國一制,以“纖滅港獨”為理由,全國法律,實施香港,在香港恢復死刑,大開殺戒。

這是“革命政權”的行為規律。一九五一年韓戰,中國同時在國內“鎮壓地主反革命”,趁勢將國民黨殘餘和地主階級殺了三五百萬。一七九三年,歐洲各國皇室對共和法國宣戰,法國的雅各賓政府即在國內展開恐怖時代,加速將三萬貴族送上斷頭台。一九四〇年,英國對德宣戰,德國即開展歐洲猶太集中營的種族滅絕。革命的專制政權,在戰爭時的情緒不安、焦慮、恐懼,會擴大為極端的報復仇恨。

大陸網路極右民族主義之情緒洗腦系統工程,二十年來已經準備就緒,也就是說,乾柴堆已經搭好,正等待一場戰爭的大火。那時燒起來,要殺的所謂港獨分子,名單就不止十多個,可以是十來萬,或無限株連之三數百萬。

香港的中環精英,平時講究飲食,嘻哈享樂,做生意炒股票很精,不讀歷史。沒有見過這種大場面,不過他們不必擔心,很快就有機會,補上這一課。

閣下還記得年前本版,有北上搵食的香港文人,點名香港的一兩個異議的文化評論人,學了大陸的無限上綱,硬說是鼓吹港獨?這種定性,交給誰看?為何要及時駁斥?幾年之後,嘿嘿,明白了吧?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李華 來源:蘋果日報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言論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