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中國經濟 > 正文

等了46年:美國終於被逼出手了!

最近這兩天的達沃斯論壇很火!全世界政經頂級名流聚會,除了曬妻、天價飯局、門票、身家對比等小報新聞,嚴肅、枯燥的政經討論當然還算是主流,貿易全球化和反全球化之爭仍然是主要焦點,甚囂塵上。

三千名流齊聚達沃斯,為未來大國經濟進行頂層設計的第一智囊的講話在世界引起大討論。改開40周年,特別是在加入世貿的16年里,大國利用自己的人口紅利、廉價資源和土地,承接了世界第五次全球產業大轉移,風雲際會,天一生水,大國無疑是全球貿易自由化的最大贏家,短短十年間成為世界的工廠。如智囊所說,未來改開的力度會超出世界想像?還是撤退速度會超出世界想像?很多人都在討論,在猜測。

不論是在瑞士達沃斯小鎮,還是在社交網路上,“功守道”大師馬雲都成為了最受關注的焦點。在全世界範圍內,對馬雲的關注度甚至已經超越了蘋果公司的庫克、微軟的比爾蓋茨。twitter等海外社交媒體上,“馬雲語錄”正在流行,一句“如果貿易停止,戰爭就會開始”刷屏了歐美媒體。

傑克馬自然有自己的分量,但是如果上升到國家層面,他的分量就顯得微不足道,也就是一個傳聲筒。傳的是什麼聲音?當然是反對貿易保護的聲音。

筆者認為,作為加入世貿組織最大的受益者,繼續通過這種自由貿易平台為自己賺取天量的外匯,對外展示實力,對內加強管理,無疑更符合這個龐大經濟體的利益。

那麼,為什麼要選在這個時候通過官方(智囊演講)、民間(傑克馬)如此密集發聲造勢,聲援全球化?當然有所指。

導火線——全面惡化的雙邊貿易

“不想當將軍的士兵,不是好士兵。”“不追求貿易順差的國家,不是好國家。”在亞當斯密和大衛李嘉圖構建的“比較優勢進行貨物交換實現雙贏的”世界貿易理論指導下,現代民族國家在進行貿易的同時,基本都在追求順差,力求在外匯儲備、資本流入、國內就業等方面佔得先機。中美都不例外。

2017年春天,美麗的佛羅里達海湖莊園迎來了歷史性的會晤。旨在縮減、消除美國貿易逆差的“百日計劃”正式出籠,核心其實就是協商通過什麼方法來增加美國對大國的出口,目的是解決中美貿易失衡的問題,以避免全球最大的兩個經濟體之間爆發全面的貿易戰。

要在一百天內,明顯縮減或消除3500億美元的貿易逆差,談何容易。所以百日計劃從一開始,就是一個急功近利、註定無法完成的計劃。對美國而言,川普(特朗普)剛上台,需要大國給出承諾,兌現其競選時候的諾言,給選民一個暫時的交代;而對大國而言,就是三十六計中的“緩兵之計”。“百日計劃”再急切,談判再艱難,也總比跟美國這個最大的外匯來源“金主”打貿易戰好,這可不是大國願意看到的,最終接受“百日計劃”。

然而,一年時間過去了,情況到底怎麼樣?剛剛過去的2017年,大國對美貿易順差擴大至2,758億美元,這超過了2015年創下的2,610億美元的此前最高紀錄。

不過,這一前最高紀錄是大國的數據,美國的數據則顯示,2015年對大國的貿易逆差達3,670億美元,今年也同樣超過了這一歷史最高紀錄。計算方法不同導致大國給出的貿易數字與美國給出的不符,但是“百日計劃”後美國對華的貿易逆差不降反升是已是不爭的事實。

世界圍剿打響貿易戰的第一槍

“天子之怒,伏屍百萬,流血千里。”川普威脅鑫(金三)胖的雷霆怒火已經發作了。一再揚言打擊不公平貿易、徵收懲罰性關稅的川普終於按奈不住,祭出了針對大國的單邊貿易制裁法案等系列致命組合拳,空前嚴厲。

2018年1月17日,川普在白宮接受路透社專訪時揚言,考慮在知識產權保護方面對大國進行一項巨額“罰款”。其依據是美國的“301條款”,川普宣稱:“我們在說的是你連想都沒想過的數字”。作為大國最大的出口市場和世界最大的知識產權所有國,美國要這樣做是輕而易舉的。這對於沒有知識產權保護,靠模仿和山寨起家,至今也沒有完成產業轉型升級的大國製造來說,無異於是滅頂之災。

這還不算完。1月22日,經川普批准,美國啟用塵封已久的單邊貿易工具“201條款”,對進口洗衣機和光伏產品加征“保障性關稅”。美國貿易代表署公布,美國將對外國生產的太陽能設備課以最高30%的關稅,對進口洗衣機課以最高50%的關稅。

1月22日,美國商務部長宣布,美國正在對大國鋼材和鋁材進行國家安全調查,調查啟用的是“232條款”,川普將在4月底前做出制裁決定。此外,川普可能採取的貿易制裁措施包括加征關稅、限制投資、收緊對華出口管制等。

針對洗衣機、光伏和鋼材、鋁材等大國出口的主打產品單邊徵收懲罰性關稅,無疑將這些產品擋在了美國的國門外,美國已經打出了貿易戰的第一輪子彈。

更為可怕的是,原產地標準開始被美國使用,用來在貿易中打擊大國。2017年12月,美國商務部宣布對來自越南、原材料為大國的鋼鐵產品徵收高額進口關稅。其中,對冷軋鋼將徵收531%的反傾銷稅和反補貼稅,對耐蝕鋼將徵收238%的反傾銷稅和反補貼稅,高額稅率意味著上述兩種產品將徹底退出美國市場。

“項莊舞劍,意在沛公”。此次涉案產品雖然是越南生產的,但是原料來自大國。2016年,大國向東盟出口鋼材3893.75萬噸,占我國鋼材出口總量的35.89%,而越南是大國鋼材出口東南亞的主要目的地。

此案中,美國又一次藉助原產地規則在看似對他國產品實施貿易限制措施的同時打擊了大國產品的出口,特別是已經直接受到美國貿易限制措施影響的大國產品,想再藉助三角貿易形式間接實現輸美的目的更難實現,這等於給大國產品上了雙重“緊箍咒”,讓大國產品“腹背受敵”,借船出海的年頭被徹底打斷。

得理不饒人一直是川普政府的特色,更直白的話已經說出來了。美國貿易代表署在其後兩天發表大國履行世貿承諾報告也指出:世貿組織規則“不足以制約中方扭曲市場的行為,美國支持大國加入世貿‘顯然是錯誤的決定’”。

筆者認為,這樣的表達基本上宣告:中美貿易已經走到了懸崖邊緣,一場赤身肉搏戰已經打響了,均無退路。

無獨有偶。不管是美國“退群”前的TPP,還是由日本主導形成11國的CPTPP,在原產地規則上都奉行促進區域供應鏈、確保締約方而不是非締約方成為主要受益者的原則目的只為排斥大國商品。1月23日,日本官員稱,在美國退出一年之後,《跨太平洋夥伴全面進展協定》(CPTPP)的11個成員國最終在日本東京完成談判,將於3月8日在智利簽署協定。繼美國後,日本領銜的環太平洋11國也正在加入對大國的貿易圍剿。

2017年12月歐洲議會通過了歐盟反傾銷調查新方法修正案,標誌著歐盟打造的新反傾銷法走完議會立法程序,可能按計劃於今年年底前付諸實施,這個尚方寶劍明顯是針對大國舉起的。

美日歐三方合理,大國避無可避、退無可退。

入世16年——紅與黑

相對於這些單項制裁,不和你玩了才是最根本的危機之源。繼歐盟、日本否定了大國市場經濟地位後,去年底,美國也否定了大國的市場經濟地位。美國認為,當年中國為加入WTO曾做出過一系列承諾,16年之後,幾乎完全沒有真正兌現!

美日歐在2001年大國加入世貿組織時破格錄取,允許其有15年的市場經濟過渡期,算是網開一面,希望通過自由貿易,讓中國徹底融入世界的主流。

然而,從2016年12月11日零時起,大國入世保護性過渡期正式結束。15年的過渡期已滿,三大經濟體以“沒有兌現入世承諾”為由,一致否決了大國市場經濟的請求,全部打了差評。

一旦被貼上“非市場經濟”標籤,使得各會員國有權取消對大國的“最惠國待遇”,並更自由地以“反傾銷”的名義對大國商品加征各種高關稅。這對於被高房價、高人工成本、高稅收打壓嚴重受傷的出口型企業來說,無疑是雪上加霜。這也意味著,大國正在被排除出世界體系之外。

大國很清楚,過去16年是靠什麼在積攢財富。16年前,大國以一系列承諾,打開了世界貿易組織對大國緊閉的大門。短短10年之後,大國就發展成為世界製造中心,成為全球第二大經濟體,成為世界第一大貿易國,成為世界第一大吸引外資國,成為財大氣粗的世界第二大對外投資國。

2001年,大國的進出口貿易總額只有區區0.51萬億美元,2015年這一數字為3.96萬億美元,幾乎是入世前的8倍之多。2001年,大國外匯儲備僅為1600億美元,2014年6月底達到39932億美元的最高峰,而這些基本上都是對美貿易順差所積累下來的家底。沒有入世帶來的貿易大爆炸,沒有對美國天量的貿易順差,就沒有如今以外儲為基礎的強大的國力和金元外交的節節勝利,在國際上出手也絕對不會如此闊綽。

誰受益誰心裡最明白,所以,這也是為什麼美國要退群,大國叫嚷得最凶的原因。

筆者認為,其實滿打滿算,大國人擺脫節衣縮食的拘謹日子,也就是加入世界貿易組織以來這16年的時間。16年之前的52年時間內,他們不是在忍飢挨餓,就是食不果腹、不能溫飽。如果從這個角度看,很多人今天滅掉這個、明天抵制那個的言論和行為,顯得異常短視和可笑,數典忘本。

可怕的是這種夜郎自大的民粹情緒不僅瀰漫在民間,更在身患軟骨病的精英知識階層發酵。

1月25日,清華大學胡鞍鋼院長稱,大國經濟實力、科技實力、綜合國力已超越美國,居世界第一……對於這樣的描述,這裡不想多作評論,只是這樣的無表達,你到底是在黑美國還是黑中大國?

美元假摔,收割機隨後!

新年開始,美元一路狂跌,人民幣狂飆猛進,小粉紅們都在叫囂“美帝藥丸”,人民幣取代美元“指日可待”。各路媒體開始捧臭腳,統計去年換100萬美元虧了多少萬人民幣。

看到這裡,筆者也只是一笑置之。“天予不受,反受其咎”,利用新年的額度,默默地再換一些(不過,是不是容易兌換還得打個問號!),順便感謝下央媽的鼎力相助。

自從大國融入世界貿易體系以來,外商投資和貿易順差瘋狂湧入,大量廉價的美元,已經成為大國貨幣發行的錨,最高的時候比例高達80%以上。

儘管這兩年外資撤離,外匯占款不斷減少,大國的貨幣還是有高達60%以上是建立在美元的基礎上。沒有美元作為信用背書,人民幣的發行會失去標尺和基準,陷入印鈔機加班的狀態,人民幣的國際化也就是一個笑話。

所以從這點上來說,筆者認為,大國入世的十六年,是貿易和匯率全面融入美元體系的16年,不管是人民幣信用的建立還是升值貶值,都是建立在美元的基礎上,真正有價值的是人民幣後面的背書貨幣,特別是在當前以房為錨的貨幣發行趨勢越來越明顯的情況下,美元的價值更是毋庸置疑。

筆者一直認為,自去年年終開始至今的美元下跌,並不是因為美國經濟的基本面出了問題,相反就業率、收入及通脹等經濟數據異常強勁。按照正常邏輯,經濟基本面良好,加息縮表加速推進,美元指數應該是一騎絕塵,為何還跌跌不休,美指跌破90心理大關呢?唯一的解釋就是弱美元符合美國的利益,不管是美國改善貿易赤字,還是為美元迴流提供時間窗口,都需要弱美元。

在瑞士達沃斯論壇上,美國財長努欽公開為美元的下跌點贊,稱“短期美元走弱對我們有利,因為這與貿易和機遇有關,但長期來說美元仍會走強”。而蘋果公司也宣布將迴流2450億美元的利潤,選在這個節點迴流,不管是將目前昂貴的歐元還是人民幣、日元兌換成美元迴流美國本土,無異於隨手賺一筆天降之財,蘋果公司和美聯儲的配合簡直天衣無縫。

一旦資本迴流完成,利用低匯率機會平衡貿易、打擊對手的目標完成,強勢美元的回歸將指日可待。美元指數的飆升,將美元匯率帶入雲端,讓那些大水漫灌的貨幣跌入塵埃,然後就是薅羊毛,美元資本湧入世界,收割各種廉價的籌碼。

近百年來,劇本一直沒變,只是故事的主角一直在換,可惜很多人從來都是記吃不記打。

那些當前在嘲笑囤美元的人,在嘲笑美元大跌的人,有的是你哭的時候!

非友即敵46年玉帛變干戈!

大國人講究術道有別。如果說在貿易問題上美國採用的技術性手段來阻止雙邊貿易赤字擴大、美元匯率假摔,只是術的運用的話。那麼更可怕的是,美國試圖在貿易上的綏靖,沒有換來在朝鮮等邪惡軸心國家問題上的配合,反而一而再、再而三被放鴿子,已經讓美國失去耐心,也失去了可貴的信任,兩國已經分道揚鑣。

兩國自從尼克松時代建立的戰略合作關係,經過上世紀80年代末的嚴重打擊後,如今已經是徹底破裂。雙方已經變成了競爭者,甚至是對手關係,這點變化是毋庸置疑的,必須引起注意。

2017年12月18日美國川普總統發布首份《國家安全戰略報告》(圖片來源:)

2017年12月18日,川普發布《國家安全戰略報告》,報告33次提到大國,字裡行間無不抨擊大國“破壞公平的貿易秩序”。報告回顧美國幾十年的對華政策,說之前美國的對華政策都是支持大國崛起,想讓大國變得更自由更開放更文明,沒想到“大國的擴張是以犧牲他國主權利益為代價”(支持敘利亞、伊拉克、伊朗、朝鮮等),“大國在前所未有的範圍內搜集並開發數據(華為進入美國失敗、阿里收購美國支付公司失敗),然後輸出其‘壓制(repressive)體制’,包括腐敗以及監視。”川普認為,美國多年來對大國的努力嘗試已經宣告失敗。

報告指出,每年大國都會竊取美國高達數千億美元的知識產權。竊取產權技術和早期創意行為,以不公平的方式獲得自由社會的創意成果,採用非常高明的手段來削弱我們的商業和經濟,例如計算機領域的經濟戰等其他邪惡的手段。

除了這些非法途徑,還廣泛利用合法的移民或親屬關係等,獲取接觸美國農業、專家、委託工廠的機會,來填補其能力缺口,進而弱化美國的長期競爭優勢。運用輿論宣傳和其他方式來敗壞明珠,宣揚反西方觀點,傳播錯誤信息,製造我們與我們的同盟者、夥伴之間的關係分化。

“哀莫大於心死”,這意味著,美國等發達經濟體已經徹底放棄了試圖通過貿易自由化、市場經濟將大國納入全球主流價值觀的全部努力和幻想,務實的新冷戰開始抬頭。

而也正是在這份《國家安全戰略報告》中,美國則公開列出了三大對美威脅:1、試圖改變國際秩序現狀的“修正主義國家”——大國與俄羅斯;2、以大規模毀滅性武器威脅其鄰居的的“流氓政權“——伊朗和朝鮮;3、散布仇恨,企圖對美國發動攻擊的國際恐怖組織。

後兩個威脅,不奇怪,老生常談;但公開這樣點名大國和俄羅斯,被定位為“將世界塑造成對美國利益與價值觀不利環境的其他‘強權國家’”基本上算是撕破臉皮,沒有了和解的餘地。

一句話,在川普眼裡,大國對美國,不是朋友,不是夥伴,而是對手,是威脅,唯一的方法就是打壓和遏制。

奇蹟的終結

古語說:打鐵還需自身硬。如果自己實力強大,內部勵精圖治,社會清明,再強大的外部打壓,也只會成為愈挫愈勇的催化劑,不會成為壓垮駱駝的稻草。相反,如果自身不硬,那就是另外一種光景了。

孟夫子說:夫人必自侮,然後人侮之;家必自毀,而後人毀之;國必自伐,而後人伐之;用《紅樓夢》中王熙鳳的話說:可知這樣大族人家,若從外頭殺來,一時是殺不死的,這是古人曾說的`百足之蟲,死而不僵',必須先從家裡自殺自滅起來,才能一敗塗地。兩者其實大體意思都差不多。

前些天,數據顯示大國的GDP突破80萬億人民幣大關,這些年的各類經濟數據雖然勢頭有所減緩,但是趕英超美基本上是沒問題。

姑且不論大國這些年GDP中的含磚量有多高,只要仔細想想,這些表面光鮮亮麗的數據、引以自豪的政績和巨大的財富,其實並不是什麼大國模式的功勞,也不是什麼人的遠見卓識的成果,而是大國將自己的底端人口紅利、資源環境融入到世界貿易分工體系的結果,世界充裕的資本、技術結合上大國廉價勞動力和環境自然,形成了不計勞動力福利保障、不計環境損害的瘋狂出口創匯的“經濟奇蹟”。

而如今,在房地產立國和金融立國的的指導思想下,那些靠“三來一補”的民營企業和從事製造業的外資企業工廠正在被驅趕,從蘇南的江蘇、到珠三角的東莞,曾經繁華的大國製造,正在被連根拔起,高端的迴流歐美日韓台,中低端的迴流東南亞。

土地財政讓地方政府吃飽了,高速的經濟增長讓市民吃飽了,他們覺得髒亂差的製造工廠已經影響了環境,不能代表城市的形象,工廠的去留對他們來說已經不重要了。他們沉浸在房地產和金融的海市蜃樓中,忘記了這個城市的興旺之本——製造業,也忘記了來時的路。

這些驅趕要麼是硬性的,比如不降反增的稅收、美其名曰的“城市長遠規劃”,要麼是軟性的,比如高房價、高人工。而這些被驅趕出去的,正是改革開放四十年來的創匯先鋒,正是他們的夜以繼日,才有了今天3萬億的外儲。

沒有他們對外銷售產品創匯,糧食、石油、晶元、發動機這些戰略物資的進口都會受到抑制,對外投資和對外援助也不會那麼闊綽,那些富裕家庭的出國旅遊、留學、移民都是痴人說夢。畢竟,世界上是沒人要人民幣的,他們看中的是人民幣背後的美元。

所以,從這個層次上來說,相對於高大上的房地產大佬和金融巨無霸,這些不起眼的出口創匯企業,才是大國的核心和中堅,才是中國改開四十年最大的成就,也才是人民幣最好的信用支撐。儘管他們並不完美,但是可以改進提升,而不是鏟草除根。

拋棄製造業,舉國炒房和舉國借債,結果就是自廢武功,就是在反照風月寶鑒,最終的結果必然是精盡人亡。

從水門事件的主角到訪算起,大國融入世界體系已經有漫長了46年了。如今,主角已經換了人間,當年的故事也沒有續寫的新動力。

所有的奇蹟,在時間面前都是渣渣。曾經的奇蹟正在被圍剿、被終結,不是別人陰謀,而是歷史的選擇。是否會有下一個奇蹟,只有天知道!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zhongkang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中國經濟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