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好文 > 正文

榮劍:「診斷」清華大學資深胡說八道教授胡鞍鋼

胡教授十年前提出的「九總統制」,那可是如雷貫耳的重大理論創新,他說九個常委就是九個總統,也可以稱集體總統。人多力量大,智慧廣,中國九個總統肯定比美國一個總統好。老百姓戲言九龍治水,到了胡教授嘴裡,成了制度創新。按理說,這項黨建理論的重大成果,涉及國家領導制度的核心配置,如果成立,那真正是國師級的貢獻,應該重獎;如果不成立,近似妄議,那不就是「胡說八道」嗎?!

清華大學教授胡鞍鋼(視頻截圖)

最近兩個教授很火,爆屏全國。一個是中國人民大學教授周新城,發文章鬼吹消滅私有制,一個是清華大學教授胡鞍鋼,神吹中國經濟已經超過美國居世界第一。說周教授是鬼吹,是因為他吹出來的貨色埋在中國的墳墓里也有幾十年了,現在詐屍還魂,嚇不倒幾個人。說胡教授是神吹,是因為像他這樣的吹法,也就是抗日神劇里那些神話般的英雄做得到,把一顆手榴彈扔到天上,居然炸下了一架飛機。

就兩位教授的水平而言,胡教授肯定比周教授技高一籌。周教授拿出的是一本共產黨宣言再加一本聯共布黨史,武器如同朽木,連人也是老得掉牙。這副戰鬥姿態,說他像戰風車的堂吉訶德,那是抬舉他了,他更像是他的老祖宗馬克思在共產黨宣言中曾經批判過的封建社會主義:他們口中念叨的“半是輓歌、半是謗文;半是過去的迴音,半是未來的恫嚇;”“由於完全不能理解現代歷史的進程而總是令人感到可笑。為了拉攏人民,貴族們把無產階級的乞食袋當做旗幟來揮舞。但是,每當人民跟著他們走的時候,都發現他們的臀部帶有的封建紋章,於是就哈哈大笑,一鬨而散。”和歐洲封建社會主義有所不同的是,周教授的屁股上打得可是鎚子和鐮刀的紋章,他還缺少封建貴族的那點教養。

胡教授在教養上顯然和周教授拉開了距離,那是五十步和一百步的距離,就是憑著這個距離,胡教授成了清華大學的資深教授,而周教授是不是在四級教授的位置上退休了?早在三個代表的時代,胡教授就被民間(主要是他自己)公認為國家政策的主要制定者、國家顧問或總理智囊。一個久經不息的傳言至今還在傳播:胡教授每逢參加民間國是會議,都會在高談闊論之後夾起他的皮包,對與會者們說:抱歉,我得先走一步,一個國務院的會議需要參加。正是因為有著太多這種類似的場面,胡教授名聞遐邇,以致被認為需要經常“顧問”他的朱總在某一天也不得不向他求證:胡教授,我們以前見過?

我其實寧願相信,上述傳言不過就是好事者刻意編造出來的段子,在教授們的忽悠不能滿足人民群眾的文化需求時,把他們的事迹進行一點文學上的處理,也是為了不浪費娛樂資源。比如那個“胡說八道”的批示,或許是趙本山式的一個想像,但這個想像何嘗沒有真實的寓意?!在近幾十年里,吃瓜群眾見證了胡教授的諸多理論成果,這些成果離這四個字有多遠嗎?

不說別的,就說胡教授十年前提出的“九總統制”,那可是如雷貫耳的重大理論創新,他說九個常委就是九個總統,也可以稱集體總統。人多力量大,智慧廣,中國九個總統肯定比美國一個總統好。老百姓戲言九龍治水,到了胡教授嘴裡,成了制度創新。按理說,這項黨建理論的重大成果,涉及國家領導制度的核心配置,如果成立,那真正是國師級的貢獻,應該重獎;如果不成立,近似妄議,那不就是“胡說八道”嗎?!現在看來,後者的可能性居大,鼓吹集體領導,居心叵測?豈不就是要削弱中央,貶低核心?胡教授最近五年來再也不敢提他的“九總統制”理論了,他心裡應該清楚,再這麼說下去,他頭上這頂資深教授的帽子恐怕不保。

“九總統制”理論出師未捷,胡教授並不氣餒,沉寂幾年後再次拋出重磅研究成果:中國超越美國論,該項研究認為:中國的經濟實力、科技實力、綜合國力已經分別於2013年,2015年和2012年,“完成了對美國的超越”;“到2016年,經濟實力、科技實力、綜合國力分別相當於美國的1.15倍、1.31倍和1.36倍,居世界第一”。除此之外,中國在國防實力、國際影響力、文化軟實力上加速趕超;國防實力明顯提高,進入世界第二陣營;國際影響力居世界第二位;文化軟實力相對美國差距明顯縮小。

哇塞,真是鼓舞人心啊!胡教授這項研究成果,是不是中國自1958年以來實行“趕英超美”戰略的最大一針雞血?以前都是說說而已,這次胡教授可不是說著玩,他提供了醒目的圖表、各類數據和各種數字作為證據,最引入注目的數字當然還是年份,從2012年到2017年,中國就是在這五年里完成了對美國的超越,躍居世界第一,這可是新時代的第一個五年,意義不同凡響,你可懂得?

不是胡教授的所有同志都懂得,環球時報總編輯胡錫進說,他看了他本家的這項研究後“很不安”,認為“中國與美國的綜合實力差距的確在縮小,但這個差距依然是實質性的。它意味著,中國的實力遠不足以與美國開展戰略對撞,中國的對美戰略劣勢將是長期的。”

這回胡總可沒有胡說,有權威人士可以佐證。工信部部長苗圩在2015年的全國政協12屆常委會13次會議上,對《中國製造2025》進行全面解讀時指出,在全球製造業的四級梯隊中,中國處於第三梯隊,而且這種格局在短時間內難有根本性改變。要成為製造強國至少要再努力30年。

至於全球科技實力排名,中國就差得太遠了。第一名是美國,第二名是英國,第三名是日本;再以後是法國、德國、芬蘭、以色列、瑞典、義大利、加拿大;第11到19名是荷蘭、丹麥、瑞士、澳大利亞、挪威、比利時、俄羅斯、新加坡、韓國。沒有中國。在全球科技實力的5個級別里,中國處於第4級。

正是基於中國的現實國情,苗部長認為:“建設製造強國的任務艱巨而緊迫,並不能一蹴而就,需要至少30年的不懈努力:第一步,力爭用10年時間,邁入製造強國行列;第二步,到2035年,我國製造業整體達到世界製造強國陣營中等水平;第三步,新中國成立100年時,製造業大國地位更加鞏固,綜合實力進入世界製造強國前列。”

胡總和苗部長加在一起,能不能駁倒胡教授?胡教授可是用特殊材料做成的,他的金剛不敗之身哪能這麼容易被破掉。幾十年來,他主導的清華大學國情研究院儼然是一個政治正確研究院,佔有了巨大的國家資源——那是納稅人的錢。他們研究的中國國情,從毛澤東的強國之路到中國道路優越於西方之路,從一黨執政最符合中國國情到中國政治制度高於美國,從中國模式是世界上最先進的模式到用中國方案來解決世界問題,全都是意識形態產品,哪是什麼中國國情研究,應該叫中國神話研究!怪不得連胡錫進也看不下去,大凡有點正常心智的人,是編造不出這樣的神話!

一位清華大學的資深教授在眾目睽睽之下淪為一個客里空學者,他主持的本來應該是中國最嚴肅的國情研究,現在卻成了赤裸裸宣傳政治正確的緣飾之術,盡顯曲學阿世之本性,離正規的學術研究何止是千萬里。網上對這類國情研究的質疑可謂鋪天蓋地,可是擋得住教授裸奔的步伐?為國家神吹當然也是一項工作,但吹到了這個份上,難道真的能夠上合聖意?只要他懂得即可?改革開放迄今已是四十年了,好的思想傳統已丟得差不多,如果連實事求是都徹底拋棄了,學術研究就剩下吹牛比賽,清華北大豈不就是可以輕易超越哈佛劍橋而躍居世界第一?始於作偽,終於無恥,士人無恥,是為國恥!

在士風日下、學林腐朽的當下,並非是個別教授在大肆作偽,大學裡附炎趨勢之徒比比皆是,是什麼原因導致這種情況廣泛出現?除了教授們的人品、學識和道德需要追問之外,是不是還有更深層次的原因?病態的人格,殘缺的精神,迷亂的思想,需要做社會病理學分析,胡教授可以作為一個標本。

人有病,患乎一人,制度有病,患乎一國。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來源:作者微信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好文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