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鮮事 > 萬花筒 > 正文

攝影師記錄:500位各種令人驚艷的女性

羅馬尼亞藝術家瑪依拉.諾洛克(Mihaela Noroc)花了四年時間環遊世界,完成了她的新攝影集《 The Atlas ofBeauty》。

這一切都始於2013年,羅馬尼亞攝影師瑪依拉.諾洛克(MihaelaNoroc)當時正和丈夫一起訪問衣索比亞。在這個非洲國家裡,她被當地女性多樣化的美麗深深震撼。諾洛克在為她新書《The Atlas ofBeauty》舉辦的柏林攝影展活動上說道:“我當時正在給這些女人拍照,她們每個人的美都和我之前看到的不一樣。我反應過來,為什麼我之前從沒看到過這樣的女性照片呢?”

這位現年31歲的攝影師在五年前發現,我們對女性美的定義還停留在非常單一的階段。這種多樣性的匱乏促使她花了四年時間環遊世界,最終為我們帶來了這本攝影集。影集里收納了500幅來自世界各地的女性的人物照,並為每幅照片配上了講述主人公的小片段。

從衣索比亞返程之後,諾洛克帶著熱切的希望回到了她的家鄉布加勒斯特——她想拍遍地球每個角落裡的女性。於是她攢夠錢,踏上歷時14個月穿越30個國家的旅程,從北極到中國再到俄羅斯。

“是我對美的看法發生了改變。”她面對著50名湧入某個柏林小村莊的觀眾講道。“如果在谷歌上搜’美女’,彈出來的一般都是非常雷同又狹隘的照片,不出意外的話,你搜到的照片里會是位藍眼睛的朱唇微啟的金髮女郎。”

“為什麼會這樣?我見過各種各樣讓人感到驚艷的女性——她們有不同的年齡,不同的種族,但相同的是她們都非常美。這些女性的照片是不多的,男性面對拍照可能會很從容,但是當我們想為女性拍照的時候,她們會因為自己沒化妝或者覺得自己不夠美而拒絕。”

諾洛克決定堅持自己的計劃。她在 Indiegogo上發起了眾籌,最後籌得50000美元,她繼續環遊世界兩年,並出版了她的作品。除了歐洲,她還去了伊朗、中國西藏、朝鮮、東南亞、澳大利亞、紐西蘭、南太平洋和部分南美地區。

諾洛克說,她花大把的時間在街上遊走,然後像突然受到某種召喚一般,她會想去拍攝某個人。然後她走向她們,嘗試搭話。有時,諾洛克只需要幾分鐘便能捕捉到拍攝對象最自然的那一幀。有時,她甚至會花幾天的時間和拍攝對象接觸,以獲得她們的信任。“我會努力讓拍攝對象把鏡頭當作一個人,這樣鏡頭下的女性會更自在、更放鬆。”

諾洛克拍出來的系列照片綜合了各年齡段、各種背景的女性,照片里的她們都散發著一種清澈平靜的魅力,目光凝視著觀者。照片里的女性有的站著、有的坐著、有的在做飯、有的正騎在摩托車上、有的在演奏樂器,有的在工作;她們之中包括在以色列、巴勒斯坦、朝鮮、印度和烏拉圭工作的警察和安保人員,還有店主、消防員、衝浪運動員、母親、女兒、朋友以及其他形形色色的社會角色。

諾洛克提到:“每個地方對美的理解也非常不同,在某些地方,如果一個女人端莊、安靜而內斂,她就是美麗的。而在一些其他地方,只有在大眾視野下穿著暴露的女人才算得上美。這無疑是種巨大的壓力。”對於諾洛克自己而言,她照片下的女性只因自然而美——沒有人工痕迹,不需要特殊服裝和妝容。“在我的書里,你能看到自由。這些女性呈現出來的正是她們自己想表達的樣子。”

以下是諾洛克新書《The Atlas of Beauty》的一些節選。

奇奇卡斯特南戈,瓜地馬拉——“瑪麗亞(Maria)是一位在小鎮市場里工作的蔬菜攤主。她一看到相機就會害羞。”

亞馬遜雨林,厄瓜多——“越來越多的亞馬遜部落開始在日常中穿著現代服飾,但他們還是會在重要場合穿上傳統服裝。我鏡頭裡的這位年輕人正穿著她婚服。”

巴黎,法國——“她是有著波蘭血統的比利時人安雅(Anja),她的夢想是參加殘奧會。安雅出生在波蘭,天生沒有右腿。她媽媽把她遺棄在醫院,懇求醫生幫忙照顧她。一個比利時家庭收養了19個月大的安雅,她在新家度過了愉快的童年。”

柏林,德國——“安納斯(Anais)的媽媽是馬里人,爸爸是法國人。當她在馬里的時候,周圍的人把她當成白人;而當她來到歐洲的時候,她則被認為是黑人。在安納斯眼裡,自己既是非洲人也是歐洲人。”

米蘭,義大利——“卡特里娜(Caterina)從三歲開始跳舞,媽媽芭芭拉(Barbara)非常支持她。可是在她們居住的小城裡並沒有學習芭蕾的環境,於是芭芭拉拋下丈夫和兒子,獨自帶著卡特里娜來到米蘭。在這裡,她的女兒可以盡情追逐她的夢想,步入世界頂級舞蹈學校。”

四川,中國——“這位是我遇到過的最優雅的女性之一。這是一名有兩個孩子的藏族母親,她住在偏遠的鄉村裡。這張照片里的她,像極了我登門拜訪時,她為我開門那一瞬間的樣子。她一直在打掃屋子,也一直帶著她的首飾。”

伊斯坦布爾,土耳其——“我在旅途中遇到了很多覺得自己一點都不美的女性,但其實她們都很美。社交媒體對美的單一呈現深深地影響了很多人的審美,並且給人以‘一定要服從這種美學標準’的無形壓力。皮娜爾(Pinar)是個例外。她是土耳其裔塞普勒斯人,夢想是成為劇場演員。為了這個理想,她從塞普勒斯搬到了土耳其,努力工作最後成功實現了夢想。在舞台上,她非常享受扮演各種各樣的角色,而在現實里,皮娜爾只享受做自己,洒脫又自由地活著。”

Translated by:易小琬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李華 來源:VICE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萬花筒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