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中國經濟 > 正文

華爾街日報:人民幣匯率讓中共決策層左右為難

人民幣的大幅快速升值令其再度成為中國政府的一項政策難題。當前人民幣匯率基本上受美元走勢左右,而不受經濟基本面影響,這不僅意味著中國央行的政策選擇有限,也表明中國距離真正實現人民幣匯率市場化目標還有很長的路要走。

中國央行剛剛從去年捍衛人民幣匯率的戰鬥中脫身,如今或又將投身另一場戰鬥:設法抑制人民幣匯率近期的快速升勢。

由於美元出人意料地持續疲軟,人民幣兌美元已飆升至2015年8月人民幣意外貶值以來的最高水平附近。人民幣兌美元本月以來累計上漲3%,有望創下1982年12月以來最佳月度表現。

人民幣的這一走勢與1月份迄今為止歐元和日圓的表現基本相符,歐元和日圓兌美元本月以來分別累計攀升3.9%和3.4%。上周五人民幣兌美元上漲0.2%,美元報人民幣6.3227元。

人民幣的大幅升值令其再度成為中國政府的一項政策難題。政府顧問和分析人士表示,在中國與以美國為首的西方國家貿易緊張關係本已加劇之際,如果人民幣匯率繼續走高,可能會鼓勵境外投機性資金流入,並危及出口。

中國社科院高級經濟學家肖立晟在談到人民幣近期的快速單邊升值時稱,這不是中國央行希望看到的情況。

肖立晟道,中國央行希望人民幣基於市場供需狀況而雙邊波動,但如今人民幣匯率基本上被美元指數綁架。

中國央行的困境顯示出,中國距離真正實現人民幣匯率市場化目標還有很長的路要走。在過去10年里,中國政府陸續採取了多項人民幣匯率形成機制改革措施,這一努力在2015年8月份達到頂峰,當時中國央行引導人民幣貶值近2%,並讓市場力量在人民幣匯率形成中發揮更大作用。

不過,中國央行2015年夏天的意外之舉取得適得其反的效果,導致全球市場陷入混亂,隨後中國恢復了對人民幣的嚴格管控。

自2015年末以來,中國央行已開始採取行動防止人民幣過快貶值,同時維護市場對中國這個全球第二大經濟體的信心。中國央行嚴格審查對外投資活動,推高做空人民幣的成本,且消耗了1萬億美元外匯儲備來支撐人民幣匯率。

受美元走弱和中國經濟復甦的提振,上述策略頗見成效。根據Wind資訊(Wind Info)的數據,去年人民幣兌美元匯率上漲6.7%,不僅全面收復前一年失地,同時還取得額外漲幅。

但在這一過程中,人民幣依然受到嚴格控制,其走勢很大程度上是受美元匯率、而非經濟基本面因素影響。

中國央行設定人民幣每日中間價:如果美元走軟,中國央行將允許人民幣升值;反之,若美元走強,人民幣就會貶值。鑒於其可預測性,該種機制鼓勵了對人民幣的單向押注行為。

一個明證就是:由於預計美元將持續走軟,中國出口商自去年年底以來一直急於將美元收入兌換成人民幣,一改之前囤積美元的趨勢。

目前這種受美元走勢驅動的人民幣匯率形成機制也意味著中國央行的政策選擇有限。

中國央行去年年底退出了此前為支撐人民幣匯率而採取的一系列措施,希望以此遏制人民幣升勢。其中包括取消一條兩年前推出的會加大交易員做空人民幣成本的規定。

本月,隨著人民幣再度上漲,中國央行調整了人民幣中間價設定規則,暫停使用“逆周期因子”。

中國央行於2017年5月在人民幣中間價定價機制中引入“逆周期因子”,在一定程度上抑制了人民幣貶值預期。政府顧問和分析人士表示,如果人民幣繼續飆升,引發不正常的跨境資本流動,中國央行可能恢復使用“逆周期因子”,以防止人民幣匯率上漲過快。

但這樣的舉措將意味著人民幣市場化改革努力進一步倒退。

美國外交關係協會(Council on Foreign Relations)資深研究院、前美國財政部高級官員Brad Setser表示,中國不乏政策工具來遏制人民幣兌美元升值勢頭,但很多最具效力的工具都會令重要改革走回頭路。

太平洋投資管理公司(Pacific Investment Management)駐新加坡的新興市場資產組合經理Roland Mieth稱,1月迄今人民幣交易量下降,表明中國央行尚未太多干預人民幣升值。

中國央行數據顯示,本月迄今人民幣日均交易量不及去年全年以及去年同期的日均水平。如果中國央行出手干預匯市,會指示中資銀行買入或賣出人民幣,進而會推升交易量。

Mieth表示,相比貨幣走強,決策者通常更注重應對貨幣走弱。

中美貿易摩擦不斷加劇可能也會加大中國央行管理人民幣匯率的難度。美國總統特朗普(Donald Trump)在競選時曾承諾將中國列為匯率操縱國,但在中國政府去年大力支持人民幣匯率之後,這個承諾並未兌現。在人民幣匯率貶值的情況下,中國商品在美國市場的售價會更加便宜。

2016年人民幣大幅貶值的滯後效應提振了2017年的中國出口,根據中國的官方數據,2017年中國對美國的貿易順差擴大至創紀錄的2,758億美元。

進入2018年,人民幣匯率飆升開始令中國出口商和一些官員感到不安。但如果中國政府採取大幅壓低人民幣匯率的舉措,那麼特朗普政府將更有理由對中國商品施加更嚴厲處罰。

中國央行參事盛松成稱,他預計今年人民幣匯率將保持相對穩定。

許多投資者預計人民幣兌美元將進一步走強,主要原因是他們認為美元的全面回落走勢並未結束。不過一些投資者表示,鑒於人民幣匯率已大幅升值,今年他們已縮短持有人民幣多頭頭寸的時間,一有可能就會獲利了結。

天達資產管理(Investec Asset Management)駐新加坡的投資組合經理Wilfred Wee稱,正因為人民幣走勢如此強勁,他們樂於鎖定部分利潤並降低投資比例。

與此同時,投資者和分析人士預計,市場干預仍是中國央行的一項重要政策手段。

法國巴黎資產管理(BNP Paribas Asset Management)新興市場固定收益部門副主管JC Sambor稱,他預計中國央行依然會在相當程度上干預外匯市場。他表示,人民幣從來不是自由浮動的貨幣,短期內也不會實現自由浮動。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楚天 來源:華爾街日報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中國經濟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