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好文 > 正文

木偶:這個世界不存在「特色人權」

——中國特色人權發展道路能體現人權嗎?

人權,顧名思義,是指每一個人,特別是政府,要尊重每一個人的生命權生存權發展權,公共事務管理權,以及不損及他人利益的獨立思考和自由行動等固有的基本權利。這些權利,本質上是普世的和普適的,任何人都應享受,不可以被隨意剝奪(法律判定的例外。)因此,特色人權發展道路,本身就是不合邏輯的荒謬的。

2017年12月7日至8日,中國國務院新聞辦公室和外交部在北京共同舉辦了首屆“南南人權論壇”。來自50多個發展中國家的300多個官員及專家學者出席了論壇。

據美聯社消息,中國外長王毅在論壇開幕式上發表了講話,強調中國人權事業取得“舉世矚目的成就”,關鍵在於“堅定不移,走中國特色人權發展道路。”他也稱:“中國的人權狀況如何,中國人民最有發言權。”

一些外國評論對此指出,這實際上是北京認為,現有全球人權治理體制存在機會和規則不公等的問題,而發展中國家是直接受害者,應當成為積極的變革者。中國倡導人權應以尊重國家主權為前提,各國應按照本國國情走自己的人權發展道路。但王毅的講話並未具體闡述中國特色人權發展道路是什麼?其價值又體現在哪裡?

所以,筆者將就什麼叫人權?中國特色人權發展道路究竟是什麼?它能否體現普世人權價值觀等,發表個人看法。

一、人權是普世和普適的,不存在特色人權。

人權,顧名思義,是指每一個人,特別是政府,要尊重每一個人的生命權生存權發展權,公共事務管理權,以及不損及他人利益的獨立思考和自由行動等固有的基本權利。這些權利,本質上是普世的和普適的,任何人都應享受,不可以被隨意剝奪(法律判定的例外。)因此,特色人權發展道路,本身就是不合邏輯的荒謬的。

人權是一個政治概念,屬政治學範疇,並非經濟概念和經濟學範疇。發展生產和發展經濟是每個人獲得生存和幸福的主要手段,它是一種天賦的自然的現象,毋須任何人或權力來賦予和干預。任何個人和權力機關,無權剝奪人的這種生存手段。經濟發展不需要人為的領導和干預,它會順著一定規律,緩慢而穩步的發展。所以,在經濟發展中,人是完全平等、自由和幸福的。

但人類為了對付自然界的天敵和人性惡的一面的攻擊,又不得不適當組織起來,用團體的力量來發展改善和提升自己。這就需要形成某種公共性的強制權力機關,例如,國家政權。於是,又產生了一系列的政治概念。但這種公共權力或政治權力,又是一柄雙刃劍,既對人類社會發展帶來好處,也給人類社會帶來極大的禍害。

因為一些人一旦掌握了某種公共權力即政治權力,在人的惡性一面的驅動下,必然對另一些人或大多數人實行壓迫和剝削,以致滅絕性的統治,使權力成為一種罪惡的工具。這是人類社會幾千年的文明發展史所證實了的。

正是這樣,國家或國家機器就成了人類社會“惡”的一種象徵。

國家機器或政治權力的掌握者,當然也會為被統治的大多數做某些好事,而且在公開場合,總是表明他們是絕對代表全民利益,為全民謀幸福的。但這只是一種用來掩蓋其壓迫和剝削人民的罪惡的手段而已。迄今為止,人類歷史上所有的專制獨裁者和極權主義統治者,莫不如此。

正因如此,16-17世紀,走在人類文明最前列的歐洲政治思想先驅們,在當時先進的資本主義經濟所誕生的文明啟示下,明確提出了一系列新的政治思想理論和理念,其中包括人權理論和價值觀。

而其主要創立者就是17世紀英國哲學家和政治思想家約翰·洛克(1632~1704)。

洛克反對當時流行的“君權神授”的封建說教。他不同意霍布斯把人類的原始狀態說成是“一切人對一切人的戰鬥”,而認為,“自然狀態是一種和平,善意,而互相幫助的狀態。”他也不同意關於人類訂立契約進入“社會狀態”,把全部自然權利轉讓給君主的說法,認為君主不是終結社會契約的第三方,而是訂約一方,他必須接受契約的約束,有履行契約的義務,必須按大多數人的意志,承認生命、自由、平等和私有財產是人們不可轉讓的權利。君主如果破壞這種契約,就是暴君,人民有權利推翻他的統治。

洛克首次提出了國家分權的學說,認為分權是保證自由、平等、私有財產,防止專制壓迫的最好方法。

洛克一貫主張信仰自由和寬容異教,反對教會專橫的教政合一,倡導教會和國家分離。

洛克的社會政治理論,奠定了近代資產階級國家學說的基礎。他所提出的自由,平等思想在美國革命和法國革命時期發展為“天賦人權”和自由,平等,博愛的資產階級革命口號,成為《獨立宣言》,和《人權宣言》的理論根據。

同洛克一樣,18世紀法國啟蒙運動的卓越代表人物之一盧梭(1712~1778),在其《社會契約論》一書中,強調人類最初處於“自然狀態”,在這個時期不存在私有制和不平等,而是處於人人自由和平等的狀態。隨後,財產上的不平等和私有權的確立使人們產生了不平等。國家是由於訂立契約而產生的,而人民是訂立契約的主體,人民有權廢除不利的契約,重新建立符合人民利益的契約。

盧梭提出了“人民主權”。的思想。他認為一切權力屬於人民,一切權力的表現和運用,必須體現人民的意志。法律就是公意,君主不能高於法律,在法律面前應該人人平等,它要求消除貧富懸殊,但不要求消除私有制。

盧梭的政治學說,充滿了對下層人民和自由的無限熱愛,對剝削者、壓迫者和專制制度的無比憎恨。因此,盧梭的政治學說,在法國大革命時期,被革命黨人當成“革命聖經”來指導革命。

從洛克和盧梭兩位先賢的政治學說中,不難看出,他們早已對人權概念,作出了本質上的闡釋和定義。人權只是私有財產和財產權確立,人民通過契約建立國家以後,才出現的權力與權利較量的產物。尊重和維護人權,本質上就是反對權力對權利的侵犯。人民和權利是主體,政府和權力是客體,客體必須服從主體,客體尊重和維護主體權利,而主體的核心權利就是自由平等,幸福和尊嚴。

美國憲法開頭也說(中國人可叫序言):我們聯邦人民,為建立一個更加完美的聯盟~~促進普遍福利,保證我們自己和子孫後代的自由和幸福,特此為美利堅聯邦設立和奠定這部憲法。

這又明白無誤地告訴世人,美國國家的創立,目的或宗旨是促進美國人民普遍福利,和世世代代美國人的自由和幸福,舍此別無他意。

所以,從16世紀到18世紀,西方政治思想理論的先賢們,在人權理論和實踐上都是一脈相承。核心是人民特別是底層人民的自由幸福和尊嚴不僅不受權力的藐視和侵犯,還必須得到它有力地維護和尊重。這是只能通過政治手段而非經濟手段才能達到的。

二、專制獨裁和極權國家不可能有人權。

迄今為止,人類社會只有建立西方式或歐美式的民主自由制度,才有可能保證人民的尊嚴和權利,實現人權至上。一切專制獨裁和極權主義的政治制度及其表現的權力,恰恰是破壞人權,侵犯人權的罪魁禍首。

從這一深層角度來論述,極權主義的中國外長公開談論人權問題,說中國的人權事業取得“舉世矚目的成就”,“中國的人權狀況如何,中國人民最有發言權”,就有點滑稽可笑!

從已知歷史事實來看,共產極權主義是人類文明史上最殘忍無情的人權破壞者和毀滅者。共產主義的本質是要完全消滅舊世界,建立他的所謂新世界。這就決定,他們必須通過消滅一部分所謂政治上保守反動的舊勢力,來達到建立新世界的目的。中國趙家人最大的首領毛澤東,在1957年的莫斯科世界共產黨和工人黨代表會上,公開鼓動通過第三次世界大戰,消滅幾億人口,來達到世界共產主義化的目的,是暴露共產主義這一本質的最有力的例證。

請問,一個公開叫囂,用武力和戰爭手段消滅無數人的生命來實現其政治理想的政黨和領袖,怎麼會提倡人權,尊重人權和保護人權呢?這不是人權的破壞者毀滅者又是什麼呢?

問題還在於,他們不只是公開叫囂要這樣做,而是一以貫之在行動和實踐。列寧和斯大林領導的前蘇聯,短短36年間,就屠殺和毀滅了近兩千萬蘇聯人,為整個沙皇俄國屠殺人數的1600倍以上。

青出於藍勝於藍,作為蘇共老大哥的師弟,中國趙家人,在其統治中國的最初27年間(毛澤東時期),通過直接屠殺,政治運動整死,經濟崩潰餓死的中國人達到8000萬至一億人之多。

這兩個數字,在人類歷史上是空前的絕無僅有的。

共產極權主義者竟然敢於通過公開屠殺消滅一部分人來達到他們的政治目的,在其他方面,侵犯人權和破壞人權的行為就更不在話下了。例如,剝奪人的私有財產權,遷徙自由權,言論自由權,受教育權,享受公共福利權,選舉權和被選舉權等最基本的人權。

眾所周知,在前蘇聯共產黨國和趙家人統治的中國,普通百姓,除個別權利外,基本不享受上述權利,或只享受某些裝門面的輕微權利。因為,一旦賦予普通百姓這些權利。共產極權主義就會無法統治下去了,要麼就垮台,要麼非用無力和暴力鎮壓不可。而一旦出現武力鎮壓,極權主義統治,也許垮台更快。

三,中國特色人權發展道路,是為趙家人侵犯人權,製造人權災難的虛構的欲蓋彌彰的無恥掩飾的代名詞。

1978年,中國趙家人為了挽救因經濟徹底崩潰而可能垮台的命運,開始走上部分資本主義經濟發展的道路。如允私有制和私有經濟的存在,允許部分內外資本在中國境內流通,相應的,停止了前30年大規模武力鎮壓民眾的做法。但這並不意味著趙家人的共產極權主義本性有所改變,開始尊重和保障中國人的基本人權。

1、生存權和財產權是每一個人的最基本的人權,任何個人和組織都無權剝奪。但趙家一上台,既無情地通過屠殺,剝奪人的生存權,又通過沒收私人財產,實行公有化集體化,而剝奪人的最基本的生存手段。這是最嚴重侵犯人權的行為。但自稱在人權事業上已取得“顯著成就”的趙家人,至今不願將上世紀50年代,沒收幾億農民的土地所有權還給農民,致使中國的幾億農民仍然一無所有,完全失去自我生存的手段,只能聽任趙家人擺布和恩賜。

2、現代民主政治思想創始人之一盧梭認為,國家是由於訂立契約而產生的,而人民是訂立契約的主體。所以,一切權力屬於人民,一切權力的表現和運用,必須表現人民的意志。因此,人民的選舉權和被選舉權就成了人的最基本權利和最重要的人權表現形式。因為,人只有通過選舉議員或被選為議員,才能真實地監督權力,使權力按照人民的意志運行。

而這樣的基本人權,中國人至今還沒有獲得。雖然,目前中國有選舉和被選舉的形式,但那都是受趙家人直接或間接控制。所有被選舉人,幾乎都是趙家人事先指派的,選民根本不可能按照自己的意願,選出自己信任的人。因為一旦實行自由競選,自由投票,趙家人的極權統治就會崩塌無疑。

不要說國家選舉如此,連趙家人黨內選舉也是如此。今年上半年,雲南黨校一位黨員教師,公開呼籲黨內全體黨員選舉總書記。結果,此人已被刑拘半年多,至今未見處理。這不是咄咄怪事嗎?

3、自由是個人發展,社會繁榮和國家文明的根本動力和保障。正如許多觀察家所說,美國的強大,不是由於他的軍事,經濟,技術,和文化上的強大和影響力,而是在於他的人民可以自由思想,自由行動和自由創造。這也是所有民主國家的特徵。專制獨裁和極權主義國家的特徵恰恰是不自由。當今的中國就是其中之一。

自由還有很多具體的領域,如言論自由,出版自由,新聞自由,訊息自由,網路自由,遷徙自由等等。中國在許多方面都是最不自由的。最近,國際記者聯合會公布的新聞自由民調顯示,中國在140多個被調查的國家中,位列倒數第二。中國只允許官辦新聞機構,而不允許民辦,同西方國家只允許民辦,不許官辦,形成根本對立。中國趙家人可以在西方國家,自由宣傳推銷他們的馬列主義,毛澤東思想,共產主義理念和中國方案。西方國家要在中國設置宣傳機構,傳播民主自由理念,則無可能。

如果說,剝奪人的自由,口頭上文字上說說,還不足為懼,可怕的是他利用專制權力設立某種法律來懲罰人們。中國最臭名昭著和最有代表性的是,它的所謂“企圖顛覆國家政權罪”和“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人們無論在私下或公共場合,只要說了對黨和政府的不滿或質疑言論,一旦被官方獲悉,就可以上述兩種罪名逮捕判刑。目前,在中國稍微活躍一些的民主人士,幾乎全都以這種罪名被關進監獄了。

2017年12月上旬,中國藝術家華湧,僅僅因為在北京郊區採訪和拍攝當局以“消防安全隱患整治行動”為名排查、清理駐京外來人士聚集地,並將攝影公之於眾,當局就對他恨之入骨,最終就迫使他逃亡過程中將他逮捕關押,然後又叫取保候審。引起全國和全世界輿論嘩然!

中國的司法本來就是不獨立的,只接受執政黨的支配,但他仍然要設立律師制度,以律師辯護作為遮羞布。而律師辯護嚴重妨礙了極權主義者的恣意妄為,因而又設立某種荒謬的法律來制約律師的正義行為,在世界司法史上創造了前所未有的奇蹟——以莫須有的罪名,大規模逮捕和關押律師。這在民主國家是絕對不可能的。

由於眾所周知,趙家人的極權統治,在侵犯人權上,簡直數不勝數,完全不需要筆者再詳細列舉了。所謂中國的人權事業,取得“顯著成就”,完全是一派謊言。即使提出此說的那位外長,也指不出明顯的事例來證實他的斷語。

他唯一可能拿得出證據,就是多年來,趙家人媒體和領導人一直強調,人權的重要內涵是人的生存權,趙家人把中國經濟搞上去了,一躍而使中國成為了世界第二大經濟體,使中國人的生活改善,這就是最大最好的人權。

對此,本文前面陳述的人權概念,實際上已經批駁了這種觀點。人權不是經濟概念是政治概念,經濟手段不能解決人權問題。現在,中國經濟雖然大發展了,但他並未體現對人權的尊重,真正解決了人權問題。

一個很直觀的問題,已經證明了這一點。中國的GDP雖然位居世界第二,但由於極權制的統治,財富的分配權在趙家權貴和少數依附於它的新興資本勢力之手,百性並無發言權和決定權。因此,中國的財富分配屬於世界上最不公平的狀態,貧富差距超過美國。極少數大權貴家族,佔有國家財富達千億,幾千億,甚至萬億,幾十萬億之巨,而少數貧困人口則貧無立錐之地,有病坐等死亡。

最令人不解而又可恥的事,自稱世界第二大經濟體,願意出資出力,領導共建人類命運共同體,還在全世界大撒幣的趙家人,竟然不願在國內實行全民免費醫療,各類醫療收費很高。以致在底層人群尤其是農民中因病等死,或提前自我了斷,絕非個例現象。而接受大撒幣的許多中小國家,卻實行了全民免費醫療。今年12月上旬,浙江寧波一年輕婦女抱著四個月的小寶寶,從寧波婦幼醫院住院部頂樓,縱向跳下,母子雙亡,原因就是她付不起昂貴的醫療費用。

僅憑這一點,世界怎能相信,趙家人正在通過發展經濟,改善普通人的生存狀況,以顯現人權事業取得的“顯著成效”呢?

誠如筆者在一些文章中反覆強調的,中國趙家人的思維邏輯,出發點和歸宿點,始終是把鞏固和擴大極權統治放在第一位。普通人的生存和命運,總是第二位第三位不等。為了達到某種政治目的,甚至不惜犧牲成群百姓的生命。這是世界所有共產黨人的哲學,趙家人更不例外。上世紀50-60年代之交,餓死三、四千萬人的大饑荒時期,當時國家尚有庫存糧百億斤以上,毛澤東周恩來寧可以此換取外國的先進武器和工業設備,也不願開倉拯救人們的生命。

據說,現在的中國每年拿出四至六千億人民幣就足以保障全體國民的免費醫療,但趙家政權就是不願這樣做。為什麼?

因為它需要越來越多的錢,來對付國內民眾的不滿和反抗,需要優先養肥龐大的忠實的支撐力量,需要更多的錢來同美、日、歐等強國大國,搞軍事航天競賽,以轉移國內的注意力,需要更多的錢去收買各國的政客、學者、華裔、媒體等等為它唱讚歌,在國際舞台上投贊成票,需要更多的錢,派遣更多忠實支持者,將觸角伸向世界所有的國家、地區和單位,最終控制世界的領導權或主導權。前年,光舉辦一個阿佩克峰會就花了三千億元,因為他要展現自己的經濟實力,必須超豪華。

為實現這樣的國內國際的宏偉目標,他當然不會以小失大,實行川普式的本國優先的總方針。

為了這樣一個大而遠的目標,希望趙家人會以發展經濟來提升本國人權的觀點,當然是不切實際的幻想,是對共產極權主義和趙家人的本性的極端無知的表現。

遺憾的是,現在國內卻有很多很多普通人被蒙蔽了,世界各國有相當一部分人,包括政治經濟精英被趙家人迷惑了。

但我相信這種欺騙和迷惑終究會被打破。澳、新、美等國不正在掀起一個反趙家人的擴張滲透活動嗎?趙家人想要扭轉世界民主潮流,恐怕是難上加難!

因為對外擴張和滲透同樣會導致內外交困而垮台!上世紀80年代,里根和撒切爾夫人通過與蘇聯的太空競賽,終於拖垮了蘇聯就是先兆!

2017.12.20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來源:民主中國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好文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