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言論 > 正文

中共模式末路狂奔!金錢 間諜和成龍現象

人口和地緣優勢,支撐起“中國崛起”,耗時四十年。儘管,眼下,經濟病態、增速下滑,然而,巨大的經濟規模擺在那裡,瘦死的駱駝比馬大。要說經濟崩潰,在中國,或許暫時還不會出現。在這個基本判斷之下,透視中共統治的虛實,更具有客觀性。

壟斷全國資源的中國共產黨,成為暴發戶,全世界最富有的政黨。這個腰纏萬貫的紅色土豪,有錢就任性。金錢,成為中共維持極權統治的主要工具。史上最高的維穩費和最高的軍費,就是中共政權的保護費。中國人民被槍杆子瞄準、看死,除了少數挺身而出的勇者,大多數國人敢怒而不敢言。

而在國外,中共更是把金錢揮灑到淋漓盡致的程度。金元外交,銀彈攻勢,為中共的對外擴張開路。一帶一路、亞投行、對西方企業的大規模收購,顯露中共壟斷世界經濟命脈的野心。

人海戰術下的間諜戰,更是在大量金錢支援下的“國際大戰略”,中共鋪下天羅地網,張開血盆大口,準備吞吃世界。無處不在的紅色滲透,讓澳大利亞、紐西蘭、加拿大、德國等國奮起抗議:中共干涉他國內政、企圖顛覆它國民主。

金錢與間諜交攻,中共加緊滲透民主台灣,以至於,有“五千共諜撒台灣”的驚呼。台商、親共政客、黑社會,以及陸生、陸娘,都成為共諜的載體,紅色毒液瀰漫,無孔不入。至於香港,“回歸”之後,加速淪為紅色權貴的淘寶和洗錢中心,更成為中共暗中打造的諜報中心。這兩項,都是北京死死阻攔香港雙普選和民主進程的底因。

在中共金錢與間諜的雙重進攻下,中國民主運動也面臨艱難險阻,常遭分化與瓦解。而民族劣根性的深重,功利主義盛行,部分參加者的心胸狹隘,外圍支持者的猶豫動搖,都讓海內外民主運動負重難行。

在金錢和間諜之外,為何提到成龍現象?成龍是知名的香港藝人,作為動作明星,在國際上也有相當的知名度。然而,國際經歷卻並沒有帶給他國際視野。此人竟迷戀表面有序、“行禮如儀”的專制政治,對中國的一黨專政稱讚有加。

成龍的名言是:“我們中國人是需要管的。”問題是,被誰管?誰管誰?他當然地以為就是統治者管人民,而不論這個統治者是如何爬上權力寶座、有沒有經過人民選舉和授權?也不論這個統治者是好是壞、人民是否有更迭他的權利?成龍的頭腦,看上去碩大,卻竟然想不到:人民也可以管統治者。

縱觀成龍的人生,其成名和成就之地,主要是自由的香港和民主的美國。香港和美國的普世價值卻沒有帶給他啟示,打動他的,竟然是中國大陸沒落的專制政治。1954年出生的成龍,要是生長在中國大陸,不要說未必成為明星,能否熬過大饑荒和文革?都是一個問題。

要說“腦殘”,成龍算得上高級“腦殘”了。悲劇的是,像成龍這等親共媚共的藝人、名人,並非絕無僅有,還真的有那麼一批,或者說,一大批。香港的成龍、劉永、汪明荃等,台灣的黃安、李敖、羅大佑等,都屬於高級“腦殘”和重度“腦殘”。無形之間,他們都淪為共產黨獨裁統治的外圍擁躉和幫閑。

關於中共的十九大,筆者的觀察是:習近平大致完成集權,高層反腐或由此停擺。十九大最大的看點,還不是江派與團派遭削弱(儘管事實上如此),而是“太子黨”和“紅二代”的集體出局。習近平權力的基本盤,是他一手提攜的“習家軍”,而不是與他平起平坐的“紅二代”。新任政治局常委中,王滬寧和趙樂際二人手握重權、角色搶眼,值得外界留意。

十九大之後的習近平,看上去,進一步左轉,政治上走回頭路,如果循此走下去,其結局,肯定不妙,嚴重程度可能超出他本人的預期。因為,這是二十一世紀,與時代相悖者,必遭時代報復。無數人呼籲習近平,既然掌握了大權,就應該有一番正面的作為,推進中國的法治新篇而絕人治老套,推動中國的民主進步而棄專制倒退。習近平能否聽得進去?端視他是否心智開竅。

筆者曾一再斷言,所謂“中國模式”(極權政治下的經濟暴長,伴生日益深重的官場腐敗),走不出國門,連香港和台灣都難以通達,見光死。中共自詡“四個自信”,其實內在充滿恐懼。依賴黨衛軍和槍杆子為自己保駕護航,拚死封鎖互聯網,就是恐懼的明證。“牢記使命”唱紅歌,“不忘初心”走老路,在筆者看來,不過是“中國模式”的末路狂奔。前程兇險。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秦瑞 來源:陳破空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言論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