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驚人之語 > 正文

曾建元:台灣對大陸的反銳挫實力談

反挫銳實力,仍舊是以柔克剛最為有效,但我國也不應當忽略了我們也可以擁有銳實力的政策手段。我國的自由開放和文化禮儀,在習近平強化了對內的政治和意識形態控制之後,中國大陸社會最為倚賴的外界信息來源,以及精神與財產的避險去處,我國要善用這一燈塔效應,而在兩岸交流的政策上,引導中國大陸社會認識到台灣獨立存在於中國共產黨統治之外之於中國的價值,它會對中國共產黨的專制統治發揮一定程度的制衡作用。

中國共產黨向來慣常並嫻熟於運用不受監督節制的黨國權力,把大量經費投入於境外統一戰線工作和國際宣傳,而利用各國保護言論自由和公平交易的憲法秩序,顛倒是非黑白,混淆視聽,創造出中國模式或北京共識的國家發展論述,以為其黨國專制體制擦脂抹粉、建構統治正當性之基礎。

舉例而言,中華人民共和國在各國一流大學廣建孔子學院,表面上是協助各國漢語的教學和推廣,實際上卻仗恃著誘人的龐大經費,對教學內容進行干預,以達到意識形態的灌輸和控制的目的。在孔子學院里,學生只能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官方論調來討論台灣、西藏等相關政治議題。孔子學院也透過經費補助,要求漢學或中國研究者的觀點,必須要符合中華人民共和國的立場。中華人民共和國也通過對外國媒體的投資或滲透,塑造有利於其國家形象的輿論氛圍,海外華文媒體多半依賴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廣告或補助維持營運,其言論立場也就不難想見,台灣媒體或其相關企業一旦有心經營中國大陸市場,也就往往自甘墮落,以揣摩黨意來權衡其言論立場與尺度。

去年年底,美國《外交事務》季刊(Foreign Affairs)刊登了克里斯托弗·沃克(Christopher Walker)和傑西卡·路德維希(Jessica Ludwig)合寫的〈銳實力的意義:威權國家如何投射影響力〉(The Meaning of Sharp Power:How Authoritarian States Project Influence)一文,對奈伊(Joseph Nye)提出的軟實力(柔性權力Soft Power)概念進行反思,稍後,美國國家民主基金會(National Endowment for Democracy)則出版了《銳實力:崛起中威權的影響力》(Sharp Power:Rising Authoritarian Influence)研究報告,克里斯托弗·沃克和傑西卡·路德維希共同撰寫了導論〈從“軟實力”到“銳實力”——民主世界中崛起的威權影響力〉(From‘Soft Power’to‘Sharp Power’:Rising Authoritarian Influence in the Democratic World),銳實力的概念,便如石破天驚般地橫空出世,讓民主國家重新省思威權國家如俄羅斯和中華人民共和國如何利用民主制度的空隙規劃其策略,而向民主國家伸張其影響力。有別於以軍力和經濟威脅為武器強施其意志的硬實力(Hard Power),以及運用文化優勢、民主價值、公民社會來宣揚國家形象的軟實力,銳實力則指針對特定國家進行刺破、滲透、穿越政治與信息環境的銳利影響力。銳實力是策略運用的結果,策略工具最有效的就是金錢,威權國家的金錢運用不透明,越多看似缺乏績效評估的策略作為,其實也就創造了相關官員貪污尋租的機會,但只要其中幾項發揮作用,對民主社會產生影響力,那也就夠本了。

從銳實力的角度來看中華人民共和國在兩岸關係當中的作為,就能夠說明對岸何以對台灣軟硬兼施,並試圖深入台灣社會尋找代理人,而對此始終不惜代價、積極作為。民主進步黨政府執政後,對岸的對台工作轉而著重於兩岸年輕人與基層民眾的交流,而整合出“一代(年青一代)一線(基層一線)”的新提法,用以取代以往的三中一青(中小企業、中低收入、中南部以及青年),除此之外,更有給予台灣人民以居民待遇的諸多措施,以吸引台灣人前往中國大陸投資、創業、經商、留學與移民。換言之,除了過去要求做到入島、入戶、入腦的統戰工作外,現在的新作法,則是利用大陸的磁吸作用,把台灣的人和錢再進一步吸引到中國大陸去。

銳實力的策略運用效果如何,我們只能說,對於台灣人的政治認同影響有限,但必然有零的突破。然而效果最顯著的,則是對台灣人心理和行為的制約。台灣人許多是用外在觀點來看待中華人民共和國,也就是說,雖然不認同黨國專制體制,但是認為兩岸國力消長,最終不免要面臨政治決戰,所以就不願做出可能會得罪對岸的事情。二零零五年三月,中華人民共和國通過《反分裂國家法》,我曾嘗試聯繫新竹地區幾個大學學生會,希望能聯合發聲表達抗議,令我印象深刻的是,當時國立清華大學學生會長即表示,他們未來要投入科技產業,極有可能到中國大陸工作,所以為了保護學生未來在中國大陸的處境,他們歉難出面參與行動。十多後的今天,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大數據能力更甚以往,這種不想得罪的心理恐怕存在更多人的身上。而對於大學的兩岸學術交流,我國也多基於息事寧人的心態,避免在主權象徵上引起衝突。旺旺集團收購《中國時報》集團媒體,甘為共產黨喉舌,是眾所皆知之事。《中國時報》的專業形象與聲望都大不如前,《旺報》更是零售量極低的報紙,中國電視和中天電視的收視亦不佳,但這都不如台灣存在一個明確支持統一的媒體陣地的象徵意義來得重要。至於新黨青年委員會的王炳忠、林明正、侯漢廷,就是銳實力策略到目前為止最突出的成果,他們活躍於台灣媒體,善於操持大陸意識型態用語,不避諱表態支持統一,如果周泓旭的隨身碟中查到的《星火T計劃》為真,王炳忠拿錢辦事並不儘力,他用共產黨的錢買房子、創辦《燎原新聞網》,但《燎原新聞網》的點閱率極低,與其說他們觸犯了《國家安全法》,倒不如說他們詐騙共產黨來得證據確鑿。而中華人民共和國利用愛國同心會、中華統一促進黨擾亂台灣社會,換來的,也只是台灣社會的反感而已。

台灣有沒有什麼方法來反制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入島大撒幣收買人心的動作?其實我們的選舉民主制度就是一個最好的自我防衛機制,因為是自由選舉和秘密投票,人民心中的真意會在投票上表現出來,所以儘管以前三中一青的政策搞得如火如荼,熱鬧非凡,台灣人拿了共產黨的好處,接受招待旅遊,還是把票投給了綠營政黨。中華人民共和國喜歡說寄希望於台灣人民,其所以採取官民分流的對待作法,是因為台灣的民選政府不接受他們的一個中國原則,他們只好給自己找了下台階。但我仍認為這是好事,如果他們能夠體會民意政治的真諦,就不會責怪台灣的政府操弄民意,而反要設法影響台灣民意、改變台灣民意,以對中華民國政府產生壓力。

反挫銳實力,仍舊是以柔克剛最為有效,但我國也不應當忽略了我們也可以擁有銳實力的政策手段。我國的自由開放和文化禮儀,在習近平強化了對內的政治和意識形態控制之後,中國大陸社會最為倚賴的外界信息來源,以及精神與財產的避險去處,我國要善用這一燈塔效應,而在兩岸交流的政策上,引導中國大陸社會認識到台灣獨立存在於中國共產黨統治之外之於中國的價值,它會對中國共產黨的專制統治發揮一定程度的制衡作用,是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民主的最好反證。因此,鼓勵兩岸的民間交流,讓更多的大陸社會意見領袖和知識分子到台灣來見證多元文化主義、憲政民主和民生社會福利的成就,應當是我國大陸政策中有關於兩岸社會文化交流的最高綱領。就此而言,我首先認為,我國應當重新設立中華髮展基金,以便有更多的經費來爭取中國大陸的優秀人才來台交流和從事研究;其次,在兩岸官方協商機制中斷的情況下,則是就可操之在我的部分,放寬大陸人民由第三地來台旅遊的限制,以便有更多地區的大陸人民得以到台灣自由行,或以自由行名義來台灣參加非政府組織的研習課程;第三,漸進開放承認學歷的大陸學校名單和開放來台留學的地區,同時開放短期留學,尤其是成人終身學習、推廣教育的部分。中國大陸人民其實是可以設法由第三地轉來台灣就學,這樣就可以迴避掉由大陸直接來台而受制於中華人民共和國官方審批的干擾。這一建議的目標是指向大陸新興中產階級家庭,讓他們也有機會到台灣體驗不同的學習經驗。

最後本文想說的,是我們需要有一個攻勢型的大陸政策方針。我國政府或執政黨高層,要對於兩岸的未來有一個基於民主自決程序的說法,即以中國民主化與否作為台灣自決前途的條件。如果民進黨在蔡英文總統兼任主席的任內考慮制定中國政策決議文,以中國大陸人民為對象,從體諒的心情出發,充分表達我國面對兩岸關係的價值立場,以求說服對岸人民的接受,我相信,會對於目前一切有關兩岸關係屬於戰術性的政策思考,立即拉升到兩岸戰略對話的歷史高度。這是我國真正的軟實力,也是立基於本土的民進黨政府難以被取代的角色。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來源:民主中國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驚人之語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