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言論 > 正文

時事大家談:打虎之後再「掃黑」 習近平意在何方?

上星期(1月24號),中共和政府發出《關於開展掃黑除惡專項鬥爭的通知》,引發海內外關注。“通知”稱,為進一步鞏固黨的執政基礎,掃黑除惡要與反腐敗、基層“拍蒼蠅”結合起來。有分析指出,中共任何大動作都有政治目的;本次大張旗鼓“掃黑”意味著一批大案要案或許會出現,甚至可能會有中共高層涉案。那麼,習近平在第一任期大規模反腐、打虎拍蒼蠅造成舉國震動之後,繼續發動“掃黑”意圖何在?

嘉賓:美國普林斯頓中國學社執行主席陳奎德博士;中國作家、評論人士田奇庄先生

主持人:中共所指的黑勢力惡勢力的範圍和界限是什麼?您對這裡面的問題有什麼看法?

陳奎德:這個事情聽起來有點像中共又重新回到類似於毛澤東時代的以“運動”治國。黑勢力也好,惡勢力也好,社會上的違法亂紀的行為應該由司法機構處理,正常的依法辦事。開展一個三年的掃黑除惡運動涉及到了中共現在的政治想法,它覺得中國社會還是要通過毛澤東式的運動式的方法解決。所謂的“黑”和“惡”都不是法律術語,如何定義這個組織是黑社會或不是黑組織,沒有一個明確的法律界限。用這樣一種情感式的術語使人不得不想到薄熙來先生在重慶的所謂“唱紅打黑”運動。那次的運動里的“打黑”,後來很多都證明了是冤案,都是指向了中國在重慶的民營企業家,他們的財產最後都受到了侵犯和沒收等。所以說,這個“打黑”顯然是有其政治用意的。過去的反腐敗威懾了官場,而現在又要威懾社會,這是要造成一種威懾性的氣氛。北京當局認為2018年會發生非常多的不可控的局面,包括經濟政治和外交上的,所以它預先要採取威懾方式來震懾社會,但是這脫離了所謂的依法治國,重回人治軌道。

主持人:社會上出現這些很嚴重的擾民的不正之風,這個現象是應該遏制。老百姓會不會看到這裡的誤區?之所以會出現社會上這樣的風氣,其根本原因在哪裡?

陳奎德:這次“掃黑”和薄熙來先生當年在重慶的“打黑”有非常雷同的邏輯。薄熙來先生和習近平先生是政治上的敵人,但是為什麼習近平先生最後還是走向了薄熙來先生一樣的思路,要利用所謂“掃黑”來對社會進行運動式的掃蕩,而不是剛上任的時候信誓旦旦地講的依法治國?我認為是其政治上有自身的邏輯。像中國這樣一個共產黨一黨專政的國家,如果要維持一黨專政的話,他們恐怕都有一個基本的共識,像鄧小平這樣的走法走下去的話,社會就越來越向威權社會過渡,然後再慢慢地向正常的民主社會發展。他們知道民主社會對中國這個國家的長治久安是有利的,但是,最大的問題就是如果正常往下發展的話,共產黨的壟斷政治的權力就不存在了。也就是說共產黨不可能永久地一黨執政下去了,也就是說他們最根本的利益受到了侵犯。即使他們知道這樣的發展對國家的利益有好處,但是黨的壟斷性執政的利益喪失掉了。所以他們雖然是政敵,但是最後的思路還是走到了一起,還是啟用了類似於毛澤東式的治國方略來維護政權的合法性。

主持人:有評論稱,這次習近平希望在政法系統中清除他的敵對勢力。這次新一輪的“掃黑除惡”是不是意味著習近平的政權面臨很大的威脅,國內的矛盾在激化?

陳奎德:這個時候提出所謂運動式的掃黑,本身就是面臨著很大政治上的、經濟上的危機。現在習近平面臨很大的問題和困難是,在經濟上美國已經要執行所謂的貿易戰,在地方上的土地財政也越來越走向盡頭。所以他必須要通過一種突出的所謂運動式的方法來擺脫困境。在我看來,組織上的政法委是否能忠於習近平的政權還是個問題,所以他要檢驗這些組織是不是足夠的忠心。掃黑在政治上是一種對民間勢力的威懾,財政上是救急,組織上是進行所謂的檢查練兵,社會上是維穩。在政治、財政、組織和社會四個方面多管齊下,希望通過這種威懾式運動式的方式,來度過他目前可能要面臨的極大的困難。

主持人雨舟說:中共中央、國務院發出《關於開展掃黑除惡專項鬥爭的通知》,請問田奇庄先生,《通知》的要點是什麼?您認為看點在哪裡?

田奇庄說:《通知》說的是要進行為期三年的“打黑除惡”運動、專項鬥爭,認為(打擊)黑、惡勢力對人民的滋擾是當前的緊迫任務,認為打黑除惡專項鬥爭是非常艱巨的,要集合多部門的力量,集黨和國家之力,把問題解決好,而且要打擊“黑傘”、“保護傘”,要消除基層腐敗的基礎,還要求嚴格辦案,注意政策界限。田奇庄表示,這種精神、想法不能說是錯。製造一個好的社會環境,讓大家安居樂業,共享盛事太平當然是好事,但其中還有問題值得推敲。

雨舟說:薄熙來曾經也進行“唱紅打黑”,習近平現在說“掃黑”,這一“打”一“掃”,究竟是一脈相承,還是習近平在另起爐灶?

田奇庄表示,這是大同小異。一個重要的前提是,“除惡”和消除“黑惡勢力”並不是當前的緊迫任務。因為這幾年反貪官,官員的黨風、黨紀比以前強多了,警風、警紀也比以前強多了,尤其是“天網”工程和街頭巡邏。田奇庄說,這些結合起來,街頭的犯罪率已經比以前下降了百分之七八十。這些問題不是對人們影響很嚴重的問題,不值得大張旗鼓地去做。正常履行法律職責,沒必要搞專項鬥爭。一搞專項鬥爭就容易跑偏,一旦跑偏就容易出現冤假錯案,後遺症很難解決,這樣的教訓已經夠多了。

雨舟說:有觀眾評論說,上次反腐是打擊政敵,這次“掃黑”是將打擊行動伸向基層。您怎麼看?

田奇庄表示,這是一個轉移視線的行為。中國為什麼要搞專項鬥爭?為什麼不能通過政治體制改革解決這些問題?田奇庄舉例說,習近平主張“黨媒姓黨”,但這麼長時間報道過“黑惡勢力”的表現嗎?揭露過“黑惡勢力”為非作歹的情形嗎?揭露過官員與“黑惡勢力”勾結的事實嗎?為什麼不做?這種報紙就成了歌功頌德的報紙,這樣的媒體還不改革嗎?如果進行這個改革,很多問題在萌芽狀態就會被消滅,就不會出現那麼多“黑惡勢力”,不會出現那麼多不道德的現象,不會出現那麼多反社會的濫用權力的現象。但是他不在這方面做文章,不去改革自己體制的大問題,卻一直在其他方面做文章,一直把矛頭對準社會運動,對準社會底層,不去解決權力制約、權力運行的扭曲問題,這是癥結所在。

主持人雨舟說:田先生,習近平這個“掃黑除惡”運動是不是能暫時壓下社會的矛盾呢?

田奇庄說:很有可能是暫時壓一壓,這種威懾將是很嚴峻的。但最擔心的是,將會給公民社會的成長空間再一次壓縮,這是非常可怕的。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zhongkang 來源:VOA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言論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