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財經 > 正文

悶聲發大財惡果 製造業徹底輸了:又一跨國巨頭被迫關門…

曾經風光無限的東莞台商龍頭台升家具有限公司(網路圖片)

在產業升級的大旗下,所有的金融、房地產、電子商務公司,都可以打上產業升級的標籤,得到銀行、政府環保和媒體的支持。資源迅速向這些企業靠攏,他們也可以理直氣壯做大做強,有的甚至是坐上了火箭。

相反,那些曾經的香餑,現在並不那麼高大上的製造企業,則顯得門庭冷清,無人問津,在高房價、高人工、高稅收和高環保標準的打壓下,正在被嫌棄中凋零,退回歷史的舞台。

繼1月初,長三角製造業重鎮蘇州的外企五百強之一撤離引發媒體廣泛關注後,如今,在珠三角的製造業重鎮東莞,世界龍頭的傢具企業因環保停產,數千人被裁員,同樣引發了軒然大波。

去年底,素有“傢具大鎮”之稱的廣東東莞大嶺山爆出重大事件:東莞規模最大的台升家具有限公司將於2018年2月1日停產,全體員工工作至1月31日。對於沒有違紀違法的員工,東莞台升會在其離職時支付經濟補償金。已經經營了25年的廠說停產就停產,讓人心驚……

停產的背後,意味著又有數千人將在今年的中國農曆新年前失業。雖然廠方說今年還會升級再投產,可這樣的安撫性言論,基本是沒什麼人能向信的。退一萬步說,就算升級完成重新開張,這麼多被裁掉的員工也不可能全部重新回來。

台升的停產,說得好聽是東莞製造業“升級”;說得不好聽,是東莞製造業熄火的結果,是大國製造業衰敗的又一見證。

曾經輝煌的東莞製造

東莞地處廣州與深圳之間,是珠三角經濟最活躍的城市之一。東莞在中國改開30年來GDP年平均增幅為18%。

由於毗鄰港澳且身處沿海地帶,東莞大量承接了港台和發達國家轉移而來的製造業。依託低廉的勞動力、土地,東莞從一個落後的小漁村躍升為以服裝、玩具、鞋、電子產品、傢具等產業為主的“世界製造業之都”,亦成為中國接納外來工最多的城市之一。

論經濟總量,曾經的東莞以一縣之域創造了5100多億的GDP,超過了不少省會級城市,甚至超過了不少西部省份。東莞,僅僅是一座地級市,可它卻“富可敵省”!

論進出口貿易額,東莞在全國各大城市中排名僅次於上海、深圳和北京。論人均可支配收入,2012年,深圳、上海、廣州三市的人均可支配收入依次為40742元、40188元、38054元,而東莞是人均42944元,2013年人均可支配收入達到了46672元,繼續穩居全國第一!

東莞台升自1991年在東莞大嶺山鎮建成投產,總投資10500萬美元,在傢具業中相當有名。該公司主要生產全套傢具系列產品及木製零配件。其出資控股方為世界第三大木業集團Edward Li集團,是享譽中外的知名傢具製造集團,也是東莞市政府最早引入的台資代表之一。

在90年代“中國製造”的外貿出口驅動浪潮下,這家公司成為美國家居家私行業中具有領導地位的批發商。2001年成功併購美國第二大傢具零售商――環美傢具。成為亞洲第一家擁有自已品牌,並行銷美國的傢具公司。21世紀初,東莞台升的創始人郭山輝帶領東莞傢具企業跟美國打了一場反傾銷戰爭,東莞台升也因此成為國內能以0%的反傾銷稅率進入美國市場的兩家傢具企業中的一家。

目前,台升國際集團總部設在美國,成員分布於美國、英國、中國、香港、台灣等地。擁有Universal Furniture,Baker,Legacy Classic、Paula Deen,Pennsylvania House和Craftmaster等國際著名品牌。2005年底,台升國際集團在香港主板以順誠控股掛牌上市。

要品牌有品牌、要資金有資金、要和世界接軌、敢於和美國打反傾銷戰,這麼牛的傢具企業,如果都算不上製造業升級,那麼對於那些刀耕火種、拼人工、拼加班時間的“三來一補”小作坊來說,就只能變成活化石了。

然而,在當前製造業升級和環保風暴的虎皮下,再牛的製造業,都擺脫不了“底端”的定位。比起房地產、金融和電子商務平台,這些製造業公司確實太髒亂差,稅收不高,污染環境,不受待見也是人之常情。

東莞環保局或為最大贏家

網上流傳一張蓋有東莞台升公章的公告照片,公告顯示“由於近年來環保監管趨嚴,訂單急劇減少,業務下滑,虧損嚴重,公司不得已決定於2018年2月1日開始停止生產”。

台升家具有限公司決定停產關廠的內部通知(網路圖片)

據查,台升傢具在2016年5月11日、2016年6月22日、2017年9月4日分別三次被東莞市環保局處罰。公司不得已決定於2018年2月1日停止生產。

所以說,從深層次上來講,這些所謂“底端的製造業”停產倒閉,是因為房地產、人工、稅費上漲造成的,或者說是產業升級造成的。但是從直接原因來說,環保無疑是壓垮駱駝的那最後一根稻草。沒有環保的補刀,這創造了大量就業崗位的製造業,不會關門這麼快、這麼徹底!

如果說,30年前的招商引資是一把尚方寶劍,當年到處張貼的標語是:“誰和XX市招商引資過不去,就是和XX市人民過不去”,那如今,三十年風水輪流轉,當年的香餑餑,卻一夕就變成了遭人嫌棄的臭狗屎。

而現在的口號是:“誰和環保過不去,就是和自己的廠子過不去”。在天寒地凍的北方,環保稅高調開徵,賣煤被拘留,在家私自燒煤被糾察隊進屋勒令熄火;沒有煤改氣,冰天雪地也自己扛,這就是環保的威力。在環保大旗下,沒有不能被關的廠,沒有不能裁掉的人……

所以,回到東莞台升傢具公司停產事件上來看,環保局的多次重罰給企業的正常生產增加了沉重的負擔,導致了工廠最終的關閉,數千人被辭退。東莞環保局完成了自己的年度目標,可以圓滿向上峰交代,成為最大贏家;但是無數個家庭在農曆新年節前失去了生活來源,成為了環保的最大輸家。

環保風暴:壓垮製造業的最後一根稻草

近期,在大國全國範圍內颳起的環保風暴,一輪比一輪猛烈。環保重壓之下,風暴所到之處,包括化工行業企業在內,企業大面積斷水斷電停產,工人停工失業,家庭生計堪憂,有點哀鴻遍野的味道。

而在製造業重鎮長三角和珠三角,沒爹沒媽保護的外企、民營企業首當其衝,成為重災區。僅華北地區,就要求在去年年底關停近18萬家企業。如果加上華東和華南,因環保關停的企業將更多,因環保而失業的人員更加觸目驚心。

浙江染廠、紡織廠:關閉377家,搬遷140家,簽訂搬遷協議54家,斷電1631家。2577家“三無”企業下月將全部關閉。

廣東關閉623家,搬遷265家,斷電4263家。所有三無企業2017年10月份全部關閉……而台升也許就是這個被關閉的犧牲品之一。

很多污染嚴重的大中型國有化工廠、熱電廠、鋼廠等沒有受到環保風暴的影響,反而是那些民營、外資紡織、染廠、傢具等成為環保重點的監管和關閉對象,這樣的選擇性執法,本身就很能說明問題。

環保嚴查,本無可厚非,上峰要求以綠色發展為主線,保護綠水青山,維護人居環境,本應得到民眾擁護。但是,過猶不及,矯枉過正,很多環保措施,從一個極端走向另一個極端,規定朝令夕改,無謂增加企業運營成本,甚至不管是否符合條件,都一刀切式的一關了之,確實引起很多民眾不滿。

在中國經濟下行,全球貿易保護主義興起的大背景下,中國製造業本就艱難;當前供給側改革下的去產能,已經成為國企提高上有大宗商品價格、清空庫存、出清債務的利器,在此背景下的原材料價格飛漲,已經讓高房價、高稅費和高人力成本下的製造業不堪重負。

就像一個感冒發高燒的病人,通過往其頭上潑冰水來降溫,效果如何,可想而知。而當前的環保風暴,正在成為澆滅製造業最後希望的一盆冰水。運動式、一刀切式的環保漸漸變味,一場聲勢浩大的“保衛藍天行動”變成了無數外資、民企關停撤轉的悲涼信號。

“環保風暴”贏了,製造業徹底輸了……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王篤若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財經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