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娛樂 > 大陸娛樂 > 正文

7年前210元賣掉體操金牌 如今他地鐵賣藝

張尚武又被發現在上海的地鐵站賣藝。

7年前的2011年,就是在北京的地鐵站里,這位2001年北京大運會男子體操吊環和團體兩枚金牌獲得者,被爆出靠表演體操賣藝為生。2005年退役後,他因盜竊蹲了三年多監獄,兩塊金牌被以總共210元的價格賣掉。當時不少人向他伸出援手。但不久之後,人們發現他又回到了地鐵站賣藝。

7年後的今天,35歲的他在上海,依然在地鐵站內賣藝,但他說自己開始去圖書館看書。他告訴記者,重新回到地鐵站賣藝不是一種自暴自棄,“我的底線是不做犯罪的事,不危害社會。”但警方表示,地鐵賣藝屬於違法行為。

一個昔日體操賽場上的強者,為何成為了生活中的弱者?

7年前,張尚武總是迴避這個問題,而如今他說:“我現在就想從自己身上找找原因。”

仍在地鐵站賣藝

每天僅有四五十元進賬

車站派出所:地鐵賣藝屬於違法行為

上海,人民廣場地鐵站,3條線的換乘站,有20個出口。這裡不少人都認識張尚武。

一位小商販告訴記者,張尚武每次見到自己都會打招呼,問問生意做得好不好,“他沒有朋友,一直都是一個人。”一位保潔阿姨補充說,“他看起來一點也不像冠軍,倒立都堅持不了多久。”

手撐地,雙腳抬起、併攏,保持一分鐘;然後屈膝、腳放下、起身;雙臂平舉,微微一個踮腳,算是致意。這就是張尚武現在在地鐵站中的體操表演。

面前一個盛零錢的塑料碗,一個寫著“張尚武體操賣藝”的牌子,一張獲獎照片。除了憔悴一些,35歲的張尚武看起來和7年前並無二致。

沒退役的時候,張尚武做托馬斯全旋能連續做50個,2011年出獄後,還能做20多個,現在據他自己描述,大概只能做六七個。“是那麼個意思就行了,都是為了生活,總不能讓我玩命吧。

和他見面是在地鐵站的快餐店裡,大概是之前接受了太多採訪,他有些謹慎。在他的身上,能夠鮮明看出體操訓練的痕迹,他的身高僅有1米五左右,小腿短,上身長,雙臂粗壯。

他的微博上至今還能接到私信勸他,“兄弟,我特別理解你大起大落後失落的心情,希望你能夠重整旗鼓、東山再起。“張尚武不知道怎麼回,只好簡短回一句”謝謝。“

他告訴記者,重新回到地鐵站賣藝不是一種自暴自棄,“不是我選擇了這種生活方式,我只是被身體條件所迫。我的底線是不做犯罪的事,不危害社會。”

賣藝的收入不高,每天僅有40~50元進賬,最多的時候不過百元左右。他稱地鐵車站的工作人員對他多有同情,實際上,上海公安軌交總隊方面向記者確認,不久前張尚武剛因無故毆打他人被拘留。

地鐵車站派出所方面再三向記者聲明,地鐵賣藝屬於違法行為。

再憶起伏人生

從體操冠軍到偷竊入獄

進入社會,“脫節脫大了”

張尚武覺得自己在人生道路上從來沒做什麼選擇。

在運動員時代,張尚武的目標清晰而單純:省隊、國家隊、世界冠軍,“每個運動員都是這麼想的,但問題是,這個目標不是你自己定的。”1995年,張尚武加入國家隊少年班,並在六年後的2001年,奪得了在家門口舉行的北京大運會男子體操吊環和團體兩枚金牌。

2002年1月,他在訓練中遭遇了後來導致職業生涯終止的受傷——左腳跟腱斷裂。

後來,他和省隊教練的矛盾被媒體曝光,從2003年離開國家隊到他2005年退役,張尚武先後被國家隊和省隊處分。他說他當時也是賭氣,放棄了體育系統內的一切工作安置機會,領了6萬元安置費走人。

據當時新華網報道,作為張尚武曾經的教練范紅斌表示,由於有較好的專業成績,回省隊後張尚武受到了相當的關注,“但他從國家隊回來後,出現了一些違反隊里規章制度的現象。”范紅斌說,發現這些情況後,隊里做了很多工作,“我們大家都想保住他的成績,想幫他發揮最大的潛能,但因為個人原因,2005年他選擇了退役,自主擇業。”2007年,得知張尚武出事後,隊里的教練們都感到痛心、惋惜。范紅斌表示,現在運動員傷殘保險制度很健全,受傷運動員都能得到很好的醫治,而張尚武離隊時,身體上並沒有影響日常生活的傷痛。

從4歲開始就在體校度過,張尚武進入社會後,說:“脫節脫大了。”後來,張尚武在家鄉找了三份工作,分別是送盒飯、給養老院當護工還有當保安,都屬於體力勞動,他的身體完全吃不消,沒有哪份工作堅持了超過一個月。

最終,他走上了偷竊的歪路。

他從自己熟悉的體校和體工隊偷起,2007年,他在北京石景山的網吧里踩點時被警方抓獲,判了4年零8個月,最終,減刑到3年10個月。

這之後,2011年,人們在地鐵站里發現了他。

開始自我反省

“現在想從自己身上找原因”

去圖書館看書,想搞網路直播

有網友在網上發帖,說不理解張尚武,“吊環的落地、跳馬的起跳是何等美妙和燦爛的瞬間,體操這麼樣一個需要高度專註和意志力的運動他都能做到頂尖,為什麼到了生活中卻成了一個完完全全的弱者?“

張尚武自己也試圖搞清這個問題。在七年前,他並不願意反思自己,每當有記者問到他的境遇是否有自身的原因時,他都會說“這個問題……我想休息一下,待會再說好嗎?”但七年之後,記者記者問了他同樣的問題,他給出了回答,他說:“我現在就想從自己身上找找原因。”

他談起大家對他的幫助,“我很感激。”對於當時離開的原因,他解釋說自己主要還是年輕,和周圍的關係處理得不好。“主要是之前在運動隊里,和人溝通交流比較少,和人溝通交流的能力比較欠缺。”他認為自己就是吃了這樣的虧,從隊里走的時候太決絕,不給任何人留情面。

他有些怨恨自己的父母,“我當時是有點自卑的,假如他們稍微關心下我,我可能也不至於走到現在這樣。”根據張尚武不同時期教練的描述,在運動隊期間,大多數時候都是爺爺來探望他,張尚武相對孤僻,沒有什麼朋友。

現在,他的微博上經常轉發楊威、邢傲偉、李小鵬、莫慧蘭、桑蘭等體育界名人的微博,但極少有互動。按他的說法,他是在維護和這些老隊友之間的關係。換成過去的張尚武,是不會做這件事的,但現在他覺得是很重要的事。

他還向記者展示了他在上海圖書館看書的照片。“體育、社會、歷史、哲學,這些書我都看。”記者追問他看了哪本書,作者是誰時,他卻回答不出。關於書本的描述,他只能講到“一本講唐史的歷史書,精裝本,挺厚”以及“一些講互聯網經濟的書。”

提到互聯網,他說:“我最近在想,能不能從互聯網裡分一杯羹,搞個網路直播什麼的。”言語之間,他仍在試圖追趕著時代的腳步。

如今,他已經35歲,他說:“我現在所做的事,首先是要生活下去。”

希望未來生活有變化

自稱每次經歷,都是一種成熟

“28歲和35歲肯定不一樣”

張尚武身份證上的地址仍然是石家莊市體育南大街8號,河北省體育局的地址。退役多年,他一直也沒有找到合適的地方把戶口遷走。

在以張尚武名字命名的百度貼吧里,最新的帖子大多是討論在哪裡又見到了他,地點包括但不限於北京的雍和宮、五道口,上海的人民廣場、中山公園。“可能看起來我和七年前沒什麼區別,但我經歷的東西,不是稀里糊塗經歷的。當然,我也希望我自己的生活將來能有些變化。”採訪中,張尚武不斷強調這一點。

如同七年前一樣,現在張尚武仍然給採訪設了諸多禁區,比如他牢獄的經歷,他不願意再提。

1月25日,上海大雪,溫度降到了今年的新低。南方的雪容易讓人感懷,張尚武也不例外。

他說自己想起在北京時,他常去街邊的卡拉OK唱歌,3塊錢一首歌,唱夠10塊錢的再多送兩首。他說,自己最喜歡唱毛寧的《濤聲依舊》。

“表面上我是做了一些轟轟烈烈的事,之後又回到了原點,但每一次經歷,都是一種成熟。28歲和35歲肯定不一樣,肯定要有變化。”

說到這裡,張尚武的語氣變得高亢,嘴裡用力呼出白色的水汽。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陳柏聖 來源:成都商報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大陸娛樂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