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生活 > 心靈之燈 > 正文

每一段婚姻 都是命運的拐點

原生家庭不幸的人,在自己選擇婚姻的時候,都會有一種不自信。

這種不自信來源於兩個方面,一個是不相信自己能夠擁有幸福的可能,另外一個就是不相信婚姻或者伴侶能夠靠得住。

小霞就是這樣的一個女孩,才23歲,卻已經跟飽經滄桑的中年人一樣,內心充滿疲憊。

她是農村姑娘,有一個智力有障礙的媽媽,需要她從小就當孩子一樣照顧。爸爸是個酒鬼,還重男輕女,喝多了就打她和媽媽。為了謀生,她很早就放棄學業,出來打工。

打工賺到的錢,大多都帖補了家裡,自己手裡總也剩不下。親戚家的阿姨好心勸她,‌‌“找個好男人嫁了吧,兩個人就不會這麼難了。‌‌”

她沒談過戀愛,也害怕談戀愛。她所見的婚姻,她父母的,她阿姨的,都不是那麼和睦。他們都是底層人群,在一起會吵架,甚至動手,沒有完美的婚姻榜樣讓她學習,她不知道怎麼和別人相處。

雖然追她的人一直有,可她誰都信不過。有時候想想,或者她最信不過的人,就是她自己。

婚姻真的可以依賴嗎?女人能夠藉助婚姻改善自己的命運嗎?兩個人在一起真的可以讓生活變得容易一點嗎?

這些問題一直小霞的心裡盤旋不去。

因為愛情而結合曾經是文明社會的一大進步,以前的婚姻只是為了繁衍的需要,誰管你相愛不相愛。

但有愛情的婚姻不一定長久,沒有愛情的婚姻也不一定都失敗。婚姻制度最終要保護的不是愛情,而是生存。即使在當代,很多人結婚的原因也並不是因為感情,只是想找一個伴。

這就是無奈的現實。

你說黃蓉要有武功有武功,要錢有錢,要貌有貌,走到哪裡都不愁吃飯,為什麼還會對郭靖送來的溫暖深深感動,因為一個人行走江湖,孤單才是最大的敵人。

有人單身久了,回到家裡先把電視打開,有了人的聲音,整個房間就會多了一點生氣。後來她結婚了,回想之前的生活,她說真叫人不寒而慄。孤獨是能逼瘋人的,有一個人在自己身邊,哪怕是嘮嘮叨叨,也會讓人感覺到安心。就算吵架,也是一種解悶的方式。

心理不夠強大的人,的確需要一個同伴來消解孤單和軟弱。就像一個月薪3000元的人,自己租房子也要花1000元,再找一個同樣3000元的人,就會分擔一些生活的壓力。

即使有些婚姻不夠美滿,充滿了爭鬥,但在這些婚姻背後,依然有相互溫暖和需要的時候。他們不願意對彼此放手,說明婚姻這個容器,這種生活模式,依然是他們所需要的。

有一次,我到一個小店買東西,老闆和老闆娘吵架,很兇,嚇得我這個顧客都不敢說話了。一會,孩子來送飯,前幾分鐘還在吵鬧的兩個人,現在頭抵著頭,一起吃著簡單的飯菜。

男的往女的碗里夾肉,‌‌“你多吃點,‌‌”女的顯然還沒消氣,口氣依然是硬邦邦的,‌‌“我不愛吃肉,‌‌”可嘴上這麼說,卻依然夾著吃了。然後又夾給對方一塊,‌‌“不欠你的,你也吃一塊。‌‌”

這就是婚姻,婚姻不完美,生活也不完美,陽光下總有陰影,但陰影也是被遮蔽的陽光。

某位致力於研究富豪發家史的專家發現,沒有一個富豪是真正的苦力出身,雖然他們的成功史都喜歡這麼寫:窮小子自強不息,最終飛上枝頭變鳳凰,徹底改變自己的出身。

相反,他們在自己的成功之路上,不是藉助了某個關鍵人物的幫助,就是藉助了婚姻的作用。

比如李嘉誠。

12歲的時候,窮小子李嘉誠和父母一起投靠已經富甲一時的舅舅庄靜庵,認識了表妹庄月明。兩個人一起長大,進而情愫暗生。

李嘉誠雖然家貧,但是也是一個有志氣的青年,他做過茶樓堂倌,做過鐘錶公司的學徒,做過走街串巷的行街仔,後來開始獨立創業,白手起家。而庄月明則是典型的富家千金,受過良好的教育,以優異成績考入香港大學,並留學於日本明治大學。

庄靜庵雖然欣賞自己外甥的才幹,卻並不願意女兒嫁給他。為了能和李嘉誠在一起,庄月明拒絕所有相親,生生將自己拖成了‌‌“大齡剩女‌‌”,讓父親無奈只好答應他們結婚。

庄月明在李嘉誠的成功道路上,扮演了極其重要的角色。早期,她是慧眼識珠的伯樂,為了幫助李嘉誠創業,變賣了自己所有的首飾。後來,她是精明幹練的助手,利用自己的學識和人脈,打通了李嘉誠走向上層社會的通道。

一位熟悉李氏家庭的人士認為:

‌‌“人們總是說地產巨頭李嘉誠,如何以超人之術創立宏基偉業,而鮮有人言及他的賢內助及事業的鼎助人庄月明女士。我們很難想像,李嘉誠一生中若沒遇到庄月明,他的事業將又會是怎樣的情景?‌‌”

沒有庄月明的李嘉誠,人生故事會完全不同。

我有一個同學,早年父親去世,家裡條件非常差,整個青春期她都活得灰頭土臉的,而且十分敏感,不好相處。

後來找了一個出生小康之家的男朋友,她結婚不久,我們再見她,發現她整個人都變了,不僅僅是衣服提高了她的氣質,而且那種被物質滋養出來的幸福感,平順了她的氣場,她變得從容和溫柔了。

真的,物質是可以改造人的精神氣質的,選擇結婚對象,在兩個人人品、資質都差不多的情況下,選擇一個條件好的,衣食無憂,生活順當,可以滋潤一個女人的身心。

美國作家米奇•阿爾博姆寫過:‌‌“世上沒有偶然的行為,我們都是聯繫在一起的,你無法將一個生命和另一個生命分割開來,就像風和微風緊密相連一樣;沒有一個故事是孤立的,它們有時在拐角相遇,有時一個壓著一個,重重疊疊,就像河底的卵石。‌‌”

男人們可以通過婚姻改寫自己的人生命運,女人也一樣可以。

這並非是過去那種女人將婚姻當做是‌‌“第二次投胎‌‌”的投機心態,而是所有的選擇——婚姻的選擇,事業的選擇,都可以成為人生的拐點。

好的婚姻,叫人可以走向更好的人生。糟糕的婚姻,當然也能令人墮入更壞的結果。

如果自己能夠解決自己的生存問題,儘可能的不要去湊合,感情是決定婚姻的首要原則。

但如果個人的生活能力有限,還是找一個合適的伴吧,人品好、肯負責、有能力,都比愛情更重要,然後兩個人一起奮鬥,這會讓你看到生活更美好的一面,絕對可以幫助你提升生活質量。

而所謂的感情,在朝夕相對的陪伴當中,會偷偷滋生。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李冬琪 來源: 博談網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