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大陸 > 正文

杭州豪宅保姆縱火案開庭 大火燒出中產式恐慌

圖片版權 Weibo Image caption林生斌通過微博@老婆孩子在天堂表達對妻子及兒女的思念

2017年,杭州發生了一起舉國關注的豪宅縱火案。嫌疑犯是來自廣東東莞的保姆莫煥晶,她在凌晨縱火後逃亡,導致女主人及三名孩子死亡。2018年2月1日,該案在杭州開庭。

遇害女主人的哥哥事後發微博稱:如果物業給力,消防措施得當,4條生命就可能得以生還,而不用在大火中苦等兩個小時,最後被活活熏死。

火災也引發了中國中高產階級的恐慌,有家庭在杭州火災後辭退了保姆,也有更多家庭開始檢查自己小區的物業消防是否合格。

保姆有債務糾紛曾多次行竊

2017年6月22日,杭州藍色錢江小區內一套360平米的豪宅起火,女主人朱小貞及其三個未成年孩子不幸在火海中喪生。事發時男主人林生斌在廣州出差。

警方通報稱,這是一起人為放火刑事案件,保姆莫煥晶於6月22日凌晨5時許,使用打火機點燃了客廳里一本硬面書,實施縱火。此後莫煥晶穿著睡衣和塑膠拖鞋通過保姆電梯逃生,並且告訴樓下碰到她的住戶:朱小貞讓她下樓報警。目擊者稱,莫煥晶當時手上拿著一個鐵榔頭及手機,神態很淡定。

倫敦大火給中國的城市化樓群帶來什麼啟示?

倫敦大火:火光照亮了貧富懸殊

杭州檢方起訴書稱,莫煥晶長期沉迷賭博,在被害人朱小貞家中從事保姆工作期間,多次竊取朱小貞家中貴重物品進行典當、抵押,或以買房為由向朱小貞借款,所得款項均被其用於賭博並揮霍一空。案發前一晚,莫煥晶又用手機進行網上賭博,輸光6萬餘元。為繼續籌措賭資,莫煥晶決意採取放火再滅火的方式博取朱小貞的感激以便再次開口借錢。

莫煥晶涉嫌“放火罪”、“盜竊罪”,已被檢方批捕。

圖片版權 Weibo Image caption犯罪嫌疑人莫煥晶

在網上搜索莫煥晶的名字,不難找出她此前因欠債而被告上法庭的記錄。那麼,保姆中介將這種有前科的人推薦給僱主,是否也需要擔責呢?

對此,黑龍江濱利律師事務所主任王秋實認為,中介沒有義務也沒有能力去審查保姆的背景,因此很難追責,“做保姆只是一種工作技能,誰也不可能對其品行進行保證,何況涉嫌犯罪的人並非全是再犯,沒有必要也沒理由要求人家去做這樣的工作”。

至於莫煥晶,王秋實認為,判死刑幾乎毫無懸念。

“如果有證據證明保姆當時第一時間報警,並且救援當中消防和物業確實有重大的問題導致四個死亡結果的產生,那麼在量刑的時候有可能予以考慮,但是因為死亡四人,即使有所考慮也很難改變死刑的量刑。”王秋實說。

林生斌對媒體表示,已經放棄向莫煥晶提出民事賠償,只希望法律能夠嚴懲莫。

消防及物業救援不力引質疑

2017年6月22日凌晨,女主人朱小貞和還在睡夢中的孩子被濃煙嗆醒,此後報警。

火災後時間軸:

05:04開始,朱小貞連續三次撥打報警電話。

05:23,消防人員趕到但未能進入房間。

05:12,朱小貞給自己的鄰居撥打電話求救。

05:30,當鄰居發現未接電話回撥之後,無人接聽。

05:40,另一路消防隊員趕到,進屋仍未果,此後從下一樓層的另一部保姆電梯進入保姆門開始滅火。

05:53,消防人員進屋,但告知物業保安屋內沒人。

消防人員沒有在屋內發現被困者。但實際情況是,朱小貞帶著三個孩子被困在離起火點最遠的女兒的小房間,正在被濃煙推向死亡。

6:50,朱小貞弟弟避開保安,成功進入火災現場,並於6:53拍下火依然在燃燒的視頻。但官方通報稱,6:48,火已經被撲滅。

7:00左右,四名死者在女兒的小房間被發現。後來也有聲音質疑為何救援人員沒有及時破門救人。

同時,小區所屬的綠城集團的物業也受到林家及同小區業主質疑。火災發生後,杭州消防出具的報告稱,綠城物業存在多處安全隱患和應急處理不當:消控室值班人員中,有一人屬無證上崗;火災當日,消防供水管網壓力不足,致使消火栓無法啟動;確認火警35分鐘後,仍未啟動消火栓泵;水泵接合器銹死。

此外,中國媒體報道透露,火災當日,消防人員遲遲未從物業處拿到戶型圖,也有可能影響了救人。

圖片版權 BBC Chinese Image caption林生斌要求官方公開消防救援過程

辯方律師中途退庭導致庭審改期

此事件原定於2017年12月21日在杭州開庭。不料,莫煥晶的代理律師黨琳山在開庭中途提出管轄權異議,要求法庭停止審理,之後退庭以示抗議。庭審被迫擇期舉行。

此後,黨琳山在微博發聲明稱,他向杭州中院申請的“38名消防員出庭”被駁回,"杭州消防部門不提供火場信息,警方也只採集了兩名第二批進入火場的消防員”,因此,退庭是“杭州市公安局故意不全面收集證據,檢察院不履行法定職責,法院無視辯護人的合理要求,公檢法一條龍企圖掩蓋真相引起的”。

黨琳山的退庭行為獲得了大量網友的支持。有網友留言稱:“殺了莫是很容易的,但他認為只有還原事實真相,才能推動物業、消防的改善,所以這不僅僅是為莫辯護的問題。從這個意義上說,律師和林家是殊途同歸的”。

12月23日,林家代理律師林傑回應黨琳山的退庭行為稱:理解保姆方關於在法庭審理中調查清楚事實過程的要求。因為這也也是我們對法庭的要求;但我們並不贊同辯護律師退庭的做法。

12月25日,林生斌通過個人微博@老婆孩子在天堂發布《信息公開申請書》,向杭州市公安消防局申請公開6·22火災現場錄音、調查報告等信息。目前還未受到任何回復。

對於黨琳山的退庭行為,廣東省司法行政機關已經對其進行行政處罰立案。杭州官方則稱,被告人莫煥晶已經接受杭州市法律援助中心指派的兩名法律援助律師繼續擔任其辯護人。

12月21日開庭那天,杭州中院刻意安排在小法庭審理縱火案,林生斌申請40個旁聽名額只獲4個,1個名額轉送記者後,法院核明其記者身份後又拒入法庭。

截至目前,這場廣受關注的庭審並沒有向社會完全公開。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陳柏聖 來源:BBC中文記者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大陸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