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科教 > 正文

開學第一課:民國大師們的精彩開場白

民國大師們的精彩開場白各有特色(維基百科)

正所謂:各師各法。

民國的大師們,總是不吝在課堂上展現其最個性的一面。他們的趣言妙語,也常令堂主拍案叫絕。今天我們就來回味一下他們在講台上,那些盡顯疏狂與傲骨的開場白,看看好的講授究竟該怎麼開端。

先抑後揚篇

梁啟超

梁啟超,清華國學四大導師之一。梁大師授課時的開場白經常是:“兄弟我是沒什麼學問的……”稍微頓一頓之後,等大家的議論聲小了點,眼睛往天花板上看著,又慢悠悠地補充一句:“兄弟我還是有些學問的。”先抑後揚,一下子把學生們的注意力全都吸引過去。

梁啟超(維基百科)

劉文典

劉文典,傑出的文史大師,校勘學大師與研究莊子的專家。劉文典去教室講課前,先由校役帶一壺茶,外帶一根兩尺來長的竹製旱煙袋。劉大師上課的開場白是:“《莊子》嘿,我是不懂的嘍,也沒有人懂。”講到得意處,他一邊吸旱煙,一邊解說文章精義,下課鈴響也不理會。

沈從文

沈從文,著名文學家,創作了《邊城》等不朽作品。不過其講課倒很一般,他也頗有自知之明,一開頭就會說:“我的課講得不精彩,你們要睡覺,我不反對,但請不要打呼嚕,以免影響別人。”他的學生汪曾祺曾評價說,沈先生“湘西口音很重、聲音又低”,聽他的課,要會“舉一隅而三隅反”才行。

啟功

啟功先生的開場白也很有意思。他是個幽默風趣的人,平時愛開玩笑,上課也不例外,他的第一句話常常是:“本人是滿族,過去叫胡人,因此在下所講,全是胡言。”引起笑聲一片。

當仁不讓篇

陳寅恪

陳寅恪,國學大師,清華國學院四大導師之一。陳寅恪每次講課,開宗明義就說:“前人講過的,我不講;近人講過的,我不講;我自己講過的,我不講。現在只講未曾有人講過的。”

章太炎(維基百科)

章太炎

章太炎,國學大師,大學問家,譜兒也大。章先生國語不好,由劉半農任翻譯,錢玄同寫板書,馬幼漁倒茶水,可謂盛況空前。老頭也不客氣,開口就說:“你們來聽我上課是你們的幸運,當然也是我的幸運。”

黃侃

黃侃,語言學家,太炎的得意門生,在北大素以狂名。每次授課講到精彩要緊處,便戛然而止,說道:“這裡有個秘密,僅僅靠北大這幾百塊錢的薪水,我還不能講,你們要我講,得另外請我吃飯才行。”

辜鴻銘

辜鴻銘在辛亥革命後拒剪辮子,拖著一根焦黃的小辮給學生上課,自然是笑聲一片,他也習以為常。待大家笑得差不多了,他才慢吞吞地說:“我頭上的小辮子,只要一剪刀就能解決問題;可要割掉你們心裡的小辮子,那就難了。”頓時全場肅然。

熱血豪情篇

蔣百里

蔣百里,近代著名軍事家。他就任保定軍校校長的第一天,對全體學生訓話道:“我此次奉命來掌本校,一定要使本校成為最完整的軍事學府,使在座諸君成為最優秀的軍官,將來治軍,能訓練出最精銳的軍隊。我一定獻身於這一任務,實踐斯言。如果做不到,當自殺以謝天下。”

後來,他因學校被政府拖欠經費,深感愧對學生,遂寫下遺書,真的當眾自殺,子彈穿過胸膛,幸而未死。

幽默啟迪篇

林語堂(維基百科)

林語堂

林語堂在東吳大學講英文課,上課前先將花生分送給學生享用。然後用簡潔流暢的英語,大講其吃花生之道。然後,他將話鋒一轉,說道:“花生米又叫長生果。諸君第一天上課,請吃我的長生果。祝諸君長生不老!以後我上課不點名,願諸君吃了長生果,更有長生。”學生們哄堂大笑。

張伯苓

張伯苓,著名教育家,南開大學創建人。1929年南開女中部第一屆學生畢業,張校長的講話既幽默又深刻。他說:“你們將來結婚,相夫教子,要襄助丈夫為公為國,不要要求丈夫升官發財。男人升官發財以後,第一個看不順眼的就是你這個元配夫人!”

張伯苓(維基百科)

陶行知

陶行知注重“啟發式”教育,一次他到武漢大學演講,一上台就從口袋裡掏出一隻大公雞和一把米。他按著雞頭讓雞吃米,雞死活不吃;後來他鬆開手,讓雞自己呆在那裡,雞卻開始低頭吃米。陶行知就此解釋道:“教育如同餵雞,強迫是不行的,只有讓他發揮主觀能動性效果會更好一些。”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夏雨荷 來源:拾思想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科教熱門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