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軍政 > 正文

印度設法抗衡周邊地區的中共影響力

印度外交部長斯瓦拉吉抵達加德滿都進行訪問(2018年2月1日)

印度與印度洋上的塞席爾群島簽署了建立海軍基礎設施的協議,以應對中國在該地區日益增長的影響力。印度外長也對尼泊爾進行了一次不尋常的訪問。對中國友好的尼泊爾共產黨即將上台。

分析人士說,印度過去一周來這兩個舉措突顯了印度對中國在印度洋和鄰近地區日益顯現的存在的擔憂。

根據上周與塞席爾達成的協議,印度將在阿桑普申島建造一個海軍機場和一個碼頭,該基地將有助於鞏固印度在印度洋的部署,擴大印度海軍的勢力範圍,允許其在島嶼間輪換船隻和飛機。

印度外交國務秘書蘇傑生(Subramaniam Jaishankar)在簽署協議後表示:“與印度洋地區各國的關係和營造和平與穩定的氣氛是印度外交政策的重要基石。”這份協議是根據早在2015年簽署的一個版本重新協商的。

印度尋求建立海外戰略基地是出於對受到越來越強硬的中國包圍而日益強烈的擔憂。去年8月,北京正式在東非吉布地開啟了第一個海外軍事基地。分析人士認為,印度更大的擔憂是中國的資金正開始包圍印度,這指的是孟加拉國、緬甸、馬爾地夫和斯里蘭卡等國家已在響應北京雄心勃勃的“一帶一路”的倡議。

印度新德里國家海事基金會主任普拉蒂普-喬汗(Pradeep Chauhan)說:“這個帶來的是在我們自己的地理範圍內的戰略機動空間縮小。”他說:“隨著中國開始在印度洋開發基地,這種競爭轉變為衝突領域的風險越來越大。”

儘管“一帶一路”的一些項目最近被取消,或者由於擔心中方嚴苛的融資條件而重新談判,這並沒有減輕印度的擔憂,印度擔心一個需要數十億美元基礎設施投資的地區將無法抵制中國投資的誘惑。

印度防務分析研究所的南亞專家穆尼(Sukh Deo Muni)說:“真正的問題是所有這些國家都想要金錢和資源,這些願望已經高漲。每個人都想要現代化,是不是?而中國人願意為他們提供資金。”他說,令人擔心的是經濟存在會導致戰略性存在,“因為他們正在以基礎設施項目來實現戰略目的”。

印度對北京在印度洋及其鄰近地區的存在感到不安全,源於中國在南中國海與越南、日本和菲律賓等多個國家發生衝突的強勢作為。在北京拒絕接受2016年國際仲裁庭對南中國海主權聲索的仲裁結果之後,這種擔憂加劇。喬汗說:“這破壞了整個國際法的結構。”

亞洲不斷發展的經濟使印度洋成為印度和中國這些國家的一個巨大的戰略地區,因為大部分貿易和原油進口都經過這一海域。

印度對北京在鄰國尼泊爾日益增長的政治影響力的擔憂也促使印度外交部長斯瓦拉吉(Sushma Swaraj)幾天前訪問即將由共產黨執政的加德滿都。尼泊爾的這個政黨聯盟在中國的支持下贏得了去年12月份選舉的勝利。

斯瓦拉吉周四和周五的訪問被視為新德里主動接觸尼泊爾未來新政府的領導人奧利(Khadga Pradad Oli)。

穆尼說:“(斯瓦拉吉的訪問)反應了一種緊張情緒。本來在穆迪擔任總理後就該去訪問。”他指出,這個訪問通常會在新政府上台後進行。

印度和尼泊爾的關係在奧利2015年擔任尼泊爾總理期間陷入低谷。奧利一邊指責新德里對尼泊爾實施經濟封鎖,一邊與中國建立友好關係,以減少這個內陸國家對印度的依賴。

中國已承諾在尼泊爾投資約80億美元,建設兩國之間的鐵路線。在尼泊爾選舉之前,奧利還承諾重新評估前政府放棄的與中國簽訂的一個25億美元的水電項目合同。

印度也向尼泊爾、不丹和孟加拉國這樣的鄰居小國伸出援手,開發像大壩和公路等基建項目,但印度無法匹敵中國的資源,而且常被指責進展太慢以至於項目無法展開。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夏雨荷 來源:美國之音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軍政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