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動態 > 正文

川人:薄孫餘毒盤踞重慶 黃奇帆成破局關鍵?

現在作為餘毒代表的黃奇帆,以助力重慶經濟發展為名,被〝請〞回了重慶,這預示著黃奇帆的命運已掌握在別人手中,它已成陳敏爾破局重慶的關鍵。是與餘毒們相互妥協、坑瀣一氣?還是冒著巨大風險徹底肅清餘毒,以換取最高領導人的信任?這是陳敏爾主政重慶必須選擇的棘手問題。

1月29日下午,中共重慶市政協五屆一次會議閉幕,原市長黃奇帆,擔任該市政協普通委員。據了解,2016年12月30日,黃奇帆辭去中共重慶市委副書記兼市長職務,並於2017年2月被委任為中共全國人大財政經濟委員會副主任委員。不到一年時間,黃奇帆回到重慶當選為重慶第五屆市政協委員,引發外界輿論普遍關注。

1月25日,中共重慶市政協五屆一次會議開幕,黃奇帆以該市政協委員身份亮相主席台。

中共重慶市委書記陳敏爾在當天開幕式講話再提〝全面肅清孫政才惡劣影響和薄、王遺毒〞,鑒於黃奇帆在重慶官場與薄熙來、孫政才合作多年,特別是在薄熙來、孫政才紛紛落馬之際,涉案頗深的黃奇帆是否會被肅清成外界關注焦點,也成為重慶官場肅清〝薄王餘毒〞與孫政才惡劣影響的重要風向標。

1月30日,中共多維網發表了題為〝黃奇帆回歸重慶,意在陳敏爾而非政協〞的文章。文章淡化了黃奇帆〝被貶〞的事實,文章稱:〝以黃奇帆公認的金融功底和經濟駕馭能力,他再次出現在重慶政壇,重點不是他是否成為當地政協領導層,而是黃奇帆將如何助力重慶現任市委書記陳敏爾,推動當地經濟繼續良性高速發展。〞可見,此次黃奇帆〝返回〞重慶是為了〝助力〞陳敏爾發展經濟,而不進入領導層也是當局有意為之。言語間,多維網把黃奇帆的命運走向與陳敏爾的態度緊密相連的驚天秘密公諸於眾。毫無疑問,黃奇帆已成為陳敏爾破局重慶的關鍵。

2007年11月30日,薄熙來主政重慶。2009年7月10日,中共《人民日報》報導了,當時薄熙來主政的重慶發出20萬封公開信,邀請市民舉報黑惡勢力。一個月後,〝重慶最大黑保護傘〞的重慶市司法局局長、前公安局常務副局長文強被查處,多名涉黑商人被抓,逾千黑惡團伙成員被緝拿。受此影響,2009年11月底,中共中央決定免去王鴻舉的職務;數天後,12月3日王鴻舉辭去重慶市市長,接任者就是自稱與薄熙來合作的〝如魚得水〞的黃奇帆。可見,黃奇帆能順利接任重慶市市長職位,與薄熙來及其江派背景有莫大的關係,把黃奇帆稱為薄黨餘毒也算名至實歸。但2013年9月22日,薄熙來因受賄、貪污、濫用職權被判處無期徒刑後,黃奇帆卻毫髮未損,令外界驚嘆。

事後證明,黃奇帆能安然無恙,這一切均得益於江派人馬對重慶的控制。為了平息薄熙來事件的影響,2012年3月15日,江派要員張德江親自入渝主持大局。同年11月15日,張德江當選為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排名第三,他趁機把替自己看管吉林的孫政才調到了重慶,以圖孫政才能有更大發展,成為江派的〝隔代繼承人〞,同時也能保持重慶官員隊伍的〝穩定〞。就這樣黃奇帆奇蹟般的活了下來,並繼續受到孫政才的〝重用〞。

孫政才主政重慶後,表面上對中共中央精神高度贊同,實際上卻消極抵抗,尤其在中共中央要求重慶要肅清薄王餘毒問題上,孫政才玩起了〝兩面人〞。當年薄熙來為了拉攏重慶官員聽從自己指揮,一直沒有處理當地二十多名涉嫌性愛視頻的廳官。2013年1月,揭發眾多重慶地方官員淫亂的不雅照事件持續發酵,但最終僅有雷政富一人落馬。其餘的官員僅被孫政才控制的中共重慶市委免職,包括彭智勇、范明文、韓樹明、艾東、羅登友、謝華駿、周天雲、何玉柏等一大批淫亂餘毒官員逍遙法外。所以孫政才的不作為,讓重慶官場的薄王餘毒有恃無恐,隨著孫政才的落馬,重慶官場已變成了餘毒盤踞的地方。在餘毒盤踞的地方開展工作,這就是陳敏爾必須面對的實現。現作為餘毒的代表黃奇帆,被貶回重慶〝助力〞,真值得外界玩味。

黃奇帆對重慶的經濟發展真有外界認為的那麼重要?這顯然是偽命題。熟悉中共體制的人都知道,中共經濟持續發展的關鍵就靠〝刺激〞二字。誰的政治資源大,誰就能吸引來更多的資金為自己站台,誰的經濟和GDP就能名列前茅。至於外界標榜的〝經濟人才〞,那都是愚民的把戲,有權有錢的主子從來都不缺。若黃奇帆真有〝公認的金融功底和經濟駕馭能力〞為何當局不派它代表中共去參加達沃斯論壇?為何它的全國人大財經委員會副主任的頭銜都無法保留?所以多維網的片面之詞不足為信。為了應對頻頻慘烈的政治鬥爭,對中共高層而言,用一個自己信任的人遠比用一個〝人才〞要實際的多。

據香港《前哨》爆料稱,黃奇帆兒子黃毅與重慶鋼廠陷入巨額虧損有關聯。黃毅從澳洲大批量進口鐵礦石後,再以高價轉賣重慶鋼鐵,多年來賺取巨額回扣,造成重慶鋼鐵連年虧損。可見黃奇帆家族本身也有貪腐的經歷,在重慶官場,在薄孫餘毒的眼中,黃奇帆已成為了一個重要風向標,它的命運走向對其它人而言具有重要的示範意義。從2017年7月,陳敏爾主政重慶以來,多次提到要肅清薄熙來、王立軍和孫政才留下的餘毒。當局為給陳敏爾肅清餘毒創造良好環境,1年內外調14名省部級高官入渝,但現在重慶官場肅清餘毒的動靜與當年四川官場肅清周永康餘毒的動靜相比,實在太小,太安靜。這背後恰好反映出,薄孫餘毒盤踞重慶,到了陳敏爾都無法輕舉妄動的地步。

現在作為餘毒代表的黃奇帆,以助力重慶經濟發展為名,被〝請〞回了重慶,這預示著黃奇帆的命運已掌握在別人手中,它已成陳敏爾破局重慶的關鍵。是與餘毒們相互妥協、坑瀣一氣?還是冒著巨大風險徹底肅清餘毒,以換取最高領導人的信任?這是陳敏爾主政重慶必須選擇的棘手問題。孫政才的教訓就在眼前,不肅清餘毒,與餘毒同流合污,重慶又會成為主政者來了就無法脫身的地方。原本〝脫身〞的黃奇帆,又意外的回到了重慶,它能否成為陳敏爾破局重慶的關鍵,它能否換來陳敏爾四年後的成功〝脫身〞,這一切均視它們背後政治勢力的博弈結果而定。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動態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