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動態 > 正文

不得了 現在中共都敢篡改中共自己的結論了

橫河:這裡就講到篡改,在這個特定案例上實際上是一種刻意掩蓋,我剛才講的誇大和掩蓋它都屬於篡改。首先我們就看一下,它篡改的是什麼東西?實際上它篡改的是中共自己的結論,還不是真實的歷史。中共曾經做過兩個關於歷史問題的決議,一個是在1945年的時候,就是快要進行內戰了,中共做過一個決議。

另外一個就是1981年的時候,十三屆六中全會,關於若干歷史問題做了一個決議。首先就是中共的關於歷史問題的決議究竟是不是真實的歷史?這個檔本身是歷史的一部分,但是檔反映的卻是一個篡改了的歷史,或者是一個錯誤的歷史結論。

我認為在中共的這個若干歷史問題的決議當中,它的決議的錯誤,首先是對毛澤東的評價,就是毛澤東的評價它堅持“三七開”,其實當時在這個決議討論的時候就有相當多的反對,很多人認為不應該“三七開”,但是鄧小平堅持要“三七開”。

我們現在講它不僅僅對毛澤東的評價是錯誤的,它裡面很多錯誤內容,比如說一開始的時候,它有一個建政前的總結,所謂建政前的總結呢,其中我隨便舉一個例子,就是它否定中華民國的國軍抗戰,而堅持所謂中共是抗戰的中堅力量,那這個就是和事實不符合的。

談到文革前的時候,我就講中共這個決議,就是我們所說的篡改,很多人講的篡改的基礎是這個決議,這個決議本來就錯了。你比如說文革前講到建政的時候,它講的什麼呢?說是中共統一了國家,改變了舊中國四分五裂的狀態。你想想看,舊中國四分五裂指的是什麼?它很可能真正能夠想起來的話,人會想到好像真的是四分五裂,實際上能夠想的起來的無非就是北洋軍閥統治時期的軍閥割據;真正到了後來的話,其實北伐以後中國已經統一了。後來是日本侵略,日本侵略不叫四方五裂,那叫外敵入侵;然後內戰,內戰誰跟誰打?中共就是打仗的一方,所以本身它就有責任,這不存在是中共統一中國的問題,根本不存在這個問題,這個就是編造歷史。

另外呢,它對“土改”、“鎮反”、“三反五反”、“朝鮮戰爭”是全面肯定的,對中共所謂的“三大改造”是全盤肯定的。那我們就說了,如果“三大改造”是對的話,那麼改革開放就是錯的,因為兩者你只能取一。因為“三大改造”所改造的東西就是改革開放以後提倡的東西,它不能說兩個都是對的,就是“三大改造”如果是對的話,那麼改革開放就一定是錯的。

另外它還聲稱這個過渡時期的總路線完全正確,現在其實大家不管在中國學術界還是民間,基本上都已經肯定這個總路線是錯的;另外呢,它對“反右”是基本肯定的,只承認擴大化,對這個“反右”它用詞完全是反右期間的那些用語。它還堅持所謂的“三年自然災害”的說法,還說這個是蘇聯撕毀合同,現在大家都知道這是謊言,這個描述我就不說了,這就是這個中共決議裡面的。

另外呢,把毛澤東發動文革的思想和動機跟毛澤東思想切割,這是這個決議當中最重要的錯誤,它就說繼續革命不是毛澤東思想,毛澤東思想不包括繼續革命。實際上繼續革命就是毛澤東思想,不僅是毛澤東思想,而且是毛澤東思想的精華,最重要的部分,它貫穿在中共統治的前27年,實際上是從49年建政到76年文革結束,完完全全是繼續革命的思想在指導整個中共的建政前27年,也是中共的革命對馬列邪教的最主要的貢獻。因為奪取政權已經被列寧的蘇聯給實踐掉了,你再實踐的話就不是貢獻了,你只不過跟著別人走,所以繼續革命還真的是對馬列邪教的貢獻。

它(指決議)還談到林彪、江青、康生等野心家別有用心的利用助長了毛澤東的錯誤。實際上毛的決策無論是對錯,這三個人或者說三個集團,都是貫徹毛澤東的思想,它不存在所謂別有用心利用助長的問題。江青在被審的時候她自己就說的很清楚,她自認為她是毛澤東的一條狗,這個描述其實非常準確的,江青不是一個獨立的集團,這是很明確的。所以對文革的基本否定和對毛澤東的“三七開”,因為“三七開”就基本肯定了嘛,這兩者就是矛盾的,其實也違背了毛澤東對自己的評價。

這個決議還試圖在理論上辯解,說是文革發生並不是源於馬列理論,這個辯解非常蒼白。事實上如果認真研究過馬列和毛澤東思想的話,你就明顯看到這裡有一條繼承和發展的路線,就是文革中的提法,就是毛澤東思想創造性的繼承和發展了馬克思列寧主義,這個是符合實際情況的。你看馬克思列寧主義它有一條線,是階級鬥爭摧毀舊制度、舊社會,建立共產主義,這是馬克思恩格斯提出來的;然後列寧就一國首先建設無產階級專政;然後毛澤東就提出無產階級專政下繼續革命。你這樣聽起來都很順當的嘛!要不然你描述了一大堆,別人都不知道你在說什麼。

也就是說教育部的新的教材篡改文革歷史,它的基礎就是中共這個叫做《關於建國以來黨的若干歷史問題的決議》,和馬克思列寧主義、毛澤東思想的這個體系,這是它的基礎,因為這個決議全面肯定了毛澤東思想,也就不可能徹底的清算文革。

你就可以比較一下,德國它為什麼不能夠為納粹辯解?就是它徹底否定了,是由它的徹底和全面的反思和清算,所以它不能為它辯解。正因為文革沒有徹底清算,毛澤東思想沒有徹底清算,所以才有了一個篡改歷史的基礎。

事實上我剛才說了,決議本身就充滿矛盾,當然現在沒有人願意再去看一遍了。我覺得歷史這個結論最終是由歷史做的,不是當事人做的,也不是哪個政黨可以做的,更不是在歷史當中犯了罪的人可以做這個歷史結論的。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zhongkang 來源:希望之聲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動態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