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新聞 > 中國經濟 > 正文

金融時報:無法兌現的中國在英投資

過去幾年裡,一些本來引人注目的中國企業在英投資項目未能落實,這給中英關係“黃金時代”蒙上了些許陰影。

四年前,當喬治•奧斯本(George Osborne)作為英國財政大臣訪問北京時,人們對於中國投資將有助於重振英國北部城市抱有極大的樂觀情緒。

在某些引人注目的案例中,這種樂觀毫無根據。

例如,默西河(Mersey)畔的威勒爾(Wirral)(見題圖)最終承認,永遠也看不到承諾中修建國際貿易中心的1.75億英鎊了。該交易在2010年上海世博會(Shanghai Expo)上首次提出,如今已經無人問津。私人房地產綜合企業沛爾(Peel)當時與一家名不見經傳的中國集團森華資源控股有限公司(Sam Wa Resources Holdings)簽署建設該中心的協議。項目原本規模大得多,計劃斥資45億英鎊重建廢棄碼頭。

威勒爾地區議會在聲明中承認,“與森華共同開發的項目計劃已經不再推進。”

森華董事長邵瀚萱(Stella Shiu)曾承諾要讓成百上千家公司來此展示他們的產品和服務,時任英國首相的戴維•卡梅倫(David Cameron)也參觀了項目地址。

但是除此之外幾乎沒有任何進展。2013年,英國《金融時報》披露,邵瀚萱因未能償還貸款而於2008年被香港一家法院宣布破產。

註冊在她曾用名下的幾家中國公司已經解散,而森華北京辦公地位於一個戒備森嚴的部隊賓館內。周四,邵瀚萱沒有回應記者的置評請求。

2015年,沛爾決定取消該協議,但威勒爾地區議會(代表著英國部分最貧困地區)硬著頭皮繼續推進。該議會反而試著向森華出售自己的土地。在花費了數千英鎊往返中國後,現在它終於承認失敗了。

此類令人失望的事件,讓奧斯本和卡梅倫承諾的中英關係“黃金時代”失去了些許光彩。將於今天結束三天 訪問中國大陸行程的英國現任首相特里薩•梅(Theresa May)則更加謹慎。

一位曾參與威勒爾與森華磋商的知情人士表示,英方太天真了。“中國人從來都不會對你說不,”此人表示,“如果你帶來了一名商人或政客,中國人會盛情款待,你很容易會認為你搞定了一份協議。”

“森華總是說‘錢就要到位了,把錢匯出中國需要一些時間’。但是錢一直沒到位。”

2013年,中國企業正處於迎來空前海外投資熱潮的邊緣。但眼下,擔心資本外逃的中國政府已經止住了這種趨勢。

這位知情人士稱:“我們明白了,沒有中國政府批准,你就無法拿到中國投資,除非你是(中國)大型跨國企業。”

“而現在中國政府告訴企業要把資本留在國內。”

一筆確實得到執行的交易是大型國有投資綜合企業北京建工集團(BCEG)投資1200萬英鎊參建曼徹斯特機場附近的新商業園。該集團在曼徹斯特設立了辦事處,曼徹斯特如今開通了飛往北京和上海的直航。

另一項協議是中國西部城市烏魯木齊的華凌集團(Hualing Group)與謝菲爾德企業家凱文•麥凱布(Kevin McCabe)合作,在利茲(Leeds)邊緣地區投資開發辦公樓、住宅樓和零售項目,並建設一家科技企業中心——謝菲爾德數字校園(Sheffield Digital Campus)。

華凌集團還擁有米德伍德洛克斯(Middlewood Locks)開發項目25%的股權。該項目位於曼徹斯特市中心附近的索爾福德(Salford),佔地面積25英畝。它將提供總共2215套新住房和90萬平方英尺的商業空間。

中國駐英國大使劉曉明在去年8月發表的一篇評論文章中表示,中國對英國的非金融類投資覆蓋“各行各業”,投資總額達180億美元。

但在謝菲爾德的其他地方,另一個教訓是,中國的投資承諾並不總能得到落實。

這座“鋼鐵之城”由於製造業受到廉價競爭的衝擊,許多工作崗位被中國奪走了。謝菲爾德希望通過投資來重振經濟。2016年,謝菲爾德炫耀其與四川國棟建設(Sichuan Guodong Construction)達成的10億英鎊房地產交易是英國最大的房地產交易。

四川國棟建設的總部設在成都,該市位於中國西南部,與謝菲爾德互為國際友好城市。交易達成時,四川國棟建設董事長的女兒也在謝菲爾德讀書。謝菲爾德勞工議會(Labour council)表示,這家建設集團的投資期限為60年,在3年內將對首批5個項目投資2.2億英鎊。

四川國棟建設打算買下這座城市歷史悠久的圖書館,將其改建為酒店。但它發現,涉及的修復工作的花費比當初想像的高昂得多,於是撤出了該項目。

謝菲爾德市議會表示:“我們正與四川國棟在全市範圍內的其他項目上展開合作。”四川國棟建設拒絕就此置評。

除了投資於房地產,四川國棟建設也生產地板、玻璃和蘇打水。

謝菲爾德的一些人對市議會與該公司的交易提出了批評。曾擔任市議會負責人、現為自由民主黨(Liberal Democrats)的保羅•斯克里文(Paul Scriven)表示,與中國企業的交易就像“棉花糖”。他說:“它被繞成了一種大的、誘人的東西,但當你觸摸它的時候,它就開始瓦解。這個投資者在戰略上是否適合謝菲爾德?我們確信已做了盡職調查嗎?”

斯克里文勛爵曾根據信息自由法律,要求了解謝菲爾德與四川國棟之間協議的更多內容,但被以商業機密為由拒絕了。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楚天 來源:英國金融時報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中國經濟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