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存照 > 正文

林輝:紅色公主的大字報讓軍報少將家破人亡

中共黨魁毛澤東統治時期,能被稱為「紅色公主」的自然是毛的女兒。彼時毛有一個與江青所生的女兒李訥,一個是毛與賀子珍所生的女兒李敏,但因為毛早已與賀子珍離婚,李敏主要隨母親生活,能享受到公主待遇的惟有李訥。

圖左:趙易亞;圖右:坐在輪椅上的李納。(網路合成圖)

中共黨魁毛澤東統治時期,能被稱為“紅色公主”的自然是毛的女兒。彼時毛有一個與江青所生的女兒李訥,一個是毛與賀子珍所生的女兒李敏,但因為毛早已與賀子珍離婚,李敏主要隨母親生活,能享受到公主待遇的惟有李訥。

李訥生於1940年,是毛的子女中在其身邊生活時間最長的一個。大學時李訥上的是北大,學的是中國現代史。據她說她並不喜歡這個科目,但中共號召幹部子弟帶頭學,她就學了。文革爆發前,李訥剛剛大學畢業。

1966年文革爆發後,江青、陳伯達在釣魚台15號樓召見了楊成武代總長和解放軍報代理總編輯胡痴,提出了讓李訥去軍報工作的建議,並稱毛也同意。10月,李訥成為軍報記者,化名肖力(小李)。她被分配到快報組。《快報》是文革初期根據的指示創辦的“絕密”等級的內部刊物,專門刊登文革中的重要情況,僅供當時被稱作“無產階級司令部”的高層領導閱批。

第一次在軍報奪權

剛來時肖力很謙虛,口口聲聲說:“爸爸要我來向叔叔阿姨學習。”然而,受文革奪權大環境影響,很快,她開始發力了,而背後應該有毛的授意。

1967年1月12日,肖力向《快報》的領導小組作彙報,稱下面已經不像文革初期那樣看《解放軍報》了,因為軍報沒有一篇關於路線鬥爭的文章。在她看來,軍報已經到了“嚴重關頭”,要改變軍報的面貌,“必須起來造反”。

當晚,肖力找人起草了大字報,並拿去向江青彙報。江青找來了當時正受重用的胡痴,要他支持肖力的造反。胡痴當即表態支持。

肖力的大字報的題目是《解放軍報向何處去?》,內中羅列了軍報黨委的三條罪狀:一是關於報紙宣傳偏離方向。二是報社內部缺少運動,作為黨委書記的胡痴應“負有嚴重責任”。三是報社包庇“一批犯有反黨罪行的、有嚴重錯誤的人,把他們放在主要領導崗位上”,並點名副總編馮征,說他是“彭德懷的吹鼓手”;說總編室主任王焰是“彭德懷的忠實走狗”;副總編張秋橋則“具有嚴重的資產階級新聞觀點”;而主持日常工作的副總編呂梁,是“一貫右傾,軟弱無力”。

隨後,肖力又連著提出質問,稱“如果這樣下去,將被革命的群眾唾棄,以至徹底垮台”。大字報的署名是“革命造反突擊隊”,後面排列了以肖力為首的八個人的名字。

肖力的大字報一公開,馬上引發了軍報的奪權風暴,即“一一三事件”。很快,在毛和林彪的批示下,“胡痴小集團陰謀奪權”的冤案被炮製出來。胡痴等人被押送至北京衛戍區關了起來,並慘遭迫害。

隨著肖力的身份被公開,人們知曉肖力與李訥實為一人,肖力成為了一時的風雲人物,在軍報掌握實權。彼時的吳法憲還以中央軍委辦事組的名義,向軍報下達了“指示”:“在全國反對毛××和林×××的是現行反革命,在軍報反對肖力同志的也是現行反革命!”

據官媒披露,軍報接著掀起了對她的個人崇拜。辦公室乃至宿舍家庭都貼滿了向她“學習”、“致敬”的標語,大會小會上,“誰反對肖力誰就是現行反革命”,“誰反對肖力同志就打倒誰”是必呼的口號。報社特地開闢一間“肖力豐功偉績”展覽室,展覽她騎的藍色自行車、喝水用的大白茶缸,說是表現了她“艱苦樸素的作風”。

大字報指向軍報少將總編

胡痴被打倒後,1967年4月,趙易亞被調來任總編輯。在中共黨員中,趙易亞也算是一個“老資歷”。1917年出生的他1938年加入中共,在中共部隊負責宣傳工作。1949年後,任華東軍區政治部宣傳部部長兼文化部部長。1954年參加創辦《解放軍報》,先後任解放軍報社副總編輯、總政治部宣傳部副部長、中央馬列主義研究院黨委副書記、解放軍報社總編輯。1961年晉陞為少將。

1968年8月23日,肖力再度聯合兩名年輕人貼出了題為《反覆僻、反保守、誓將革命進行到底》的大字報,指責趙易亞是總政治部主任肖華在軍報的代理人,指責趙包庇了胡痴,破壞總政的文革,指責趙和一些人勾結,操縱“五一六兵團”,以極左的面目出現,炮打無產階級司令部。無疑,這次的“炮轟”應該還是背後有毛的授意。

隨後,中央文革小組組長陳伯達到解放軍報社發表講話,表示支持肖力的“造反”行動,稱“趙易亞是一個卑鄙的資產階級政客,我們要徹底揭露他和他的黑後台”。“三反分子”趙易亞遂被打倒,“趙易亞復辟資本主義反革命逆流案”又被炮製出來。

除了將兩個總編輯打倒外,軍報60%以上的人以反對肖力的罪名受到殘酷迫害,其中有她的朋友,就因為在小事上對她表示過不同意見。

少將總編家破人亡

在父親曾是中共地下情報人員的徐小棣撰寫的《顛倒歲月》一書中,提到了趙易亞被打倒後的家庭情況。趙易亞的女兒小冬是徐小棣姐姐的好朋友。小冬家有五個孩子,他們的媽媽,徐小棣稱之為“林阿姨”,是一位和藹親切的母親。

在軍報的批判大會上,林阿姨不顧一切說了她要說的話:“我了解趙易亞,他不會反黨,我覺得事情不正常,我懷疑肖力,我懷疑陳伯達,我懷疑中央文革!”如此大膽之語,在當時有怎樣的後果不言而喻。林阿姨當即被戴上手銬拖了出去,並被投入監獄。

父母被抓後,17歲的小冬頂起了整個家庭。她的妹妹和二弟弟到山西插隊,她則領著10歲的小弟弟去內蒙古插隊,而大弟弟因為曾議論過江青,被抓過一次,小冬在臨走前將他送進了北京市公安局,希望可以在監獄裡為他找一個容身之所。一個溫馨的家庭就此四分五裂。

1972年,小冬從內蒙古回到北京,被專案組告知母親一年前因精神分裂死於北京半步橋監獄中,衣物都被銷毀,什麼遺物也沒有留下,而其究竟遭遇了怎樣的迫害,已無從得知。至於將軍仍被關在秦城監獄中。

文革後,趙易亞被中共“平反”。2002年離世。

結語

李訥在軍報發動兩次奪權後,離開了報社,接管了同樣重要的職位:中央文革辦事組組長,而此前江青已經將其幾個前任全部送進了監獄。李訥在這個位子上一直待到“九大”,中央文革小組解散。

1970年李訥結婚,但婚姻並不幸福,精神上也出現了問題。毛見她的次數也更少了,對她的身體、精神狀況也沒有多少關心的表示。文革後,李訥重新結了婚,過上了正常人的日子。而對文革中發生的許多事,她表示“全忘了”。不過,趙易亞一家對於家破人亡的經歷會忘嗎?為中共一直效力的趙易亞,是否曾想明白了迫害自己的真正元凶到底是誰呢?是否這也是因果迴圈呢?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趙亮軒 來源:大紀元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存照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