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好文 > 正文

林忌:因為撒旦有武器 上帝的信眾就要改信撒旦了嗎?

——如天主教向人民幣低頭

歷史早已說明,與獨裁者的合作只會令教會遺臭萬年——有如當年天主教會姑息納粹德國的惡名;何況以中共的紀錄來說,所謂「大一些的籠」,從來都只是幻想;中共從不守信諾,一切宗教活動以至一切的問題都必定是政治,當教會以為退一步可以換來更多的自由,最終只會失去更多的自由,以至失去最堅定的信眾

上周末路透社傳出消息,指梵蒂岡與中國就主教任命權達成框架協議,教庭初步同意任命北京當局自封自聖的七名非法主教,再強迫目前被中共打壓所拒絕承認的主教讓位,即拋棄一直忠誠地堅守信仰的地下教會,而改為支持中共的人選;這七位被教會絕罰(excommunicated)逐出教會的“主教”,甚至包括兩個已知有親密女友,甚至生兒育女者,嚴重違反天主教會要求主教終生獨身事奉的信仰,一如娶妻生子的假和尚,引起輿論嘩然,以至香港的樞機主教陳日君求見教宗,想制止這種不義的情況發生,結果受到教廷當權派的強烈批評。

天主教會和其他基督教新教教會有所不同的,即維持一個全球的普世教會,由教宗所總管全球的教會,以及任命其主教;在歷史上教會曾相當守舊,在社會如性的議題等,曾為各地改革者所堅定反對的力量;然而教會自二次大戰後有很大的改變;在著名的教宗聖若望保祿二世擔任教宗時期,波蘭裔的教宗對天主教信仰為主的波蘭,有強大的號召力;教宗支持東歐共產暴政下的人民,堅守信仰去和極權政府抗爭,堅定反對共產主義,對投身波蘭團結工會的抗議者說:“不要害怕”,令百萬計的波蘭人投身爭取民主的運動,終結獨裁的共產政權。前蘇聯共產黨的黨總書記戈巴卓夫,多年後更指出教宗在鼓舞東歐民主運動的作用;因此天主教會以道德力量令教會得以重生,洗脫教會在二戰時向納粹德國屈服,以及歷史上種種錯誤的污名。

如今教廷面對的問題,就是如何去為拋棄台灣二千三百萬人民民主選出的國度,去和十三億人居於獨裁政權下的國家“建交”,以至拋棄追隨自己多年的地下主教與教會,去“承認”那些違反天主教教義的中共傀儡的“中國天主教愛國會”。當教會不守歷史的原則,不理公義與道德,把問題簡化為以國家之名的建交之時,大家就會質疑究竟應當天主教是一個國家,還是宗教本身?如果以國家來看,那麼教會憑什麼去干預其他國家內的事務?如果以宗教來看,那麼教廷又怎可以在原則上對中共這樣的獨裁政權去退讓?難道因為撒旦有武器,上帝的信眾就要改信撒旦了嗎?為何前一分鐘還是被“絕罰”的叛教者,下一分鐘可以成為信眾的主教?這種做法的道德基礎是什麼?

歷史早已說明,與獨裁者的合作只會令教會遺臭萬年——有如當年天主教會姑息納粹德國的惡名;何況以中共的紀錄來說,所謂“大一些的籠”,從來都只是幻想;中共從不守信諾,一切宗教活動以至一切的問題都必定是政治,當教會以為退一步可以換來更多的自由,最終只會失去更多的自由,以至失去最堅定的信眾,更對自由世界下台灣、香港等的信眾絕對失望,質疑究竟教會是為了什麼,去作出如此錯誤的決定;是為了人民幣嗎?這種質問只會不絕於耳。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來源:自由亞洲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好文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