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華教授呼籲習「既集大權 請辦大事」 知識界盛傳 激起強烈反響 - ☀阿波羅新聞網
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軍政 > 正文

清華教授呼籲習「既集大權 請辦大事」 知識界盛傳 激起強烈反響

清華大學法學教授許章潤一篇題為【保衛改革開放】的文章近日在中國知識界盛傳,激起強烈反響。文章指出,中國改革開放已歷經40年,本應進入臨門一腳的收官階段,未料當前改革不進而退,有人從懷念毛澤東時代起步,發展到斷然否定改革開放,公開鼓吹“消滅私有制”的地步。文章呼籲以中產階級為代表的中國人民奮起保衛改革開放,呼籲習近平“既集大權,請辦大事”,最終完成歷史轉型,建立民主自由為基礎的現代中國。這篇文章與不久前人大馬列教授周新城“消滅私有制”一文形成鮮明對照,觀察人士指出,中國的改革開放再次面臨生死存亡的艱難抉擇,人們在密切注視習近平在毛鄧路線之間如何取捨。

嘉賓:北京之春榮譽主編胡平;歷史學者、獨立時評人章立凡

胡平:許章潤欲捍改開,中產力不從心

胡平說,許章潤文章的背景是,他看出中國改革開放全面倒退,認為改革開放被公然否定。文章從78年開始的改革開放的大歷史背景,概括了改革開放的內容,指出現在中國的現狀,講了其中的種種表現。而我們看到,中國現在出現的新極左派則是使用學術包裝意識形態的手法,來為當局倒行逆施進行辯護。他的文章也分析了中國的社會力量,認為不能希望寄希望於政治後裔,也不能寄希望於草根,而是應該把希望寄托在中產階級身上。他最後直接喊話習近平政權,既然要集中精力辦大事,就應該繼續改革。他所表達的對現狀的不滿,引發了人們的共鳴。

我認為,78以來的改革其實不是連續過程,而是以64為分界線,前後是兩回事。所謂中產階級,如果按照教科書的說法應該是社會穩定和推動改革的力量,但是,中國的中產階級是64之後形成起來的,他們具備先天不足,就是政治冷感和缺乏政治參與性;所謂習近平集權是為了政治改革,其實並非寄予習近平希望,而是作者要表達自己的訴求。

胡平:習近平“兩條死路”,紅色意識捲土重來

十九大前後,習近平政府官員仍然強調深化改革,而社會上對改革開放的前景卻日益擔心。胡平說,實際上,以習近平為核心的中共官員的講話可以成是看到了改革開放前途的風險,這包括兩個時期都不否定的說法,本身就是否定改革開放的意味;五年前,習近平提出過兩個死路一條;不改革開放死路一條,搞否定社會主義方向也是死路一條。對比鄧小平的一個死路一條“不搞改革開放死路一條”,還有他說的“不問姓社姓資”,我們會發現,鄧的改革開放是不問姓社姓資,而習近平是要問姓社姓資,而且明確說否定社會主義道路就是死路一條。可以看出,他談的改革開放和鄧相比已經相差甚遠。而社會上民眾在實際經驗中可以感受到更多的改革開放倒車風險。

不久前,有朋友從北京回來說,只要看到街頭的紅色黃色標語就能感到時光倒流,這是小細節;大方向上,個人崇拜和個人迷信的死灰復燃,政治極權體制全面回歸,政府進一步對市場的干預,包括對文化生活甚至日常生活的干預,恰恰都是毛時代政治生活的重大特徵;江胡時代至少生活上的政治性已經相當稀薄。總之,現在人們看到的是紅色意識的全面捲土重來。種種跡象顯示,現在是自78年改革開放以來中國面臨的最嚴重、最糟糕的局面。

胡平:習登台集權抄毛,改開全面倒退

對改革開放政策辯論的兩篇文章命運截然相反。周新城消滅私有制文章被《求是》高調發表,而許章潤的則被網路封鎖。胡平說,剛才章立凡先生談到的紅二問題,正如章先生說的,毛對紅二代不以為然,但是陳雲則認為只有自己的子弟才可靠。我認為,毛和陳雲的個人身份和說話的歷史背景都不同。毛作為獨裁者自然不願意提拔重用貴族子弟,因為後者認為自己得到這份權力天經地義;只有平民對自己獲得權力才會對獨裁者感恩戴德。陳雲本身及其家族在毛時代就是被排擠者,所以才會在文革後獨裁者不存在的歷史背景下,提出二代接班。而鄧小平指定隔代接班人胡錦濤並非權貴子弟。而此後,江可能為了防止李克強上台,於是把習近平推上了台。習上台後,集權建立個人獨裁,重演當年毛的做法;他也不願意重用紅色後代,也擔心戰友分享其權力。

回到兩篇文章,它們發表的規格很不同,流傳的方式也很不同;周新城的暢通無阻,許章潤的則是頻遭封刪。回想90年代後期和00年代初期,中國知識界曾經熱烈討論自由主義對新左派,對照現在兩篇文章,一是當時的爭論是自由主義觀點比許章潤更大膽、更徹底;二是現在的左派市場更大,尤其是極端主義部分得到的很大擴展;勉強生存的自由主義則要通過借用體制語言的辦法才能僥倖過關,就像許章潤的文章一樣。從這些現象中,我們可以清楚看到,現在中國的思想領域倒退多遠,這也是現今中共當局在改革開放上全面倒退的標誌。

章立凡:改開大挖資源,紅二“吃”定了江山

章立凡說,這兩篇文章告訴我們,現在中國意識形態領域尖銳鬥爭,甚至到了生死存亡的程度。其實,我認為,改革開放已經死了,已經從一個美好的名詞變成了醜陋的概念。多少罪惡都是藉助改革開放之名義,比方有改革才有暴力強拆,有開放才有利益集團豪奪國家資產並且轉移海外。

許章潤講話時我也在現場,不過先離開。後來看到他的發言,我覺得許先生作為自由派,其實只是想獲得批評當局的話語權。只有用改革開放的名詞、用中共語境才有話語權。但是,呼籲中產階級捍衛改革開放的成果,是明知其不可為而為之。中國的中產階級是一個對權貴有依附的階層,呼籲他們出來只是一廂情願。文章也談到政治後裔藉助改革開放巧取豪奪的事實,就是他們的“打江山坐江山和吃江山”。這樣的批評很到位。有一位海外人士對文章提出了批評,認為保衛這種改革開放很荒誕。其實,鄧小平也是兩手硬,也是集大權辦大事,但是,事兒辦成現在的樣子,64之後改革開放已經變質,至少不是健全而是跛足改革。所以,批評者認為捍衛改開成果的提法是知識分子的天真;也認為只有超越鄧式的改革開放實現民主革命才是時代最強音。

事實上我2012已經說過,當時中國有個改革共識論壇。我重新解釋了三個名詞,“舊中國”應該是憲政中國出現之前的中國;“舊社會”是公民社會出現以前的社會;“改革開放”,改革就是改革政治體制;開放就是開放黨禁報禁。這個觀點我今天仍然重申。但是不報保衛改革開放的希望。

章立凡:習近平喜“毛小平”,鈔票政權兩頭要

觀察人士認為,中共領導人仍然稱在深化改革開放,其實逆轉當年的改革開放。章立凡說,我以前也談過,習近平搞的是正反和,就是既要毛式獨裁又要鄧式市場經濟發大財。我們看到,現在中共的關鍵就是保政權,跟司馬南先生在美國之音主張的“毛小平理論”相吻合,就是毛澤東加鄧小平加習近平。這樣的三合一,符合現在的現狀。也有人說,就是沒有薄熙來的薄熙來路線,唱紅打黑重新來。其實,紅二代幹部子女只是從改革開放中謀取利益,並沒有政治上的江山意識,不過想利用“自家”江山發財,要世世代代享用下去。但是,對於社會公正和避免兩極分化,鄧小平也說過,如果出現兩極分化改革就是失敗的。現在分化已經這麼嚴重還能說是成功的改革嗎?已經是笑話。在使用幹部子女問題上,毛就不喜歡他們。李敏回憶錄中顯示,毛對女兒李敏說,幹部子女是災難。陳雲則主張還是自己的孩子靠得住,“不會掘我們自己的祖墳”,要求鄧小平用紅色後代繼承江山。值得注意的是,鄧在這點上也是有預見的。他隔代指定的接班也不是紅色後代,僅僅這點便很有代表性。他知道,紅二代會壞掉改革開放的事情,會把改革開放變成家族謀私;胡耀邦抓幹部子女導致了自己下台。4·5事件天安門事件都有他們介入;64事件也跟幹部子女利用經濟雙軌制來經商謀私有很大關係。所以,鄧選了胡錦濤,很說明問題。不過權力最後還是落入紅二代手裡。現在這套無非還是抓緊權力保住政權,然後通過市場經濟手法加強政權。這就是現在的領導人在做的。

章立凡:執政理論相矛盾,中共困局難自救

兩篇文章的命運分別是封殺屏蔽和大行其道,這是否習近平新時代將有大動作?章立凡說,我看習近平革前朝的命也革不動,就是進退維谷。中共在執政理論上已經不能自圓其說,改革開放是中共提出,消滅私有制也是中共祖宗馬克思主義原教旨的內容,兩者公說公有理。革前朝之命,我認為現在沒有這個力量。否定鄧小平做不到,所謂兩個三十年互不否定,意味著肯定毛、鄧倆人,所以命是革不成了。如果真要消滅私有制,我覺得還是行不通,因為現在私有制的真正受益者和保衛者,未必是沒有權勢的中產階級,而是權貴利益集團,他們要保衛非常巨大的財富,否則政權基礎將不存在;如果中共因為財政危機一定要出此下策的話,一定會天下大亂。所以這著棋走不通。至於改革開放怎麼保衛,也就是從口頭上說要繼續深化,事實上並沒有可操作性。現在做的事情確實是南轅北轍,把當年的改革開放往相反的方向推,只是不公開講。如果真要進行姓資姓社的討論,那麼共產黨的執政理論完全站不住腳。所以,我認為,兩頭都沒戲,現在就是一個困局。我們看戲的就是看台上的演員怎麼演,如此而已。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zhongkang 來源:VOA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軍政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