崔士方:監察委與人大 誰監督誰 - ☀阿波羅新聞網
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動態 > 正文

崔士方:監察委與人大 誰監督誰

在紀委吞併了檢察院反貪反瀆職機構成立監察委後,監察委的日常辦事人員大增(有說增長了一倍)。而這些人都是從上至下有一套精緻的監控機制的。監察委從檢察院收編過來的還有令人談虎色變的偵查權,還可以調動武警對人進行留置。

中共人大會議現場。(Photo by Guang Niu/)

近期地方兩會的換屆,除了省市長、人大主任、政協主席們的人選敲定了之外,還有一個重要職位——31個省級行政區及新疆生產建設兵團的監察委主任,已經全部出爐。並不令外界意外的是,這些監察委主任無一例外都是由省級紀委書記、兵團紀委書記兼任。如此,中央監察委主任將由中紀委書記趙樂際兼任,也就變得毫無懸念。

我們知道,監察委是由各級人大產生的,人大因而對監察委負有監督責任。但是,以監察委的職能,是監督所有吃“皇糧”的公職人員的,人大也就自然被置於監察委的探照燈之下。這樣一來,一個棘手的問題就來了,監察委和人大,到底誰監督誰呢?

在中共體制下,人大是由兩種人組成。一種是各級人大常委會及其辦公機構人員,這些人是人大日常權力的掌控者。另一種,是專門開年度會議的各級人大代表,這些人只是在開會時提些無關痛癢的議案,同時充當“舉手機器”。

但即使前一種人,平時都是裝模作樣地開會討論問題、制定所謂法律。人大機關既缺乏專職監控人員,也沒有監控設備和強制力量(如武警),更沒有一種長效機制去真的去監督某個具體部門。

既然人大監督由其產生政府、法院、檢察院的職能一直都是空置的,我們完全有理由相信,所謂人大監督監察委也將是一紙空文。

即使下沉一級,在省級黨委,大部分省份是黨委書記兼任人大常委會主任的情況下,人大對監察委的監督作用也幾乎可以忽略。因為黨內一把手兼人大主任只是掛個名在那裡,實際事務是由排名第一的人大副主任主理。黨書記實權雖大,卻根本不會對合署辦公的中紀委和監察委構成實質性的“緊盯”。

而反過來,在紀委吞併了檢察院反貪反瀆職機構成立監察委後,監察委的日常辦事人員大增(有說增長了一倍)。而這些人都是從上至下有一套精緻的監控機制的。監察委從檢察院收編過來的還有令人談虎色變的偵查權,還可以調動武警對人進行留置。

所以監察委要監控包括人大在內的一切公職人員,就是一個並不困難的事情。

因為現當權者以反腐的手段清洗政治對頭的需要,紀委系統在中共十八大之後已經權勢大漲,而今從中紀委膨脹為監察委後則更顯鼎盛。而人大這個橡皮圖章,一直以來就沒有什麼起色。很難想像,一個弱勢的人大,可以對強勢的監察委構成“以弱馭強”的監督。

監察委這匹裝了“鍍金鞍”的高頭大馬將發揮什麼作用,取決於誰是揮鞭人。而黨鞭之下,從無良駒,只有劣馬。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來源:來稿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動態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