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人物 > 正文

孫政才「特定關係人」劉鳳洲重慶沉浮錄

京城北六環外,與首都國際機場相距十幾公里的寺上美術館,大門緊閉。這裡的標誌性建築,大型景觀雕塑作品《寺上-94度8分》——其實就是附在外牆的一片耀眼的紅色手腳架,已經褪去初始的亮色,因久無人打理而黯淡蕭瑟。

作為順義區第一座專業美術館,寺上美術館如同它的投資人、館長劉鳳洲一樣,有過輝煌的經歷。這座建成於2011年11月、佔地4萬平方米的美術館,曾經雄心勃勃要打造中國當代藝術的“廟宇式”殿堂,涉及雕塑、裝置藝術、架上繪畫、影像、陶瓷的展示、收藏,邀請眾多藝術界名流組成美術館學術委員會和理事會,開館展“清晰的地平線——1978以來的中國當代雕塑”引起藝術界的矚目,有人將其稱為“順義區的尤倫斯藝術中心”。

如今,寺上美術館已經關閉。記者按門鈴無人應答,預約參觀熱線則是空號。在美術館附近騎三輪車載客的張姓村民告訴記者,美術館2017年5月份起就沒有再對外開放。

劉鳳洲最後一次在公眾面前露面,也是在2017年5月。當月6日,她出席了北京奧加美術館的一場“中國釉”展覽。多名獨立消息源向記者證實,劉鳳洲已於2017年5月被協助調查,至今與外界失去聯繫。

少為人所知的是,55歲的劉鳳洲還有另一個身份——中共中央政治局前委員、重慶市委前書記孫政才的特定關係人。與財新之前報道的億贊普(北京)科技有限公司法人代表黃蘇支相比,劉鳳洲是孫政才最早且關係最長久的情婦。孫政才已於2017年7月14日落馬,是中共十八大後首位被查的在任政治局委員。

劉鳳洲與孫政才同年,比孫政才還大兩個月,早在1998年孫政才擔任北京市順義區區長期間兩人就相識。劉鳳洲在順義區創辦果蔬飲品公司,隨著孫政才仕途升遷,她的生意越做越大,從北京、吉林、重慶一路追隨孫政才,組建起商業王國。記者調查發現,劉鳳洲染指重慶多個重大市政和通信工程項目:由重慶市經信委牽頭的“融信通”項目、總投資約46億元的紅岩村橋隧PPP(政府和社會資本合作)項目、總投資約211億元的重慶軌道九號線PPP項目,均有劉鳳洲的痕迹。

“牽手”孫政才

2000年前後,北京大小超市裡出現了一種以水果和蔬菜複合榨汁為特色的飲料,名叫“牽手果蔬汁”。用胡蘿蔔汁調配蘋果、橙、桃等不同風味的適量果汁,引導人們的消費習慣由吃蔬菜變為“喝蔬菜”,營養更豐富、口感也更鮮美,“牽手果蔬汁”雖未大賣,但也頗有名氣。這個後來被北京第一家農業上市公司北京順鑫農業股份有限公司(000860.SZ,下稱順鑫農業)全資收購的飲料品牌,最早就是由劉鳳洲在時任順義區區長孫政才的扶持下發展起來的。

根據一份北京和君創業研究諮詢有限公司2001年對劉鳳洲的市場訪談紀要,劉鳳洲自稱1986年畢業後在中國對外交流協會工作,1995年離開機關,1997年創辦北京平豐電子有限公司,從事運款車通信設備的生產,後來公司賣給了中國青年實業發展總公司。1998年,劉鳳洲開始關注農業,她獲悉日本流行胡蘿蔔飲料,國家對農業有政策優惠,於是從日本引進胡蘿蔔品種,在北京昌平區買了200畝地,後又在順義的高麗營買地,成立北京滙豐農工貿發展有限責任公司(下稱滙豐農工貿),準備做胡蘿蔔飲料,1999年10月產品上市。

劉鳳洲對訪談人員解釋自己之所以在順義發展時稱:“我認為昌平的領導人不能為企業發展創造條件,順義的領導素質比較高。此後通過關係認識了孫區長(指孫政才),當時孫正為順義的發展感到憂慮。後來又認識了(順鑫農業董事長)李維昌,通過接觸,認為李是懂企業的人,2000年11月正式合作。”

順鑫農業是順義區政府控股的上市公司。其年報顯示,2000年10月,公司董事會第十二次會議決議出資1453.58586萬元,收購劉鳳洲的滙豐農工貿55.97%股權。當年12月,順鑫農業與劉鳳洲個人共同出資註冊成立北京牽手果蔬飲品有限責任公司(後更名為北京順鑫牽手果蔬飲品股份有限公司、北京牽手果蔬飲品股份有限公司,下稱牽手果蔬),李維昌任法人代表,劉鳳洲任公司總經理,公司註冊資本6352萬元,順鑫農業佔82%的股份。

2000年12月,《證券時報》對順鑫農業“牽手”綠色健康飲品新領域進行了報道,順鑫農業有關負責人介紹說,之所以選擇與滙豐農工貿合作,主要是因其擁有“牽手”牌果蔬汁這一知名品牌以及依託北京市農林科學院,具有不斷創新的科研技術優勢。而順鑫農業作為“菜籃子”里的上市公司,既有資源優勢又有資金優勢,並且被審定為農業產業化國家重點龍頭企業,雙方優勢互補,將利用順義良好的投資環境共謀發展。新建公司擁有廠房1.2萬平方米,共引進了多條世界先進的飲料加工生產線,年生產規模可達10萬噸,

劉鳳洲擔任牽手果蔬總經理之初,親自抓生產運營,試圖把“牽手”打造成與“匯源”齊名的品牌,2001年還花大錢在央視投放廣告。順鑫農業年報顯示,2001年牽手果蔬完成銷售收入7749.1萬元,實現利潤總額376.15萬元;2002年銷售收入增至15168萬元,凈利潤1401.97萬元。但據劉鳳洲表示,她與順鑫農業的配合併不理想,她對順鑫農業派來的財務總監不滿,原因是該財務總監並非全聽她的。劉鳳洲漸萌退意。

順鑫農業2004年年報顯示,“出於個人原因,劉鳳洲女士將其持有的順鑫牽手4.23%的股權全部轉讓給公司,轉讓價格以截止到2003年12月31日經北京興華會計師事務所有限責任公司審計的順鑫牽手凈資產的4.23%,計13099546.47元為依據,協商轉讓價格14114981.52元”。這應該是她最後一筆出讓的牽手果蔬股份。

2017年12月11日,記者來到位於順義牛欄山工業區的牽手果蔬,該公司一名負責人告訴記者,曾有紀委調查組來公司調查,但沒有查出問題,“2004年她從牽手公司退出股份,便與我們沒有任何關係了”。

離開牽手果蔬後,劉鳳洲將原來的工廠廠房改造成一個胡蘿蔔藝術發展中心,並興建寺上美術館。工商資料顯示,北京胡蘿蔔文化藝術產業發展中心有限公司股東為劉麟瑤和劉英洲。有熟悉劉鳳洲的人士告訴記者,劉麟瑤是劉鳳洲的女兒,劉英洲是劉鳳洲的妹妹。

在談到為什麼要做寺上美術館時,劉鳳洲向媒體自述,由於早年喜歡收藏中國近現代書畫,曾去中央美院進修中國藝術史,甚至和本科生一樣上考研班,雖然沒考上研究生,但在不斷的學習中,她找到了人生的一個新方向,“日子過到今天,你做不到世界500強,也做不到中國100強,再在錢上摞錢已經沒有意義了,所以就想追尋一些精神上的東西”。

藝術圈一位要求匿名的人士告訴記者,劉鳳洲看上去是比較樸實的一位中年婦女,並沒有多少藝術天分,“她是用美術館來結交社會名流”。

虎頭蛇尾的“融信通”

劉鳳洲的商業軌跡和孫政才的仕途升遷路徑一致。孫政才先後在北京、吉林、重慶任職,劉鳳洲的公司也從北京、吉林開到重慶。2012年11月,孫政才在中共十八大上當選政治局委員,並調任重慶市委書記,劉鳳洲也將商業重心轉至重慶,開始涉足重慶當地市政工程。與中國聯通重慶分公司(下稱重慶聯通)合作打造的“融信通”,是她在重慶落地的第一個項目。

2009年4月10日,劉鳳洲在北京創辦北京磊強科技有限公司(下稱北京磊強),註冊資本5000萬元,劉鳳洲占股51%,擔任公司總經理和執行董事,公司業務範圍為互聯網信息服務業務、第一類增值電信業務中的在線數據處理與交易處理業務、第二類增值電信業務中的呼叫中心業務和信息服務業務、技術推廣、票務代理等。該公司主打一種智能電話系統產品,業績平平。記者2017年12月探訪北京磊強科技有限公司的兩個辦公地點,發現均已關門。

北京磊強科技有限公司在重慶的子公司卻發展壯大。2013年7月,北京磊強全資成立磊強通信有限公司(下稱磊強通信),註冊資本1億元,落戶重慶市沙坪壩區西永微電子產業園,劉鳳洲仍任公司總經理和執行董事。磊強通信的經營業務與北京磊強類似,卻有著更強有力的主打產品——依託優質政府資源和重慶聯通平台,主打“融信通”項目(後改名“優企酷”)。

磊強通信官網介紹,“融信通”是中國聯通與磊強通信共同開發的一款利用雲計算、即時通信技術,依託中國聯通NGN通信網路,為用戶提供集寬頻、語音、短(彩)信、即時通信及擴展應用於一體的全業務融合通信服務,可有效集聚服務資源,切實解決中小微型企業信息化發展過程中的困難。

磊強通信的藍圖繪製得很美好。據《重慶日報》報道,2013年5月9日,重慶市政府、中國聯通、北京磊強三方簽訂“促進大數據產業發展,共建雲端智能城市”戰略合作框架協議,時任重慶市主要領導、中國聯通董事長常小兵和北京磊強董事長鬍銀龍出席簽約儀式。根據協議,三方致力於構建面向小微企業,集語音、視頻、數據等多媒體綜合業務於一體,高速、低成本的微雲網路,實現通信基礎大動脈與企業數據應用的有效銜接,為大數據和雲計算時代提供一個全新的解決方案。具體將實施“1+4”戰略:1個基地,即將聯通集團西南生產基地逐步打造成為全國領先的大數據基地;4個主要建設內容,即實施基礎網路傳輸、大數據核心平台、融信通全國基地、雲端智能城市行業應用試點示範等合作內容。聯通承諾五年內在重慶新增投入100億元,力爭實現綜合產值不少於200億元;北京磊強承諾在重慶設立公司,投資10億元以上,重點打造研發設計、生產製造、營銷結算以及信息服務等全流程產業鏈,力爭綜合產值100億元以上。兩個月後,磊強通信在重慶成立。

重慶市非常重視“融信通”這個商業項目,不惜以政府之力推廣應用。2013年10月24日,由重慶市經信委牽頭,重慶市經信委、重慶市地稅局、中國工商銀行重慶分行(下稱重慶工行)、重慶市郵政公司與磊強通信簽約,標誌著“融信通”試點工作在全市全面推進。時任重慶市常務副市長翁傑明、重慶市經信委主任沐華平等出席推介會,並對“融信通”的進展以及在重慶各個區縣的試點推進進行了部署。據沐華平介紹,在重慶雲+端戰略中,端戰略生產的1億台智能終端設備都將預裝“融信通”平台,重慶市力爭通過三年的努力,以“融信通”在政務、金融、流通等領域和中小微企業的試點示範項目為突破口,將重慶打造成為“融信通”產業基地,並立足重慶、面向全國開展試點示範。到2015年,重慶使用“融信通”的中小微企業將達到20萬家以上,產業基地實現綜合產值100億元。

然而,“融信通”項目雷聲大、雨點小,即使有重慶市區縣政府推動,各級金融、稅務等壟斷行業應用,以及重慶聯通站台,項目落地推廣依然曲折。2015年10月,磊強通信棄用“融信通”,改用“優企酷”平台,“融信通”項目宣告失敗。究其原因,重慶聯通一位副總裁告訴記者,“融信通”的目標是把企業和政府平台打通,產品設想很好,但研發力度不夠,產品不成熟,性能不穩定,難以推廣,最終放棄。

磊強通信的一位高管在接受記者採訪時也承認,“融信通”產品技術不夠成熟,導致最後失敗。他指出,劉鳳洲不懂技術,把產品功能設想得很完美,但在開發過程中遇到困難,公司內部人員意見不一致,劉鳳洲最終放棄“融信通”,改用“優企酷”,該高管覺得頗為可惜。他認為,“融信通”原來採用硬體與軟體結合的方式,這個大方向是可行的,只要在技術上再改進即可;新的“優企酷”是純軟體平台,採取“雲+端”的模式集成和疊加稅務、金融、郵政、政務等系統應用,專為中小微企業提供雲端智能服務平台。

上述重慶聯通副總裁告訴記者,“融信通”是在沐華平擔任重慶市經信委主任期間引進的,項目由重慶市經信委牽頭,重慶聯通提供平台支撐。“沐華平來找的重慶聯通,這個產品技術含量一般,沒有多大競爭力,如果不是政府強勢推介,聯通是不會推這個項目的。”

1965年出生的沐華平是江蘇興化人,1994年從清華大學精密儀器與機械學系博士畢業後到原國家科委任職,2000年調任重慶市科委副主任,之後歷任重慶市政府副秘書長、重慶市信息產業局局長、重慶市經信委主任。消息人士告訴記者,孫政才2012年11月到任重慶市委書記後,沐華平迅速向孫政才靠攏,為孫政才的兩名情婦——磊強通信的劉鳳洲和億贊普的黃蘇支在重慶的商業經營提供鼎力支持。2013年11月,沐華平轉任重慶渝北區區委書記。2014年4月,億贊普收購的跨境支付企業重慶錢寶科技服務有限公司落戶渝北區,沐華平曾授意渝北區國企投資2.7億元。2016年5月27日,沐華平如願升任重慶市副市長,分管信息產業、科技等工作。當年底,億贊普旗下港股公司國際商業結算控股公司(00147.HK)配售新股,沐華平又推動具有重慶國資背景的重慶渝富(香港)有限公司和重慶臨空戰略產業(香港)有限公司投資8億港元。

2017年四五月間,沐華平從公眾視野中消失。2017年10月,中央紀委監察部網站公布,重慶市政府原黨組成員、副市長沐華平因嚴重違紀,受到留黨察看二年、行政撤職處分,降為副廳級非領導職務。中央紀委的審查結論稱,沐華平嚴重違反政治紀律和政治規矩,為謀求職務晉陞搞攀附,大搞利益交換;違反工作紀律,為追求所謂的“政績”,在重大項目決策中嚴重失職失責;違反組織紀律,不按規定報告個人有關事項。

據上述重慶聯通副總裁提供的數據,截至2017年12月,重慶市共有3400家中小微企業使用“優企酷”平台,政府承諾撥款6000萬元,進入重慶聯通的賬目一共是2200萬元。根據合同分成,磊強通信每個月可以從重慶聯通拿到18萬元的平台使用費,以及政府補貼融信通項目經費的20%。這個項目自啟動以來,磊強通信從重慶聯通拿到的錢有300多萬元。

“這個項目如果逐漸推廣,達到上萬企業用戶,收入還是可觀的。”前述副總裁透露,孫政才出事後,該項目逐漸停滯,政府撥款停發,不再發展新用戶,僅為原來簽約二年的中小微企業提供後續服務。

磊強通信的高管也認為,劉鳳洲並沒有通過“融信通”“優企酷”項目掙到錢,她從重慶工行貸款1億元,買IMS設備花了近6000萬元,四年來給員工的工資和其他辦公經費,全部花銷8000多萬元,而全部收入不超過2000萬元。目前磊強通信尚欠重慶工行1000多萬元貸款,工行已經申請凍結重慶聯通給磊強通信的分紅。

磊強通信最多時有50多名員工,劉鳳洲失聯後,公司裁員,目前只有四五名員工在維持簽約“優企酷”二年期限的企業用戶後續服務。對於未來,該高管表示茫然,“等劉總出來再說”。

中標46億紅岩村橋隧PPP項目

2014年8月,重慶市政府印發《重慶市PPP投融資模式改革實施方案》,鼓勵引入社會資本與政府合作共同提供公共產品和服務。PPP模式將部分政府責任以特許經營權方式轉移給社會主體(企業),減輕政府的財政負擔,亦為企業提供了不錯的回報率。PPP投資重點領域為交通基礎設施、市政公共設施、土地整治開發等領域。一批企業趁機進入市政基建項目,擁有“優質資源關係”的劉鳳洲更是不甘落後。

劉鳳洲介入的第一個重大市政工程項目,是紅岩村橋隧PPP項目,這也是重慶市首個引入社會資本採用PPP模式的在建橋隧項目。

據紅岩村橋隧PPP項目招標文書介紹,紅岩村橋隧PPP項目投資額為45.6億元,其中工程建安費用29億元,征地拆遷費5.2億元,工程建設其他費用3.8億元,基本預備費3億元。該項目起點位於紅岩村嘉陵江大橋北橋頭,終點位於五台山立交,包括紅岩村嘉陵江大橋一座,紅岩村隧道一座,紅岩村、五台山立交兩座及歇檯子連接線,全長4.95公里,主線雙向6車道。項目建成投用後,將全線貫通快速路“三縱線”,形成主城中部地區跨越兩江的一條南北快速通道。2015年12月該項目正式啟動,工期四年,預計在2019年12月竣工。

紅岩村橋隧PPP項目招標運作模式為邀標,招標單位為重慶市城市投資(集團)有限公司(下稱重慶城投),招標人與中標人分別按5%、95%的比例出資註冊成立項目公司,中標人負責組建項目公司並提供資金保障,項目公司則履行建設單位職責,實施工程建設、竣工驗收及運營期的維護和管理,招標人通過“影子通行費”(指取消一切收費設施,依據收費路段的交通量,由政府從交通量折算的燃油稅中提取該路段通行費)的形式向項目公司支付特許經營權收益。項目合作期限為14年,其中建設期4年,運營期10年。項目合作期限內,社會資本通過收取“影子通行費”和商業開發收入以滿足項目合理投資需求,重慶市政府將“影子通行費”納入財政預算。

重慶市發改委官方網站信息顯示,2015年7月1日,紅岩村橋隧PPP項目社會投資人招標順利完成招標。華融天澤投資有限公司、中國建築第八工程局有限公司(下稱中建八局)、中國建築第六工程局有限公司(下稱中建六局)組成的聯合體中標,2015年7月15日,紅岩村橋隧PPP項目主體公司重慶華融天澤基礎設施發展有限公司(下稱華融天澤基礎)成立。

工商資料顯示,華融天澤基礎註冊資金1億元,法人代表為賈維國,其中北京華融鼎智投資合夥企業(下稱華融鼎智)出資8500萬元,占股85%;華融天澤投資有限公司出資600萬元,占股6%;重慶城投出資500萬元,占股5%;中建六局和中建八局各出200萬元,各占股2%。

記者獲得的一份紅岩村橋隧PPP融資結構顯示,華融鼎智背後的出資人之一是劉鳳洲。2000年,與北京滙豐農工貿的工商登記住址同一地址,劉鳳洲成立了北京恆昌祥投資管理有限公司(下稱恆昌祥),註冊資本1.4億元,股東為劉志發、劉麟瑤、劉玲洲,其中劉麟瑤是劉鳳洲女兒,劉志發、劉玲洲均為劉鳳洲親屬,該公司實際控制人是劉鳳洲。

劉鳳洲以該公司為平台,在北京、吉林、山東、重慶投資了17家公司。

2016年4月1日,以恆昌祥和重慶城投為主要投資人成立重慶華融天澤盈勝股權投資基金合夥企業,按照約定恆昌祥出資3.8855億元,重慶城投出資3億元,華融天澤投資公司作為劣後方,代為管理恆昌祥和重慶城投的6.8855億元股權投資基金。接著,華融天澤投資公司追加投資至7億元成立華融鼎智,中國工商銀行理財資金出資8億元,合起來15億元,這就是紅岩村橋隧PPP項目的啟動資金。此外,工行方面還承諾牽頭組建項目貸款銀團,以銀團貸款形式提供項目貸款39.5億元。

據劉鳳洲的財務代表透露,按照合約,劉鳳洲在該PPP項目的資金年化回報率在9%左右。若劉鳳洲投資3.8855億元到位,14年後連本帶利約有11億元收入。但記者從接近劉鳳洲的消息人士處了解到,劉鳳洲承諾的3.8855億元資金並沒有到位。隨著劉鳳洲失聯、孫政才倒台,恆昌祥承諾的3.8855億元資金缺口成為問題。

重慶工行方面的工作人員亦證實,劉鳳洲至今沒有履行出資承諾,按照約定,她應該在PPP項目公司即華融天澤基礎成立之時即出資,項目才能啟動。

記者獲悉,2018年1月中旬,恆昌祥的股東之一劉麟瑤被叫到重慶談判,重慶城投和工行給她下了“最後通牒”,如果不履行3.8855億元承諾資金,恆昌祥將面臨出局境地。劉麟瑤也一度被查,到2017年國慶期間才重獲自由。截至記者發稿,劉麟瑤仍在和資本方洽談,試圖扭轉敗局。

軌道交通九號線的幕後掮客

據記者調查,中標紅岩村橋隧PPP項目的同時,劉鳳洲也在覬覦投資體量更大的重慶軌道交通九號線(下稱九號線)。九號線PPP工程公開招標第一次流標與劉鳳洲不無關係。

據重慶市國資委網站信息介紹,九號線是重慶市首條採用PPP投融資模式建設的軌道交通線路,該工程起於沙坪壩區高灘岩,止於渝北區回興,呈西南至東北走向,全長32.3公里,總投資約211億元,建設工期四年。該線路貫通後,將連接起沙坪壩區、渝中區、江北區、渝北區和兩江新區。

2016年8月5日,九號線PPP工程第一次招標開標,招標人為重慶城市交通開發投資(集團)有限公司(下稱重慶交開投),建設資金來自項目自籌和銀行貸款,資金構成為項目資本金41%,項目融資59%。但第一次招標流標,沒有對外公布中標結果。重慶市工程建設招標投標交易信息網顯示,2016年8月11日,九號線PPP項目招標流標,全部退還競標保證金。

2016年9月9日,九號線PPP工程第二次開標,中國建築股份有限公司(下稱中建)排名第一,第二名是中國交通建設股份有限公司(下稱中交建),第三名是中國鐵建股份有限公司(下稱中鐵建),中建奪標九號線PPP項目。

九號線PPP項目是重慶市目前最大的PPP工程,也是全國首個落地的城市軌道交通PPP項目,多家建築行業的“國”字頭公司均想從中分一杯羹,競爭異常激烈。第一次開標為何會流標?是正常的流標,還是背後另有隱情?

重慶市軌道交通(集團)公司一名副總裁向記者透露實情,由於有人事先說情,重慶交開投屬意的對象是中建,但在招標過程中,中建的投標資質證書出了意外狀況,沒有達到招標要求條件,結果中交建拔得頭籌。該結果電話上報給重慶市領導,來自時任市委書記孫政才的指示,要求流標或者廢標,重新招標,確保中建中標。最終找了個其他投標單位沒有達到招標要求導致有效投標方不足三家的理由,第一次招標被流標。

孫政才插手九號線招標,要求市發改委廢掉第一次招標結果,最終讓中建奪標,據稱中交建和中鐵建對流標不滿,曾經找市政府反映情況,但被孫政才壓下來。記者向中交建、中鐵建相關負責人求證此事,他們均表示不想再多談此事。

地方基建項目基本是地方政府主導,他說誰中就是誰中,招標可以操作的空間很大。”中鐵建一位經理對記者說。

接近劉鳳洲的消息人士告訴記者,劉鳳洲不懂基建工程,她涉及此領域與一名叫周長勇的男子有關。50歲的周長勇曾經是重慶聯通的一名高管,2006年前後認識了重慶市能源投資集團原董事長侯行知,接手大量市政工程,很快積累了上億身家。但好景不長,2011年9月,侯行知涉嫌受賄被批捕,2011年12月重慶市第一中級人民法院對侯行知案公開宣判,侯行知因受賄625萬餘元被判處無期徒刑。侯行知被抓後,周長勇逃往境外,2013年返回重慶,2014年前後與劉鳳洲相識,劉鳳洲邀請他擔任磊強通信總經理。

消息人士稱,周長勇頭腦很靈活,為人圓滑。他通過重慶聯通的關係結識劉鳳洲,知道劉鳳洲與孫政才的特殊關係後,極力慫恿劉鳳洲參與重慶市政基建工程,由劉鳳洲利用孫政才的影響力拿項目,周長勇則聯繫施工單位拿好處。劉鳳洲參與的紅岩村橋隧項目由中建八局、中建六局聯合施工,九號線項目由中建五局承建。該消息人士稱,劉鳳洲只是想以投資人身份參與工程;而周長勇很會來事,通過“搭線”承包具體的工程項目,再轉手給別的施工隊,撈取中間差價。

2017年4月底,周長勇在北京被抓。消息人士稱,他從紅岩村橋隧和九號線項目中撈取好處費近億元。截至記者發稿,周長勇仍在關押,將面臨檢察院審查起訴。

劉鳳洲幫助中建奪得九號線標後,曾想參照紅岩村橋隧項目的操作方式,以社會資本方加盟新組建的PPP公司。2017年過年,劉鳳洲、劉麟瑤和周長勇一起去香港、新加坡旅遊並積極尋找資本。

2017年4月,劉鳳洲到重慶請磊強通信高管吃飯時,曾對公司高管說:“如果找到資本參與九號線,就要掙大錢了,以後你們就自己搞點項目養活自己吧。”該高管記得周長勇在飯局上洋洋得意,說話口氣很大,“哥要發達了,搞定九號線,再搞它十個百億工程。”

劉鳳洲和周長勇本來約定2017年5月再到重慶商談九號線融資問題,但2017年4月底、5月初兩人相繼被查,投資九號線化為泡影。

信佛拜佛

在與劉鳳洲有過接觸的人士印象中,劉鳳洲穿著樸實,對身邊的人很友善,但並不是一位好的商人,“無論對通信技術還是做市政工程她都不在行,沒有主見,辦事沒有條理,今天通知下屬要這麼做,下一次談話完全忘記上一次談話的內容,又交代了一套新的方案,讓人無所適從。”這或許是劉鳳洲擁有“非凡”的政商資源卻沒在“融信通”等項目中暴富的原因。

劉鳳洲和孫政才認識已有20年,她並不避諱身邊人知道自己和孫政才的特殊關係。她信佛拜佛,身上經常掛著佛珠,每年過年會帶著親戚朋友去山西五台山,六七月份則是到西藏去拜佛。據劉鳳洲身邊人透露,劉鳳洲很迷信,喜歡算命。她曾經拿著孫政才的生辰八字找道士算命,算命的人告訴她,該生辰八字的主人是封疆大吏的命,還可能更進一步。劉鳳洲信以為真,為孫政才請了一套龍袍送給他。

2017年5月、7月,劉鳳洲、孫政才先後接受調查。

2017年9月29日,中央政治局會議審議並通過中共中央紀律檢查委員會《關於孫政才嚴重違紀案的審查報告》,決定給予孫政才開除黨籍、開除公職處分,將其涉嫌犯罪問題及線索移送司法機關依法處理。

2017年12月11日,最高人民檢察院經審查決定,對孫政才以涉嫌受賄罪立案偵查並採取強制措施。案件偵查工作正在進行中。

在孫政才所涉多條問題中,“嚴重違反廉潔紀律,利用職權和影響為他人謀取利益,本人或夥同特定關係人收受巨額財物”,“嚴重違反生活紀律,腐化墮落,搞權色交易”,尤為引人關注。

值得注意的是,近期重慶市有數名負責交通、經信和發改工作的局級官員職務發生變動。據《重慶日報》報道,2018年1月17日,重慶市第四屆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第四十五次會議決定免去沈曉鐘的重慶市發展和改革委員會主任職務、郭堅的重慶市經濟和信息化委員會主任職務,決定撤銷喬墩的重慶市交通委員會主任職務。

沈曉鍾出生於1962年11月,早年即在重慶市發改委任職,2010年轉任涪陵區區長,2013年2月重返重慶市發改委任黨組書記、主任。目前尚無法得知沈曉鐘的職務調整與紅岩村橋隧項目、九號線項目是否有關,重慶市超過10億以上的重大工程項目立項和招投標均要通過市發改委審批。

郭堅出生於1963年4月,此前任重慶西永微電子產業園開發有限公司總經理、黨委副書記、董事,2013年11月接替沐華平擔任重慶市經信委主任。磊強通信正是落地在郭堅曾擔任總經理的重慶市西永微電子產業園。

喬墩出生於1964年7月,是工學博士、正高級工程師。他長期在重慶的公路交通部門工作,2014年11月由重慶市交通委員會副主任調任重慶交開投黨委書記、董事長,2016年9月,他又返回重慶市交通委,升任主任、黨委書記。重慶軌道交通九號線的招標單位即為重慶交開投,兩次招標均在喬墩擔任重慶交開投董事長期間。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秦瑞 來源:財新周刊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人物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