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娛樂 > 港台娛樂 > 正文

她是張國榮女神 嫁給愛情38年 70歲活成這樣

>2010年CNN評選史上亞洲最偉大的演員。

香港有三人上榜:張國榮、梁朝偉,另外一位就是蕭芳芳。

也許你對蕭芳芳這個名字有點陌生,但你的童年一定單曲循環過這首歌;

《世上只有媽媽好》

▲蕭芳芳是原唱

看過連手指都格外有戲,傲骨中帶著溫柔,一指一彈把生活揉成喜氣的方世玉老媽;

被《女人四十》里穿上寬大的職業套裝,褲腿在腳踝處盪著,堅韌挺拔,以中式女人的隱忍和堅強獨自扛起一切的阿娥所驚艷。

香港鬼才黃霑曾說:

在我心中,蕭芳芳可以絢爛,可以平淡,幅度之廣,友人之中,以她最重。

幼年喪父,少年失學,中年離婚,晚年失聰……一個女人有多倒霉把世間的磨難都遭遇一遍,她卻硬生生把一副爛牌打成王炸。

甩掉花心的秦祥林,踢掉情場歌手謝賢,你很優秀,但我也不差。

人生短短只有幾十載,我希望,酒是烈的,風是暖的,而我是為自己而活。

提起蕭芳芳,總會聯想到她在影片里的精湛演技,一顰一笑儘是風流韻致,也許這就是傳說中的“老天爺賞飯吃”。

6歲從娛樂圈出道,處女座《梅姑》一亮相就斬獲東南亞影展最佳童星獎;

8歲就和武打巨星李小龍搭檔演戲;

11歲出演《苦兒流浪記》,很多人都是奔著30年後復出的影后胡蝶去,卻被這個小小的戲精所征服;

年少成名,蕭芳芳第一次嘗到了走紅的滋味,港媒還把她和其他六個女星列為影壇七公主。

那時候的美人都美得各有特色

由於獨特的穿搭品味,她還一度被奉為時尚的風向標。

皮衣上身,配上復古妝容,英氣逼人;

卸下濃妝,披上一襲水綠色的連體褲,簡潔幹練又摩登十足。

大紅的裹身旗袍上身勾勒出婀娜多姿的曲線;

換上比基尼也是身材超好。

但往往好看的皮囊太多,有趣的靈魂太少。在那個美女如雲的年代,精緻的臉蛋不缺,稀罕的是才情。

蕭芳芳無疑是有才的。

父親是留學德國的名門之後蕭乃震,母親是上海灘名媛成豐慧,後來父親溘然長逝,家道中落。

柔弱的成豐慧動用身邊人脈全力培養女兒。所以小小的年紀,教導她的老師都是傅雷、粉菊花、王仁曼這樣的大師級別。

射箭、騎馬、武術、繪畫十八般武藝也沒落下。

演技驚人又滿身才情,蕭芳芳贏得了所有人的掌聲與喜愛,但其實她並不快樂。

張愛玲曾說過,成名要趁早,但每日演戲、拍雜誌、走台步讓她開始迷茫,這份代價太大,壓得一個女孩喘不過氣。

21歲那年,在終於攢夠自己和母親的生活費,推掉八部電影的邀約後,蕭芳芳出發了,目的地是美國Seton Hall大學。

盛名之下激流勇退,處在烈火烹油的娛樂圈,蕭芳芳卻異常清醒,人生道路如此,愛情亦是如此。

謝賢曾對這個才貌雙絕的女子苦苦追求,但相處後謝賢依舊不改浪蕩的本性,今朝有酒今朝醉的放浪形骸性情使兩個人分隔越來越遠。

終於蕭芳芳成了第一個向情場殺手分手的女孩,時隔多年,謝賢依舊對此念念不忘。

但蕭芳芳很清楚:無論是朋友,或是夫妻,如果只有一方進步,另一方沒有跟上的話,準會分手收場。

步伐不一致的戀人始終走不長遠,與其委屈迎合,不如一別兩寬,各生歡喜。

大學畢業後回香港後,蕭芳芳出演電影《女朋友》一舉拿下台灣金馬獎的最佳女配角。

讀書4年,業務水平也沒落下

就在事業風生水起,情感一片空白時,一個男人出現了:秦祥林。

當時秦祥林和林青霞糾纏頗深

一個是流連花叢的情場老手,一個是浸染浮華多年卻對愛情保有天真的女子,誰勝誰負,一目了然。

蕭芳芳終究被秦祥林溫柔似水的攻勢打動,一向孝順的她還不顧母親的激烈反對,毅然成婚。

才子配佳人,不失為一段佳話,但剝開婚姻的錦被,也許裡面是密密麻麻的虱子。

一個風流成性的浪子怎麼會輕易被一紙婚書所束縛。成婚後的秦祥林依舊我行我素,風流韻事一籮筐。

攢夠了失望就離開,在忍受三年後,這段被稱讚為天作之合的愛情終究匆匆散場。

被愛情背叛,很多人都以為蕭芳芳作怨天尤人的姿態,但內心豐滿篤定的女子,即使偶遇渣男也能抽刀斷水全身而退。

愛情沒有了,生活還在。

她開始發掘自己的潛能,在很多女演員都以塑造完美佳人為重點時,她大膽出演了創造了“林亞珍”這個經典醜女形象。

自己演還不過癮,一直擁有導演夢的她還自編自導自演了一部電影《跳灰》,電影一經上映不僅口碑爆棚還被譽為“香港新浪潮電影的開山之作”。

一個女人變優秀了,總會遇見真愛。

1980年,蕭芳芳邂逅了張正甫,他因驚艷才情被譽為“香港才子”,雖沒有謝賢和秦祥林的名氣,卻讓蕭芳芳感覺漂泊的靈魂有了歸宿。

兩個人在一起,彼此欣賞,相互崇拜。

最好的愛情就是,我知道你很好,但我也不差。

有了美滿的愛情做底氣,蕭芳芳沉下心來打磨演技。

在如今替身、耍大牌泛濫成災的演藝圈,她無疑是一股清流。

《方世玉》里有被扔雞蛋的戲份,她堅持上陣,絲毫沒有維護自己形象的自覺;

《女人四十》里把中年女性的愛與痛,煩與憂演繹得活靈活現;

《虎度門》里將冷劍心與自己從影30餘年的心境糅合在一起,嬉笑怒嗔,媚眼紅裝,目斷魂消吟凄涼。

她說:我希望你們別那麼快就忘了我,一個在台上奮鬥了三十年的一人,我,冷劍心(蕭芳芳),今生無悔。

她深知,一個好的演員離開的是人,留下是作品,這是永遠不會被遺忘的。

1995年她憑藉《女人四十》奪得柏林影后

如今,蕭芳芳鮮少出山,前半輩子在台上演繹別人的悲歡離合,卸下妝容後終於可以渲染自己的人生。

她寫書,《洋相》成了無數精英的指導,在裡面她還化身段子手,把時尚和社交禮儀談笑間剖析得通通透透。

在年近70歲時,她獲得香港理工大學頒發的院士殊榮。

為了給護苗基金募集捐款,幾近失聰的她和郭富城跳完了一曲探戈;

別人的60多歲,日漸衰老,江河日下,她身上反而具備了洶湧的美人能量,依然具備美麗的無數可能性。

美人同台,毫不遜色

何為一個女人優雅的活著?也許蕭芳芳給我們示範了最美的一種可能。

拍戲時就做最敬業的演員,拿生命去詮釋角色;愛情來臨時,大大方方地接受,不合適時瀟瀟洒灑地走開。

隱退就安心相夫教子、出書、做慈善,每一秒匆匆而過的時光,都傲骨中帶著溫柔,把挫折碾壓成祥和。

努力過,拼搏過,美過,愛過,剩下的,都交給歲月。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趙麗 來源:愛奇旅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港台娛樂熱門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