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軍政 > 正文

習掃黑就是嚴打維權?多省明文通告抗強拆定黑社會

——公安部、最高檢這樣執行習近平講話 抗強拆代表被定黑社會

日前,中共多省公安廳部署〝掃黑除惡〞,都將征地拆遷中的〝煽動鬧事〞定為打擊對象。安徽合肥還把5名維權代表定性為“黑社會”。此外,中共最高檢卻將習近平的掃黑除惡解釋為跟黑惡勢力沒有關係的“五反”。中共政法系統曾長期由江派周永康掌控,目前高層還多是〝前朝舊部〞,多年來一直給習近平攪局。時事評論員橫河表示,中共的運動醉翁之意不在酒,以打擊黑惡勢力為名,打擊民間的正義力量為實,中共歷史上就這樣操作過。

2月7日,浙江黨媒報導,省公安廳落實〝掃黑除惡〞,制定11種涉及〝黑惡勢力〞的舉報對象,其中第4條為〝在征地、租地、拆遷、工程項目建設等過程中煽動鬧事的黑惡勢力〞。

幾乎同時,山東省公安機關公布的11類涉黑重點打擊對象中,第4條也是〝在征地、租地、拆遷、工程項目建設等過程中煽動村民鬧事、組織策劃群體性上訪的黑惡勢力〞。

2月7日自由亞洲電台報道,2月6日,山東省召開檢察長會議,要求2018年該省每個基層檢察院至少要辦理1起涉黑犯罪案件或惡勢力犯罪集團案件。如果達不到目標,基層檢察院的年終考核將會被一票否決。

北京維權人士李蔚向自由亞洲電台記者表示,在掃黑除惡運動中下達指標可能會增加冤假錯案的產生。

而河南鄭州市公安局印發的公開信中,希望市民提供10類黑惡勢力性質違法犯罪活動線索,其中第3條為〝以各種名義在政府重點工程、新農村建設、拆遷征地租地過程中煽動群眾鬧事、堵門堵路、組織策劃群體上訪的黑惡勢力〞。

比較上述三省公布的打擊範圍,基本大同小異,都包括向政治領域滲透、操控地方選舉,以及其它民間公認的各種黑社會犯罪。而其中有關涉及征地、拆遷一條,不打擊幫助地方政府暴力拆遷的黑社會組織,反而將〝抗拆遷群體〞列為〝黑惡勢力〞,超出一般人的〝認知極限〞。

上述三份公告內容相似度非常高,因此外界有觀點認為,很可能是出自中共公安部的統一部署。

近日安徽就發生了把中共強拆維權的代表當成黑社會打擊報復的例子。

自由亞洲電台2月8日報道,安徽合肥肥西縣桃花鎮順和社區的數百名村民,連日來分別在縣、省政府維權,要求當局對11年前徵收的土地作出補償。

一名村民接受採訪時表示,現在,當局不僅不給他們賠償,還把5名維權代表定性為“黑社會”,並且派警察威脅村民。

該村民說,但現在我們土地被政府賣掉了,有的350萬一畝,最高的達到1495萬一畝。說信訪要按照流程走,我們是按照法律去走,不是說不能超過五個人嗎?我們搞了五個代表,但現在他們把我們的五個代表定性為黑社會。當地的政府用派出所威脅我們,我們的安全得不到保證,我現在出來了。微博基本上都屏蔽掉了。”

中紀委書記趙樂際去年12月21日至23日到福建調研時說,要把懲治“蠅貪”同掃黑除惡結合起來,查處涉黑腐敗,懲治放縱包庇黑惡勢力甚至充當“保護傘”的官員;習近平在本月中旬中紀委全會上,又一次重複了這個說法。

美國時事評論員橫河在希望之聲政論節目中分析,中新網報導的題目叫做“中國最高檢:積極投入掃黑除惡專項鬥爭”,似乎它的內容主要是以落實中央掃黑除惡為主要目的的會議。但是,文章卻稱“各級檢察機關要深入開展反分裂、反滲透、反恐怖、反邪教、反間諜鬥爭”。這五個反,這五個都跟黑惡勢力沒有關係。

橫河認為公安部和最高檢的通知歪曲了習近平掃黑除惡、揪保護傘的本意。

橫河說,一方面,我想這個運動肯定有醉翁之意不在酒,就是說以打擊黑惡勢力為名,打擊民間的正義力量為實,這種情況肯定是有的,只要把民間的正義力量貼上黑惡勢力的標籤就可以了,就像十幾年前搞的掃黃打黑一樣的,就是它明的講就是掃黃,但是集中清理的卻是政治書籍,還有法輪功教人向善的書籍;它講打黑的話實際上打壓的是法輪功,打壓的是不服從中共的宗教,打壓的是民主人士和維權人士。

在中共的歷史上也是這樣的。我們知道中共建政以後,中國讀教科書的都知道有一個湘西剿匪,湘西剿匪實際上就是對當時已經投降了中共的國軍人士、當地的紳士和民眾的一場大屠殺。一方面說它肯定是有相當一部分,不管上面的動機是什麼,還是實際操作,一定會打擊到很多民間正義力量。

另外一方面,中共對真的黑惡勢力,它其實也是不相容的。為什麼呢?這個就跟磁鐵一樣,同質不相容,它是互相排斥的。因為黑和黑、壞和壞,它很難平安相處,所以為什麼社會主義國家之間要斗、共產黨內也要斗,肯定有一點這個意思,就是你也配姓趙!

阿波羅網林億綜合報道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林億 來源:阿波羅網林億綜合報道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軍政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