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動態 > 正文

川人:范長龍遭查成迷團 習近平反腐陷重圍

無論范長龍是否被查,對習近平軍隊反腐而言都是非常棘手的問題。如果利用腐敗之名查處范長龍,會給其它涉腐軍官釋放錯誤信號,逼迫它們一條道走到黑,讓習本人的安全陷於險境;如果讓深度涉腐的范長龍順利過關,會讓自己的〝從嚴治軍、依法治國〞的施政綱領蕩然無存,並給貪腐官員釋放出反腐只是權力鬥爭的信號,最終讓這場反腐敗功敗垂成。

近期,前中共中央軍委副主席范長龍遭調查的消息不脛而走,引發外界輿論關注。2018年1月14日,香港《星島日報》稱,房峰輝被移送軍事檢察機關後,中央決定拿下范長龍。1月25日,中共國防部新聞發言人吳謙在例行記者會上稱范長龍被調查的報導是〝謠言〞,它建議提問記者去看1月18日《解放軍報》刊登的〝用練兵熱潮作答勝戰之問〞一文。2月2日中共中央軍委新春文藝晚會上,范長龍到場觀看並被新華社點名報導,中共闢謠意味甚濃。

儘管中共官方高調闢謠范長龍遭調查的傳言,但據美國之音報導,范長龍亮相有習近平主持出席的高層活動,而中共國防部網站有關報導的照片中沒有明確讓范長龍現身引發外界猜測。有媒體把范長龍的這次露面解讀為〝公開亮相顯示被查消息不確實〞,也有媒體指出徐才厚落馬前也曾在這類場合出現,所以范長龍的露面不足以證明它平安無事。

公開資料顯示,范長龍,1947年生於遼寧省安東縣(現東港市)孤山鎮西關。1969年,范長龍參加中共解放軍,歷任第十六集團軍炮兵團炮手、排長、政治指導員、副團長和團長。1985年,徐才厚任第十六集團軍政治部主任,同年9月,范長龍升任第十六集團軍步兵第四十八師參謀長,從此以後范長龍與徐才厚結下了不解之緣。1990年,徐才厚升任第十六集團軍政治委員,同時范長龍又升任第十六集團軍步兵第四十六師師長。

1992年,徐才厚升任中共解放軍總政治部主任助理,隨後范長龍被組織安排在中共中央黨校領導幹部函授班學習深造。1993年,徐才厚升任中共解放軍總政治部主任副主任,同年范升任第十六集團軍參謀長,2年後,范再升任第十六集團軍軍長。2000年,徐才厚任總政治部常務副主任,同年范長龍調任瀋陽軍區參謀長。2002年,徐才厚任解放軍總政治部主任,同年范長龍晉陞中將軍銜,2003年12月,范長龍再高升至總參謀長助理。2004年,徐才厚任中央軍委副主席,同年范長龍轉任濟南軍區司令員(徐才厚也曾任該軍區政委)。事實證明,范長龍的升遷與徐才厚的仕途有著密切的聯繫,所以外界把范長龍視為徐才厚的嫡系。

2012年,徐才厚卸任中共中央軍委副主席,范長龍接任。2014年3月15日,中共宣布對徐才厚進行組織調查。同年6月30日,中共決定開除徐才厚黨籍,並移交檢察機關依法處理。2015年3月15日,徐才厚因膀胱癌死亡,它的死讓它的同黨得以暫時保全。但在徐才厚死後,中共稱徐才厚為〝國妖〞,並開始了肅清徐才厚流毒的輿論攻勢。2016年3月2日,中央軍委副主席許其亮在出席中央軍委紀委擴大會議時強調:〝要徹底肅清郭伯雄、徐才厚案件流毒影響。〞雖然范長龍對此經常表態全力支持,但面對輿論成天高呼肅清徐才厚流毒的口號,它內心所受的煎熬外界無法想像。能否順利過關,能否平安著陸,一直是范長龍心中揮之不去的懸念。

雖然成天讓軍隊高呼肅清郭伯雄、徐才厚案件的影響,但是習近平對深度涉及郭伯雄、徐才厚案件的軍隊高官們並不放心。2015年9月3日,習主持了天安門廣場大閱兵,以震懾郭徐餘黨;2017年7月,習在內蒙古朱日和主持了沙場大閱兵,以震懾張陽、房峰輝背後勢力;2018年1月3日,習在河北保定舉行開訓動員大會,向全軍發布訓令,隨後范長龍被查的消息不脛而走。近日,《南華早報》引用一位軍方消息人士的話說:〝解放軍幾乎所有與郭和徐一起工作的高級官員都涉及了買官賣官行動。〞可見,只依靠與郭徐有染的軍隊高級官員來肅清郭徐餘毒,習近平還真不放心,這也是習頻頻閱兵的原因。

現在為何輿論突然把范長龍推到了風口浪尖?這或許是一個針對北京當局的陰謀。圍繞著范長龍是否被調查的問題,各種信息讓外界撲朔迷離,這恰好反映出中共黨內鬥爭的複雜性。公開信息顯示,范長龍曾是徐才厚一手提拔起來的親信。在習決定查處徐才厚、郭伯雄的時候,無論自己是否願意,范長龍最後都聽從了習的指令,支持習查處了它的〝貴人〞。在軍隊其它高級官員看來,范長龍就是郭徐餘毒向當局投誠的風向標,范的命運走向將對它們有重要的參考意義。

對於習近平而言,只要范長龍沒參與政變謀反,就完全沒有拿下范的必要。因為軍隊大權在握的習近平給其它高級軍官留下卸磨殺驢的印象,對自己來說極為不利。如果〝今投誠亦死,舉大義亦死〞這種觀念在其它貪腐軍官心中生根發芽,那麼這會堅定它們與反腐死磕到底的決心。對於江派人馬而言,借習近平的手拿下范長龍,不僅可以清理門戶,報范長龍反戈一擊的一箭之仇,還可以藉此凝聚餘毒軍心,誓死與習頑抗到底。可見,外界想知道範長龍是否遭到調查,只需要確認范長龍是否參與了張陽、房峰輝等人的陰謀政變。

但無論范長龍是否被查,對習近平軍隊反腐而言都是非常棘手的問題。如果利用腐敗之名查處范長龍,會給其它涉腐軍官釋放錯誤信號,逼迫它們一條道走到黑,讓習本人的安全陷於險境;如果讓深度涉腐的范長龍順利過關,會讓自己的〝從嚴治軍、依法治國〞的施政綱領蕩然無存,並給貪腐官員釋放出反腐只是權力鬥爭的信號,最終讓這場反腐敗功敗垂成。所以無論是否拿下范長龍,都無法改變習近平軍隊反腐陷入重圍的事實。

面對〝解放軍幾乎所有與郭和徐一起工作的高級官員都涉及了買官賣官行動〞的情況,習近平不抓捕軍隊腐敗總教練江澤民,而只是抓幾個替死鬼,這永遠都無法獲得軍心,還會遭來很多高級將領的怨恨,更重要的是無法斷掉對手繼續陰謀政變的念頭。實踐證明,選擇性反腐,不抓捕腐敗總教練只會激發對手不斷報復、不斷政變的慾望,讓反腐陷入重圍,讓自己陷入圈套與絕境。現在有人故意拋出了范長龍被查的消息,等著當局去坐實,這爐火純青的政治鬥爭水平,說明了黨內鬥爭十分複雜敏感,說明了軍隊反腐已陷重圍,不果斷抓捕江澤民,習近平反腐會引來更大的麻煩與災難。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動態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