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生活 > 史海鉤沉 > 正文

【大饑荒老照片】一語道破大饑荒的主因:上面規定餓死不開倉

糧食部計劃司62年統計表:59年4月到60年4月庫存糧食最高達887.03億斤,饑荒最嚴重60年4月,庫存403.51億斤,相當於一億多人一年口糧,但這是專門出口貿易糧。時人回憶:倉庫里囤滿了等待出口糧食和其他食品,由部隊或民兵把守,上面規定:餓死不開倉。

周同賓著《古典的原野》:我回過一次家。一路哀鴻遍野,滿目荒涼。進村前,看見鄉親們正在東崗修渠。人人都浮腫,老少都拄拐杖。艱難地鏟兩杴土,就躺下,喘粗氣。都不說話,臉上毫無表情,眼光是死死的。只有不浮腫的幹部大聲吆喝著豪言壯語。只有兩面紅旗在春風中十分活潑。村中,沒有人影人聲,沒有牛叫羊叫,雞叫狗叫。因為沒有樹,也沒有風聲。一隻鳥兒、一個蟲兒也看不見。連風吹起一片羽毛、一根草梗的景象也看不見。沒有一個會動的東西。只有東一座西一座沒了門窗的破屋。

李寅初:著名中共黨史專家叢進撰寫的《曲折發展的歲月》中認為“1959年至1961年的非正常死亡和減少出生人口數,在4000萬人左右”;清華大學胡鞍鋼教授在其近著《中國政治經濟史論(1949—1976)》中,經過估算提出“1958年、1959年和1960年的3年共計比正常年份多死亡人口1500萬人”。中國人民大學楊鳳城教授主編的《中國共產黨歷史》中則認為“三年經濟困難時期,中國非正常死亡人數在1700萬~4000萬人之間”,這是一種較為折中的說法,最高值與最低值之間,仍有2300萬的波動。

@zhu0588:1960年貴州江口縣,死神如期而至,全縣不足10萬人,餓死4萬。在死亡線上掙扎的農民揭竿而起。領頭的有公社黨委書記,他們家裡孩子也餓死了。餓著肚子,手無寸鐵的農民很快被軍隊消滅。曾開倉放糧的縣長飲彈自盡。虛報糧食產量的縣委書記投河身亡,悲哀又悲壯。他們不是歹徒,只想活下去,活下去……

北京崔衛平:昨一晚聽父親講大饑荒,鹽城地區東部縣餓死人較少,大豐薛姓縣委書記報產量最低,這個縣幾乎沒有死人。啟發我對極權條件下個人責任的思考。另,山芋算糧食,六百斤山芋算一百斤糧,胡羅卜不算糧,當地百姓廣種胡羅卜,稱“要給胡羅卜立碑”。

@歷史日記V:糧食部計劃司62年統計表:59年4月到60年4月庫存糧食最高達887.03億斤,饑荒最嚴重60年4月,庫存403.51億斤,相當於一億多人一年口糧,但這是專門出口貿易糧。時人回憶:倉庫里囤滿了等待出口糧食和其他食品,由部隊或民兵把守,上面規定:餓死不開倉。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東方白 來源:阿波羅網東方白編輯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史海鉤沉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