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人物 > 正文

玩物喪志誤國的張學良玩得有多花

民國有四大公子的說法,版本各有不同,但哪個版本,都少不了張學良。生在軍頭之家,如果不幸攤上吳佩孚、馮玉祥這樣的父親,免不了要吃癟,別說錦衣玉食,就是過一般富家兒的生活亦不可得。但是,張學良是張作霖的大公子,生下來不久,他爹就翻著跟頭往上升。張作霖這個人,據說玩麻將,推牌九都比較摳門,輸大了,就用東北的軍用票來頂賬,但是,他對自己的家人和部屬卻很捨得,大把大把的銀子,花在他們身上,像流水一樣,根本不在乎。

所以,張學良這個公子哥,在西安事變後身陷囹圄之前,小日子過的特別的滋潤。張學良精於收藏,尤其於書畫有特別的愛好。他的書畫收藏,都是花高價請名家鑒定過的,所以,藏品很精,絕少贗品。他的藏品,大多放在天津的美國花旗銀行,後經戰亂,不知所終。張學良還喜歡京劇,也經過名師指點,可以玩票下海。雖然說,他跟眾位京城的京劇名家比如余叔岩、梅蘭芳沒有老一輩的軍頭那麼有交情,但也經常來往。他也喜歡下圍棋,只是沒有長性,沒有堅持學下來,只能在家跟自己的如夫人對弈。

比起這些國粹來,張學良更喜歡一些洋玩意,網球打的好,無論在瀋陽還是北京或者上海,外國人出入的網球場上,都有過他的身影。跟在華的洋人比賽,經常以發球制勝。高爾夫球,也打得好,常常以低於標準桿數取勝。橋牌打的也精,還喜歡捉弄人,在牌場上,經常是贏家。張學良從小就學英語,雖然沒有留過學,但一般對話不成問題。由於他喜歡洋玩意,還說英語,所以,宋美齡、宋子文以及宋氏的說英文圈子裡的人,都不拿他當外人。國產電影成氣候了,他也跟著摻和,泡當時最美的女明星胡蝶,泡得昏天黑地。府里有電影放映機,什麼時髦的片子,他都有拷貝。

其實,張學良對所有這些事兒,都抱著遊戲的態度,無論什麼,對他來說,就是個玩兒。玩性上來,不管不顧,千金一擲,跟兒戲一樣。也不管軍務在身,玩上癮了,可以幾天幾夜讓人找不到。有一陣兒,忽然迷上了炒菜,非要下廚不可,一會兒要這個,一會兒要那個,這樣,那樣,把他府里廚房裡的大師傅折騰的夠嗆,亂成一團。廚師們說,就怕少帥進廚房,比辦幾桌酒席還要累。

開飛機是他的最愛之一,東北空軍,也是他一手創建的,自己兼任東北航校的校長。他創建東北空軍的時候,空軍在軍閥混戰之中用處還不大。但在創建過程中,他先學會了開飛機,而且開得相當好。在他沒有失去自由之前,他來往各地,經常是自己開飛機。有一次,他把他小時候的朋友周大文和自己的愛妾谷氏都帶上了飛機,自己駕駛飛機在天上翻跟斗,玩各種特技,結果,他的乘客被弄得大吐不止,再也不敢坐飛機了。

對這些東西,張學良都是在玩,玩性大起的時候,像個專家,玩性下去,就丟在一邊。有時候,他對國家大事,也像是在玩,有時候,難免會玩砸。西安事變過後,他送蔣介石回南京,在接受軍事審判之時,審判長李烈鈞讓他在審判筆錄上簽字,他看都不看,就簽了。這麼大的事兒,在他看來,也一場遊戲。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東方白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人物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