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軍政 > 正文

習近平給汪洋擴權 面臨重大考驗 很難擺平

中共政治局常委汪洋於今年1月24日入選全國政協委員名單,成為唯一一名在列政協中共政治局常委,汪洋在今年3月的中共“兩會”上擔任政協主席基本已經毫無懸念。外界觀察到,政協主席已經擴權,除主管中共的統戰外,還主管新疆、西藏,分管對台事務等諸多重大事項。未來五年汪洋將面臨重大考驗。

阿波羅網評論員分析指,中共內部的開明派汪洋主管政協,是習近平有意為之,藉以改變中共政協“政治花瓶”的形象,但因政協本就以統戰為目的,中共官員不被重用或仕途遇到瓶頸時多數會被打發到政協“打醬油”,還有富商太子黨紅二代,在這樣一個環境下,汪洋想要力挽政協貪腐、買官等境況屬實難辦。

汪洋去年升任中共政治局常委後,料將接管中共全國政協主席,除主管中共的統戰外,還主管新疆、西藏,分管對台事務等諸多重大事項。

2月1日至2日,汪洋出席了中共2018年對台工作會議;1月16日,其出席了中共全國統戰部長會議。

總部設在北京的海外黨媒多維報導,中共政協被指是“花瓶組織”。但實際上,政協在中共政治體系中的作用應該被外界低估,政協主席以及與之配套的其它兼職絕非虛設,並且隨著當前新疆、台海、民族、宗教等議題重要性的驟增而明顯吃重。

文章說,汪洋未來五年的擔子顯然並不輕鬆。除了宗教方面,新疆、台海以及民族問題,都是中共正在面對的棘手問題。未來五年,由汪洋領銜的中共政協方面的內外施治,或將成為中共政治改革的一個重頭戲。

時政評論員石實表示,中共政協主席作為排名第四的政治局常委,已悄然擴權,自中共前政法委書記周永康被當局調查、政法委書記及國家副主席被踢出政治局常委後,中共政協主席、人大委員長的權力都同時擴大。此前,由周永康主管的新疆事務已改由政協主席主管,由副主席主管的港澳事務已由人大委員長接管。

石實表示,汪洋下個月接管政協主席後,將主管中共的全國統戰工作,主管新疆、西藏事務和分管台灣事務等諸多重大事項,在當前新疆、西藏民族問題日益凸顯及台海關係持續緊張之際,汪洋今後五年面臨的挑戰的確不小。

習近平看重汪洋的開明?以期改變政協形象?

汪洋是中共共青團出身,仕途起步於安徽,33歲的的汪洋在出任銅陵市市長,就一度引發媒體關注,其“呼籲解放思想”的說法得到肯定。此後汪洋曾在溫家寶的國務院出任過副秘書長,後空降重慶,任市委書記,中共十七屆汪洋就進入政治局,轉任廣東省委書記。十八大汪洋遭受江派阻擊未能入常。

汪洋在中共廣東第十一次代表大會報告中指出:“追求幸福,是人民的權利;造福人民,是黨和政府的責任。”他強調,“必須破除人民幸福是黨和政府恩賜的錯誤認識”。

這一言論受到中共喉舌新華網的高度肯定。但外界認為,汪洋為中共塗脂抹粉,符合了中共精緻洗腦的要求。同時汪洋在廣東的創新與實幹也得到肯定。

阿波羅評論員竇祈新認為,習近平十九大後著力改變中共的形象,而作為花瓶的政協,其貪腐等醜聞更令其形象受損,習近平讓汪洋獨當一面,執掌政協,顯示習近平對政協的重視,並讓其成為習近平新時代的標籤之一。而目前緋聞纏身“韓正不正”的韓正,鐵定出任副總理,這一職位至少是被總理鉗制。這也可看出習近平對其所謂新時代中共形象的通盤考量。

難以扭轉政協“花瓶”貪腐形象

政協主席、委員的頭銜以及榮譽、地位以及享有的特權,一直受外界譏諷。而政協的腐敗更是觸目驚心。今日(25日)廣州日報消息還報導說,“廣州花都區政協原主席受賄3571萬涉21人買官賣官”。報導顯示,其受賄中的部分金額就是在擔任政協主席之後。

原中共廣東省政協主席、前廣東政法委陳紹基,花了1千萬元買下廣東書協主席職位,憑藉這一職位,以及“書法家”的加冕。陳紹基一幅字,能賣到100萬的價格。

政協的花瓶角色一直被媒體嘲笑。其名聲常作為飯後談資。中共十八大反腐開始後,迄今有26名副部級以上的政協主席落馬,還有8名同級別政協官員造降職等處分。這些人大多為江系。中共政協也被形容為腐敗高發機構。

對此有觀點認為,中共政協系統向來是江澤民集團的勢力範圍,也是江派賣官鬻爵的貪腐“大生意”。

香港《明報》1月24日刊登評論文章指出,長期以來,政協系統最為人詬病的問題是,地方政協人事只進不出、只升不降,“花瓶”中的水裡逐漸產生污垢,生出蟲子。

結合到汪洋出任政協主席,或許顯示習近平用強人治理花瓶。

俞正聲披露全國政協委員標價5億元

香港《動向》雜誌2016年12月號報導,11月3日,中共國務院、政協下達文件,整頓、徹查港、澳特區各級政協委員若干問題。

當晚,中共政治局常委、全國政協主席俞正聲召開中央有關部委辦負責人會議,他在會上著重提到如何整頓、徹查港澳特區政協委員的狀況。

會上披露政協委員的黑幕,長期以來中共官員把各級政協委員作為“商品”交易,成了某些部門、有權官員斂財、搞“人情”交易等。各級政協委員有“議價市價”。

所謂“議價”,是把部分名額在社會知名人士、商賈中“投標”,如中共全國政協委員由80年代後期捐贈或投資企業金額2千萬元上升至5億元以上,省級政協委員由80年代後期捐贈或投資企業金額5百萬元上升至3千萬及1億元,地級政協委員視所在地區經濟狀況及地理位置,現已上升至1千萬至3千萬元。

報導稱,雖有名額限制,但競爭十分火爆,導致中央部門、省級政府都向上爭“名額”及在本地區增設名額。被俞正聲點名的有廣東省、福建省、上海市、北京市、江蘇省都違規超額任命政協委員近一倍。

此外政協作為吸納港澳富賈名流、政商人士的最高機構,其統戰目的昭然若揭。新一屆全國政協委員名單。2158名委員中,"特邀香港人士"124人,加上藏在其他界別的港籍人士,新一屆全國政協港人多達200人,是34個界別(即代表團)中人數最多;若加上澳門29人,新一屆全國政協港澳人士多達230人,堪稱"超級大軍團"。

港澳人士在全國政協占如此高比例,彰顯中共當局仍然重視港澳在國家層面政治生活的"花瓶"作用。查實,全國政協選兵注重當事人對中共國家事務的所謂"貢獻";故今屆全國政協新丁突出特點仍是"政治酬庸"。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zhongkang 來源:阿波羅網吳莉亞綜合報導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軍政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