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財經 > 正文

海航的年關

2008年《非誠勿擾》電影劇本剛出來時,馮小剛核算下成本,要半個小目標。他就拿著本子滿世界找接盤的客戶,想把植入廣告賣出去。

這個套路“馮褲子”玩了好多年。從《一聲嘆息》中“打電話用吉通卡”,到《手機》中的摩托羅拉來電鈴音。2004年拍《天下無賊》時,他已經能一口氣找12家贊助商,電影還沒開拍,植入廣告就能覆蓋基本的製作成本了。

這次《非誠勿擾》的女主角笑笑是個空姐。馮導找了幾家機場和航空公司去要廣告費,這麼大個腕,去一回吃一回閉門羹。最後買單的,是當時日子也特別不好過的海南航空。他們掏了幾百萬贊助馮導,就讓女神舒淇穿著大新華航空最新制服,站在客艙門口一遍遍地說:“歡迎乘坐大新華航空。”

那一年請個三流演員代言三鹿氰胺奶粉還得幾百萬。馮導的海航廣告就顯得太值了,電影上映後,馮導幾乎成了海航的“終身名譽乘客”。

2008年把笑笑換成任何另外一家航空公司的空姐,故事都不會那麼順理成章。那時海航的服務是業內清流,空姐也很傲嬌。電影里,油膩的秦奮到了結尾也沒能完成上壘。哪像《志明與春嬌》里國航空姐楊冪,認識余文樂沒多久就發簡訊說:“我們上床吧。”

《非誠勿擾》電影上映那會,其實就有人賭海航什麼時候會出岔子。25年前,陳老闆租了一架飛機,將海航這間地方鋪子帶進世界大舞台,並通過瘋狂加速,做成了中國最大的集團企業之一。二十多年來,這家民營航空公司九死一生,每隔幾年就有“海航會不會倒”的賭局來上一遍。但這麼多年過去了,海航非但沒死,反而進了世界五百強。

但今年的年關非比尋常。2018年伊始,回京後動作不小的郭主席接受採訪時說:

“少數不法分子通過複雜架構,虛假出資,循環注資,違規構建龐大的金融集團,必須依法予以嚴肅處理。”

與其說是在接受採訪,不如說郭主席是在隔空喊話。結合證監會劉主席年初發話今年要“查辦大案要案、全面整治金融亂象”的話,中國金融界是山雨欲來風滿樓。郭主席喊話第二天,陳老闆對路透社表示,海航出現了流動性難題。

1

“上個月,M12見了津門老大,M11則帶著喇嘛去了一趟南極。”海航人口中的M12是陳老闆,M11則是王老闆。

和阿里的“P”一樣,海航管理幹部被“M”(Manager的縮寫)後綴的數字划上等級。陳老闆給自己設定級別是M12,M12僅他一人。王老闆位居M11,這一級亦僅其一人。陳老闆兩個兒子如今也在海航,級別據說是M6。

陳老闆是中國企業家裡最會說相聲的。1966年,13歲的陳老闆在北京天橋打快板學說書時,郭德綱還沒有出生。陳老闆出生在山西,兩歲跟隨父母來到北京,動亂之年被保送參軍,退伍後又進了民航總局計劃司,並被選派出國留學。如果人生有四季,36歲之前,他的人生都是春天。

1989年,陳老闆離開生活了三十年的北京,南下到了一個炎熱的荒島——他的人生從此進入了炙熱的夏天。那時海南剛建特區不久,體制精英紛紛南下淘金,包括“萬通四君子”。不過馮侖、潘石屹南下第一站是投靠牟其中,之後才有落草為寇的故事。

陳老闆起點要比他們高很多。1988年他從民航總局去了中國農業信託投資公司。在這裡,他遇到了伯樂。憑藉單口相聲,陳老闆從世行成功搞來了3億美元的化肥貸款,聲名鵲起。

海南省長劉劍鋒點將,讓陳老闆做他助理,主要工作還是從世行搞錢。一段時間後,孤懸海外的海南島面臨發展的大瓶頸——交通。新特區急需自己的航空公司,劉劍鋒於是派有航空背景的陳老闆,組建海南省航空公司。

得到海南省政府的批文,陳老闆召集了他在北京的兄弟,王老闆、李箐、陳文理等人加入。陳老闆後來反覆講的段子是,他當時從海南省政府那裡獲得了1千萬元財政資金支持。當時買一架波音737需要3億元,這點錢別說買大灰機,連買個文昌的雞翅膀都不夠。

但1千萬元不是一筆小錢。海南那時一年財政收入都只有3億,公務員發工資都很困難,拿出1千萬元來辦航空,還是很有魄力。那會商界風雲人物是馮侖的老闆牟其中,他用“罐頭換飛機”的事迹震驚海內外。彼時蘇聯剛解體,工業品過剩,基礎生活用品匱乏,牟其中用價值4億元的500車皮日用小商品換購了4架蘇制飛機,然後把飛機轉手賣給了川航。他自稱從中賺到1個億。

陳老闆下海時,已錯過了倒賣的機會,但在中農信搞過錢的他,深諳資本槓桿的力量。當時海南成為首批股份制試點省份,陳老闆向海南政府提出的股改申請很快通過。股改後,在海南政府支持下,當時這家毛線都沒有的民營航空公司,又進行了2.5億元的定向募資。

後來還有“十上華爾街說服索羅斯投資海航”的故事。事情當然沒有專業相聲選手陳老闆說的那麼傳奇。一個會講英語、懷揣“打造中國一流航空公司”夢想的年輕官員,再加上中國這個龐大市場的吸引力,這些因素加起來足以讓索羅斯投個幾千萬美元。

用那幾筆錢,海航租用了兩架波音客機,並於1993年5月2日實現了海口至北京的首航。在海航的內部文件里,還可以找到1993年5月海航首飛時的照片——40歲的陳老闆與當時海南省副省長毛志君以乘務員身份,為乘客提供機艙服務。

之後的二十多年,海航和海南是同呼吸共命運。

2

航空界後來給陳老闆送了個外號叫“八爪魚”,他控制的海航旗下如今有8家A股上市公司和3家港股公司。大家談到他都眾口一詞:“沒有陳老闆辦不成的事。”

但陳老闆有陳老闆的無奈,他覺得自己所做的所有事,都不僅僅是為了自己。有次在西安凈業寺吃早齋時,他突然感嘆:

“你看看,我這一天到晚都在忙什麼,給十萬人找工作?”

陳老闆的奮鬥史並非是一個為十萬人找工作的奮鬥史,而是一部融資和資本運作史。對於借錢發展,他曾說:“虱子多了不癢,借多了也就睡得著了。”

2002年到2003年,是海航的多事之秋。2002年陳老闆曾銷聲匿跡數月,當時被猜測是因原中國銀行(4.290,-0.13,-2.94%)行長王雪冰一案而避走美國。一年多後,王雪冰案宣判,證實當年陳老闆為了拿貸款,送了王雪冰一塊表。

那兩年民航總局正對全行業進行了戰略重組,把總局直屬的十家航空公司合併為國航、南航、東航三大航空公司。三大航空公司成立後,海航這種地方民營航空公司的市場被擠壓。

為了避免被併購,陳老闆走上大規模擴張之路。他將美蘭機場、新華航空、長安航空和山西航空收入囊中;同時有意收購福州機場,並放言要收購柬埔寨航空等航空資源。

卯足勁大步前行時,非典不期而至。好幾個月海航的飛機都趴在地上,顆粒無收。連續10年盈利的海航,第一次嘗到了虧損的滋味,那年海航虧損達到14億多。結果呢,海南政府15億元注資,表示了對海航和陳老闆的支持。

然後就是2008年金融危機。油價暴漲和金融危機讓民航業遭受重創,東航在航油期貨上投機巨虧60億,資不抵債,最後國家注資90億過關。海航那年也虧了14個小目標,危難時刻,海南政府又一次拿出了15億元注資,穩定住了軍心。

這樣的經歷,在陳老闆創建海航二十餘年來的日子裡稀鬆平常。從創立伊始海航就在夾縫中求生,質疑、猜測、流言從未離開過它。當然海南政府的支持,也從未離開過它。

陳老闆也沒有辜負海南和關心海航的各位領導的信任。2008年之後,海航迎來了中國商業史上最大規模的擴張,先後拿下多個保險、期貨和證券牌照,業務也從航空伸向地產、旅遊、資本、物流,觸角遍及全球,形成了“萬馬奔騰”之勢。

海航總資產也從2015年的953億美元,暴增至2016年年底的1730.95億美元。海航已經成了海南的的一面招牌和印鈔機。如果海航出點岔子,最著急的不是銀行,而是海口的領導。

於是就有了2017年12月中旬,國開行、建設銀行(8.360,-0.13,-1.53%)、交通銀行(6.700,-0.18,-2.62%)、浦發銀行(12.780,-0.32,-2.44%)等八家銀行會齊聚海口力挺海航,聲稱要落實海南主要領導“海航好,海南好;海南好,海航更好”的精神。

只是即使如此,也難以完全挽回市場的信心。

3

不同於其他低調的國有航空老總,陳老闆頗為高調,信佛、愛好國學天下皆知,這也許跟他幾番大起大落不無關係。回頭看海航經歷的九死一生,就不難理解陳老闆們的心態。

航空公司真是提著腦袋去做的。三大國有航空公司都出過事故,如果民營的海航也出個事故,後果會怎樣?這時候你真需要一個神,來安定自己。所以陳老闆不但信佛,還去拜會王林大師。

都說在現代漢語詞典里,ming這個音,發四聲的,只有命這個字。海口的海航總部也是個盤腿而坐的釋迦牟尼佛造型。31樓是陳老闆的辦公室,頂層32樓有喇嘛常年駐紮。

在過去,一樓到四樓間還有個會所,名曰福順樓。“福”字是深圳弘法寺前方丈本煥大師所題,“順”字則是弘法寺現任方丈印順大和尚所寫。海航很多員工的胸牌弔帶也都是找高僧開過光的,機長的工作牌背後都印有佛像。陳老闆還喜歡相面,喜歡大臉盤的長相,所以在海航的空乘人員中,東北人比較多。

陳老闆不喝酒、不抽煙、不吃肉,不吃魚,生活極簡單,連紙巾都不用,司機隨身帶毛巾。他很少出現在公開場合,但只要露面,必然語出驚人。有次參加電視台的活動,他直言“人生如戲,來這裡也是演一場戲”。

海航每個員工都被要求能熟練背誦“同仁共勉十條”,這是國學大師南懷瑾編寫的十個訓條,陳老闆隨時可能抽查。有一次在飛機上,陳老闆讓一個女空乘當場背誦。結果沒背誦出來,陳老闆將她發配到邊遠地區去了。

但陳老闆越來越多時間花在研究佛學和老莊上,把具體事務都交給王老闆做了。尤其是2016年年底爆發那次“逼宮”事件後。王老闆的風格和陳老闆不一樣。他愛排場好熱鬧,因為身體不好的緣故,吃得也很素。

在海南島38度天氣下,在戶外看海吃老北京銅涮鍋,一圈空調扇圍成一圈吹。這是王老闆喜歡做的事。

大概是從11月開始,銀行和機構們又開始感覺到海航缺錢了。對於外人最為關注的海航的資金問題,陳老闆很多年前就給過一個回答:

“我們什麼時候都缺錢,因為我們要發展。但如果不發展,我們就只有死路一條。”

2000年,海航“買買買”,的確是恐懼被央企吃掉。但過去幾年的飛速擴張,就是要趁勢做大了。從2016年到2017年,海航在世界500強的排名提升了183位,已經衝到了第170位。

跟有國家背書的三大航空公司不同,海航的擴張沒有什麼秘密,無非還是儘可能想辦法借錢。過去三年,萬達、復星、安邦、海航可謂是海外併購“四大天王”,其中海航是最兇猛的。2016年前十大海外併購交易中,海航系佔據了3席。海航累計海外投資高達450億美元。

這意味著中國外匯儲備從4萬億下跌至3萬億美元的跳水中,海航一家就貢獻了4.5%。笑笑們強顏歡笑換來的血汗錢,當然撐不起這麼大規模。海航的數據稱目前總體債務規模為2500億元左右。但根據中房報的統計,海航光上市公司體系的總負債就將近6000億,每年光利息就得付出156億。

如果現金流沒問題,負債也不是太大的問題。愛馬仕哥在幾千億的債務上睡了這麼多年,不是依然平安,甚至成了中國首富。但海航的問題是“造血機器”太少了,為海航資本提供造血功能的海航實業不足以支撐一家“世界十強”資本運營的擴張。

海航的地產板塊是最大的造血機器之一,但發展緩慢。2014年,海航地產的銷售額就達到175億,到了2016年底僅剩下100億了。2017年,這塊業務甚至下滑到了80億。從去年11月份開始,海航甚至拖欠了一些乘務員的夜航補助,及機場費用。

雖然航空公司拖欠機場費用是行業慣例,但當時海航的欠費很不正常。據說深圳機場(8.200,-0.29,-3.42%)的欠費一度超過1億,連延安這種年吞吐量三四十萬人的支線小機場都欠了200多萬。這讓西安的機場集團不得不收集下屬所有機場公司的欠款,去找海航討薪。

幸好後來海航很快還款了。如果再欠兩個月,民航局就該介入了——2009年,正是民航局的停飛決定,成為此後東星航空破產的導火線。

去年12月份,有幾份真真假假的文件在資金圈流傳。掀開海航蓋子的,據說是某商業銀行的香港分行。11月24日,該分行的海航系貸款出現逾期。11月28日,該行要求擔保人廣州農商行白雲支行履行債務清償責任。廣州農商行和海航關係頗深,是海航的基石投資者之一。

然後就是12月初的融資租賃違約事件。當然,立根融資租賃有限公司馬上出具申明,對海航集團發生項目逾期未還款的傳聞進行了澄清。

12月6日,一則空姐“偷吃”飛機餐的視頻廣為流傳,這位可憐的空姐正來自海航旗下的烏魯木齊航空。獸爺的好友你包叔看到這個視頻時差點哭了:

要不是真餓,誰TM偷吃飛機餐啊!

4

然後就是1月份中旬,陳老闆對外承認海航的流動性問題。

對於一個曾買遍全球、入股希爾頓酒店和德意志銀行的大佬來說,親口承認出現了流動性困難確實不容易。這也可以看出,海航的流動性緊張已到無法遮掩的地步。

於是壞消息接二連三。彭博社說1月中旬海航的天海投資(6.490,0.00,0.00%)銀行賬戶被臨時封凍,原因是股票重複質押;海航還以10.5億元人民幣賣掉了澳洲悉尼寫字樓One York,接盤方為黑石。

澎湃新聞稱,海航實業從2017年年底開始為北京、上海、蘇州、嘉興、海口等六個城市的地產項目尋求買家。

資金鏈緊張的海航,也讓眾多資金圈人士繃緊了弦。獸爺幾個資金圈的朋友過去兩個月里還去過海口。其中一個通過“鬥智斗勇、軟硬兼施、連蒙帶騙”,最終把一筆逾期兩天的信託,成功收回。但其他人則空手而歸。

2011年杭州第一大房企綠城資金鏈危機時,老宋反覆念叨一句話是——銀行只會錦上添花,從來不會雪中送炭。那會他說綠城肯定不會死,大不了賣幾個項目。

如今的海航已經成為海南第一大企業,近2萬億資產規模。大而不能倒,這可能是海航這些年高槓桿擴張的底氣。大不了像當年的綠城一樣,賣掉一些有流動性的資產就行了。

但跟富力接盤萬達酒店資產一樣,每個人都知道海航負債纍纍,對於海航來說,未來幾個月將有無數艱難的談判等待著它。

已有一些海航的合作夥伴坐不住了。國開行一位負責人前兩天稱,海航若出了問題對誰都沒好處,他們預計將在某個時候介入,伸出援手。國開行每年給海航的貸款有一千億。

儘管如此風聲鶴唳,陳老闆依舊在2017年年底的新年獻詞里信心飽滿:

“我們比以往任何時候都更接近我們的夢想。”

陳老闆沒說他的夢想是什麼。但前兩年他放過一顆衛星,要在2025年實現一個小目標——挺進世界五百強前十名。前十名是什麼概念?2017年排第九的是蘋果公司。陳老闆要在他第六個本命年,把海航做成一家蘋果級體量的公司。

關於夢想,周鴻禕去年聊到樂視敗局說過一句話:

“不論一個創業者有多麼偉大的夢想,他都不能違背一些商業規律。絕大多數企業不是死於飢餓,而是死於慾望。”

回憶電影《非誠勿擾》,海航空姐笑笑每次起飛時都會向秦奮報平安。笑笑每次都發“起”“落”,葛優回“安”“妥”。

不管夢想有多大,但無論是做人還是做公司,所需要的不過就是這四個字——起,安,落,妥。

萬里長城今猶在,不見當年小目標。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夏雨荷 來源:新浪網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財經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