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人物 > 正文

毛澤東平反賀龍元帥真相 竟然是出賣彭德懷元帥有功

文革中被林彪四人幫迫害致死的中共元帥有三位:賀龍、陳毅、彭德懷,透過毛澤東對三位蒙難元帥的態度,可以一窺中共最高領袖的心胸。彭德懷在廬山會議批評大躍進,擊中毛的要害,此後被定性為「一貫反對毛主席」。文革後期毛澤東對獄中奄奄一息的彭德懷不聞不問,卻念念不忘賀龍功勞、親自為其平反,正是因為賀龍出賣彭德懷有功。

文革中被林彪四人幫迫害致死的中共元帥有三位:賀龍、陳毅、彭德懷,透過毛澤東對三位蒙難元帥的態度,可以一窺中共最高領袖的心胸。彭德懷在廬山會議批評大躍進,擊中毛的要害,此後被定性為“一貫反對毛主席”。馬雙有在共識網上刊文《毛澤東面對三位蒙難的元帥》則提出,文革後期毛澤東對獄中奄奄一息的彭德懷不聞不問,卻念念不忘賀龍功勞、親自為其平反,正是因為賀龍出賣彭德懷有功。

賀龍、陳毅、彭德懷

文中記述,在1959年廬山會議上,賀龍一直站在毛澤東的極左立場上,和彭德懷唱對台戲。先前彭德懷在火車上對賀龍談起了大躍進給農民帶來的苦難,本是對信得過的老戰友私下說的心裡話,賀龍卻在廬山會議上提出,毛澤東多次在會議上藉此回擊彭德懷,讓彭德懷一下子背了18年黑鍋,最後冤死獄中。

彭德懷“上書”毛澤東,點中毛要害

1959年廬山會議期間,時任中共中央軍委副主席、國防部長及國務院副總理的彭德懷給毛澤東寫信,指出了“大躍進”的問題:“1958年的基本建設,現在看來有些項目是過急過多了一些,分散了一部分資金,推遲了一部分必成項目,這是一個缺點”,“1959年就不僅沒有把步伐放慢一點,加以適當控制,而且繼續大躍進,這就使不平衡現象沒有得到及時調整,增加了新的暫時困難”;他還指出:“浮誇風、小高爐等等,都不過是表面現象;缺乏民主、個人崇拜,才是這一切弊病的根源。”

彭的觀點得到湖南省委書記周小舟、外交部副部長張聞天及總參謀長黃克誠的支持。最後彭黃張周等人被定性為“反黨集團”,被指組織軍事俱樂部;彭本人被誣陷為“裡通外國”,國防部長由林彪接任。

廬山會議引發大規模的“反右傾運動”,彭德懷1962年上書八萬言要求平反,但毛澤東設下底線:“誰都能平反,唯獨彭德懷不能平反。”毛澤東說彭德懷和他共事三十多年是“三分合作,七分不合作”,彭德懷被定性為“一貫反對毛主席”,被一棍子打死。1974年,彭德懷去世,直到1978年才獲平反。

賀龍揭發彭德懷有功,毛親自為其平反

據馬雙有文中記述,文革中,江青和林彪、葉群相互勾結打倒了賀龍。毛澤東偏聽偏信,支持林彪害死了賀龍。林彪死後,在江青和中央文革的重重阻力下,毛澤東有所悔悟,多次表態要為賀龍平反。

1973年2月9日,毛澤東對張春橋說:“我看賀龍沒有問題,我有缺點,聽了一面之詞,要給賀龍平反呢!”但張春橋秉承江青旨意,既不向政治局傳達,也不著手為賀龍平反。

12月24日,毛澤東在軍委擴大會議上說:“我看賀龍搞錯了,我要負責呢。當時我對他講,你是一個方面軍的旗幟,要保護你,總理也保護你,要翻案呢,不然少了賀龍不好呢!”又說,“都是林彪搞的,我聽了一面之詞,所以我也犯了錯誤。”

文中說,毛澤東連續多次在賀龍冤案上承認了錯誤,承擔了責任,終於推動了賀龍的平反工作。周恩來把這一重任交給了時任公安部長的華國鋒,終於查清了所謂“插手奪權”“二月兵變”以及紅軍時期的“勾結敵特,叛變革命”,完全是捕風捉影、栽贓陷害。

據載,1974年9月4日,毛澤東在一次談話中催問此事:“賀龍恢複名譽搞好了沒有?不要核對材料了!”於是,很快地,1974年9月4日,經毛澤東批准,《中共中央關於為賀龍同志恢複名譽的通知》作為中央第25號文件下發全國。1975年6月9日,即賀龍慘死7年後,中共為賀龍開了追悼會。

彭德懷、賀龍兩位都是元帥。作者評述說,論資歷,賀龍為高,1927年南昌起義時,賀龍以國民革命軍軍長身份任總指揮;彭德懷1928年平江起義時只是國民軍團長;但要論指揮作戰能力和戰功,彭則高於賀:抗日戰爭和國共內戰時期,賀龍一直是彭德懷的下級。毛澤東曾將賀龍的部隊交給彭德懷,組建西北野戰軍,在朝鮮戰場上指揮作戰的也是彭德懷。

賀龍在中共建政後擔任國家體委主任,廬山會議後,由於揭發批判彭德懷有功,被毛澤東提拔為僅次於林彪的軍委副主席,一下位超朱德和彭德懷。林彪身體不好,便由賀龍主持軍委工作,卻由此和林彪結下了仇怨,招來殺身之禍。

說“賀龍揭發彭德懷有功”有些刺耳,但卻是事實。文中披露,在廬山會議上,賀龍一直站在毛澤東的極左立場上,一直和彭德懷唱對台戲,不少發言近乎胡言亂語,現在翻出來讓人羞慚。彭德懷在火車上對賀龍談起了大躍進給農民帶來的苦難,說道:“還是咱中國農民好,要不然就會發生匈牙利事件,就得請蘇聯紅軍來。”這本是對信得過的老戰友私下說的一句心裡話,隨便說說而已,賀龍卻感到問題嚴重。當時沒有表示異議,在廬山會議上一經提出,頓時如重磅炸彈炸得人們目瞪口呆。毛澤東怒氣沖沖,多次在會議上用這顆“炸彈”回擊彭德懷,“請蘇聯紅軍來”就成了彭德懷“取外國經,裡通外國”的重要罪證,讓彭德懷一下子背了18年黑鍋!

作者披露,賀龍在廬山會議小組會上一再發言說:“目前的主要問題是幹勁不足,而不是頭腦發熱和虛假;我們的缺點還不到一個指頭,而且缺點和錯誤很快糾正。我覺得彭總的信在總的估計上是不恰當的,把問題說得過於嚴重,彭總的看法我不同意。”賀龍這些發言完全脫離實際,當時全國各地都發生了大饑荒,河南、安徽等地都發生了餓死人的慘劇,連毛澤東也承認是一個兩個三個指頭的問題,賀元帥竟然說缺點還不到一個指頭!

作者認為,賀龍的這個發言肯定對於毛澤東堅定極左立場、下決心打倒彭德懷起到了推動作用。剛直豪爽的賀龍元帥,在廬山會議的一番“跟風”揭發,成為其個人形象上揮之不去的陰影。而賀龍的這個缺點,在毛看來卻是個大大的優點。一直不被看重的賀龍竟由此被毛澤東推上政治舞台,在文革初期,賀龍被林彪迫害死後,毛澤東可能因為這一點,念念不忘賀龍的“好處”,多次要求為賀龍平反。換言之,賀龍如果不是在廬山會議上揭發彭德懷有功,就不可能取代彭德懷、代替林彪主持中央軍委工作,就不可能遭到林彪的忌恨,被迫害致死。毛澤東執意要為賀龍平反,很可能是考慮到這個因素。

毛對被林彪迫害致死的陳毅是何態度?

文章披露,林彪在井岡山時期曾是陳毅的下級,後來其戰功和地位超過了陳毅。而陳毅對林彪的所作所為一直看不慣。尤其是在文革初,陳毅對林彪鼓吹極左、擾亂社會、打倒一大批老幹部十分不滿,多次和林彪唱對台戲。林彪在會議上說:“這次文化大革命,成績是最大最大的,損失是最小最小的……”陳毅說:“不見得!”國人都在歌頌林彪當了接班人,陳毅說:“他不當叛徒我不姓陳!”由此,紅衛兵對陳毅進行連續批鬥和摧殘。毛澤東聽信讒言,認為陳毅反對延安整風、反對文化大革命,支持林彪打倒陳毅。

“913”林彪墜機事件後,極度痛苦的毛澤東忽然想到了井岡山老戰友陳毅的好處:敢於直言不諱冒犯自己的,不見得是奸臣;經常阿諛奉承好話說盡的,不見得就是忠臣。在鮮明的對比中,毛澤東在心裡剔除了林彪,裝進了陳毅。

1972年1月6日,陳毅在北京患直腸癌去世,終年71歲。此時陳毅頭上還罩著“老右”的陰影。周恩來與幾位老帥商議,陳毅的治喪程序降兩個級別,和此前去世的上將李天佑規格相同;在悼詞中寫上“有功有過”字眼,唯恐觸犯上意。不料毛澤東在審批時將“有過”二字刪去,說追悼會上不易講“過”。

文中說,1月10日召開追悼會時,毛澤東突然改變原定規格,抱病出席了北京八寶山的陳毅追悼會,面對陳毅遺像鞠了三躬,並對陳毅家屬深情講話,一下子就把追悼會的檔次提到了無以復加的高度。這是毛澤東從1950年任弼時逝世後唯一出席的一次追悼會,後來周恩來的追悼會他都沒出席,可見陳毅死後在毛澤東心裡的分量有多重。

而和陳毅炮筒子脾氣相近的彭德懷也是經常和毛澤東吵架,他們都是出生入死的老戰友啊,此時毛肯定也想到了囚禁中的彭德懷。

文中說,陳毅在60年代為知識分子“脫帽加冠”,在文革中抵制林彪的極左,但在外交上卻是一味極左,多次批判張聞天在外交戰線的右傾,主張和世界上一切帝修反作鬥爭,向世界各地輸出革命,大力支援世界革命,解放全人類。1958年5月陳毅在八大二次會議上說:“我們不僅要在中國實現共產主義,而且要促使社會主義在全世界取得勝利,新中國外交也是為這個目的服務的。”這話正好符合毛澤東做世界革命領袖的思想。

據載,陳毅還有一段話,震驚全世界,毛澤東最為讚賞,一直為人津津樂道。1965年9月12日,陳毅在中外記者招待會上慷慨激昂,大義凜然:“如果美帝國主義決心要把侵略戰爭強加於我們,那就歡迎他們早點來,歡迎他們明天就來!讓印度反動派、英帝國主義、日本軍國主義跟他們一起來吧!讓現代修正主義在北面配合他們!最後我們還是會勝利的。……我們等候美帝國主義打進來,已經等了16年,我的頭髮都等白了!”

在作者看來,這番缺乏理性、四面樹敵、狂妄自大的講話,促使毛澤東極左頭腦更加膨脹,但這卻被毛念念不忘、極力推崇。相比之下,1967年紅衛兵在殘酷批鬥彭德懷的時候,毛澤東不置一詞,放任批鬥;到了1972、1974年,在感念賀龍、陳毅的時候,毛仍然對彭德懷不發一言、不聞不問,只當彭德懷在這個世界上不存在了。

在精神和病魔的雙重摺磨下,彭德懷的病情迅速惡化,1974年11月29日,也就是毛澤東在催促為賀龍平反之事過了兩個月後,彭德懷黯然去世,終年76歲。作者在文中慨嘆:與彭德懷經受的無以復加的苦難相比,比起很多在文革中自殺的人來說,這已經算是高壽了。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白梅 來源:阿波羅網記者吳莉亞報導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人物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