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軍政 > 正文

習近平赴貧困區看實情 溫家寶被騙的睡不著覺 李克強朱鎔基難倖免

中共喉舌《新華網》11日報導,中共國家主席習近平前往四川大涼山貧困區“看實情”的消息。中共近年大舉“扶貧”,不過體制性“扶貧”卻造假嚴重。不但習近平李克強遇到視察被騙的情況,朱鎔基、溫家寶任中共總理時,坊間就流傳他們曾被中共官員欺騙的秘聞。溫家寶自述被騙得睡不著覺。

中共《新華網》11日高調報導,習近平在2月11日上午,驅車2個多小時,從西昌市來到位於大涼山深處的昭覺縣三岔河鄉三河村、解放鄉火普村,走進彝族貧困民眾家中,“看實情、問冷暖、聽心聲”,云云。

四川大涼山是知名的貧困地區。

據編輯部在北京的海外黨媒多維網報導,出行當天,在習近平周圍,至少出現6名保鏢。

報導還說,從2013年至2017年,連續5年習近平皆“深入貧困鄉村”。

中共“扶貧”造假太離譜

習近平五年前上台,一直力推扶貧,曾在去年10月的中共十九大報告中聲稱,要做到“脫真貧、真脫貧”。

不過,去年12月23日上午,中共審計署審計長鬍澤君向人大常委會報告審計工作。報告顯示,大陸扶貧造假問題嚴重。

胡澤君指出,截至2017年10月底,中國各地有970名官員因不當使用扶貧資金而遭問究追責,涉及超過32億元人民幣。

報導還指,大陸各地存在弄虛作假騙取扶貧資金、謀取私利的行為。

胡澤君表示,在被審計的縣中,有近10.2萬人因造假而被剔除和清退出貧困人口。

2016年,中共國家審計署也向人大常委會作審計報告稱,發現1億5000萬扶貧資金被虛假冒領或違規使用,其中17個縣將2000多萬元用於彌補業務經費、發放福利等。8億7000萬元資金閑置或浪費,其中閑置時間最長的超過15年。

香港黨媒《香港01》去年12月23日報導認為,大陸官媒曾多次指出,扶貧領域的腐敗行為多包括虛列項目、編造虛假材料、虛報人數、冒用他人名義等。儘管習近平曾在中紀委會議上強調,要緊盯脫貧領域,嚴查所謂不正之風和腐敗問題,但上述行為仍然屢禁不止。距離習近平要求的2020年消滅貧困人口僅有2年,但基層的扶貧現狀不容樂觀。

官媒披露習李出行搞“自選動作”為防騙

儘管習近平親自出馬,也難保上當。中共官場向來有欺下瞞上的造假潛規則,此前媒體曾曝光習近平上當中招的經歷。

2016年8月23日,《新京報》以題為〈中央領導人專車為啥會臨時停下?〉報導說,習近平和李克強等高層在考察途中,有時會臨時停車,改變行程。據習近平的說法是除了官方的“規定路線”,還要搞“自選動作”,看一些沒有準備的地方。

報導舉例2016年8月22日,李克強輾轉江西贛州市區、瑞金兩地考察,在返回瑞金駐地的途中,李克強突然要求在路邊的一片稻田旁臨時停車,與村民毛老漢拉起了家常。2015年6月,習近平乘車從遵義到貴陽考察調研,途中臨時停車在高速公路的服務區,習下車走進一家超市了解情況。

報導還披露,2003年6月,時任河南省委書記的李克強去鶴壁調研。途經鶴壁市淇縣七里堡村的一處麥田時,李克強臨時要求停車,下來跟收麥的農民拉家常,特別詢問了農村稅費改革後農民負擔情況。老百姓嘴裡吐露了實情。這與李克強聽到的官員彙報明顯不符。當地官員試圖阻止農民繼續說出實情,李克強當時就動了怒。

另據陸媒報導,習近平2013年曾專程考察北京市自來水集團了解水質。水質監測中心主任林愛武介紹說,北京自來水檢測設備儀器都是一流的,水質符合國家106項水質標準。其它中小城市也都能按照國家標準達到基本的檢測要求。

但當時廣州《南方周末》一篇關於北京水問題的報導談到,“北京水質污染嚴重,水質專家20年不飲自來水。”

朱鎔基溫家寶都被騙

據港媒發表姚監復的回憶文章顯示,1994年朱鎔基來黑龍江調研時,當地副科長裝成農民,回答朱鎔基的提問時謊報了糧價。而朱鎔基被騙並非特例,也不是首次。因中共起家的九大基因中包含著“騙”。朱鎔基、溫家寶任中共總理時,坊間就流傳他們曾被中共官員欺騙的七大秘聞。

動向雜誌第371期發表了姚監復回憶文章。在文章中姚監復披露了一件朱鎔基被騙的往事。

1994年姚監復在海倫做調研時,海倫的領導給他講了一件往事:朱鎔基帶了一個大隊伍來黑龍江,後來換了省委書記孫維本。他親自到肇東縣調查糧食價格。肇東縣安排了副科長裝成農民,一塊錢一斤的大米,告訴朱鎔基是五毛錢。朱又問這位副科長裝的農民,五毛錢一斤,你們有種糧積極性嗎?這位副科長說“有!”這樣,朱鎔基在哈爾濱的幹部大會上批評黑龍江省領導。為什麼離哈爾濱只有五十里地的肇東縣大米五毛錢一斤,你哈爾濱要賣一塊錢?他還說:“我問農民,五毛錢一斤,有沒有種糧積極性?他說有。因此,中國糧食生產即將出現一個高潮。”這個故事和糧食生產高潮將出現的結論,朱鎔基回到北京後,在中國工程院成立大會上又講了一次。

姚監復後將在黑龍江了解的故事寫了一個材料,讓他的朋友雷錫祿轉給了朱鎔基的夫人勞安。不久,雷錫祿表示,勞安請他轉達朱鎔基對姚監復的謝意,向朱鎔基反映了真實情況。勞安還說:“現在有的部長、省長也在騙老朱。”

公開資料顯示,姚監復曾任國務院農村發展研究中心、中共中央農村政策研究室研究員,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農村部農業生產力研究室主任、研究員等職務,現已退休。

朱鎔基被騙並非特例,也非首次。在《九評共產黨》一書“九評之二:評中國共產黨是怎樣起家的”章節中,起底中共的起家歷史,是一個逐步完成其集中外邪惡之大全的過程,中共完善著它“中國特色”的九大基因:“邪、騙、煽、斗、搶、痞、間、滅、控”。這些基因承傳不斷,手段和惡性程度在危機中進一步得到強化和發展。

溫家寶曾多次被騙因為這件事睡不著覺

中共各級官員欺上瞞下已成常態,大陸民間有句順口溜“村騙鄉,鄉騙縣,一路騙到國務院”。溫家寶任中共總理時,坊間就流傳他們曾被中共官員欺騙的秘聞。

2007年,時任中石油集團副總經理蔣潔敏聲謊稱,冀東油田發現了規模儲量達10億噸的南堡油田。時任總理溫家寶5月1日視察了冀東油田稱:“聽到這個消息,我興奮得睡不著覺。”

2007年5月,蔣潔敏因“10億油田”,升任中共石油天然氣集團公司總經理。

但2010年大陸媒體的報導證實,冀東南堡油田可采儲量僅為一開始宣傳的五分之一。

2010年五四運動91周年時,溫家寶到北京大學與學生交流,校方特別安排學生會主席與溫家寶互動。不料,溫家寶當場揭穿:“我知道你們是安排好的”,並批評校方“把學生關在樓里不讓出來”。

據中共全國政協常委夏家駿介紹說,2004年1月,黑龍江雞西很多農民向他反映,雞西市政府欠國際工程公司工程款,國際工程公司沒法給農民工發工資。於是夏家駿給中共中央寫信反應,溫家寶接到信後,下令限期核查落實。

夏家駿說,當時雞西市委書記丁乃今等人既不拿審計報告,也不拿還款合同,說沒有這回事,使得上級部門派出去的調查組無功而返。之後,市委書記、副書記、市委秘書長都被“雙規”了,欠款問題才解決。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王篤若 來源:阿波羅網吳莉亞綜合報導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軍政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